勇敢發聲 向性騷擾說不 |#Me Too |華視新聞雜誌

華視
·13 分鐘 (閱讀時間)

台北市 / 李婉婷 嚴珮瑜 陳沿佐 採訪/撰稿 李宇承 盧松佑 文楷誠 攝影/剪輯

近幾個月來,一連串指控性騷擾的事件,為台灣影劇圈拋下了震撼彈!其中,「雞排妹」鄭家純,說她在主持時,遭公司老闆及歌手翁立友性騷擾,翁立友出面否認,而整起事件變成羅生門,更引起各界對於職場性騷擾的高度討論。在此同時,紀錄片圈,也掀起軒然大波!桃園紀錄片工作坊、一名女學員,向影像公司投訴,說自己遭到知名紀錄片導演吳乙峰,於課程進行中,以電話及文字訊息性騷擾。吳乙峰沒有出面,但透過公司臉書坦承並道歉了,而他昔日的工作團隊則揭露,吳乙峰早在2004年、在南部大學任教時,就涉及多起對女學生性騷擾的事件,工作團隊經過調查、決議將他開除,而如今,他們為當年沒有說出真相、深感愧!這一連串的風暴,吹哨者勇敢發聲,被解讀是2021年、台灣版的#ME TOO運動,能不能鼓勵更多受害者站出來?性騷擾事件幕後、更深層的省思、來看採訪團隊的追蹤報導!

2017年美國時代雜誌風雲人物,是由一群素人,代表曾經遭受性暴力侵害的女性,向世界發聲,我感受到強烈的無力感,是時候拿回我的權利了,雞排妹藝人(2021.2.5)說:「我已經講得這麼完全了,到底要做到哪裡才夠」。翁立友歌手(2021.2.5)說:「我沒有做過什麼」。女藝人為何指證歷歷,雞排妹藝人(2021.2.5)說:「我到底要講到哪裡,我是要示範到哪裡」。

出道多年形象良好的男歌手,百般無奈的開記者會,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翁立友歌手(2021.2.5)說:「我熱愛我的工作,現在整個都變調了」。

劇場性騷擾?羅生門,藝名雞排妹的女星鄭家純,在臉書上清楚寫著,有一位歌手,跟她站得很近,這位男性右手拿著麥克風,左手前臂卻碰觸她的身體部位,當下雞排妹愣住了,翁立友歌手(2021.2.5)說:「人言可畏」,雞排妹藝人(2021.2.5)說:「我想我更想在(記者會)裡面看,你想哭你就給我哭啊」。

演藝圈的性騷擾風暴還在延燒擴大,主持人大哥級人物,也被牽扯成為曾經製造性騷擾的加害人,在這之前2020年八月,一位參與桃園紀錄片工作坊培訓的女學員,在臉書以吹哨者身分勇敢指控知名紀錄片導演吳乙峰,以電話和訊息對她進行性騷擾,周先生前微光影像員工說:「(當初是學員跟你們反映嗎)對,(她被騷擾)對,我們一直很努力地在,還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因為我們自己也很錯愕」。

這位勇敢發聲的女學員指出,吳乙峰對她的性騷擾,開始發生在2020年,課程仍在進行中的6/25,後來她意識到,如果自己什麼事情都不做都不說,女性在社會上只會受到更多的騷擾,記者VS.周先生前微光影像員工說:「你進來(公司)之後有聽過類似,被性騷擾的事件嗎,完全沒有」。

劉容任現代婦女基金會教育宣傳部主任說:「聽她(被害人)說她的故事,我們不質疑不批判,她在陳述的過程中,本身就有一些復元的力量」。

衝擊與震撼似乎沒有停止,反而在內心更加波濤洶湧,攪動翻轉著自我認定與人生價值,記者VS.周先生前微光影像員工2020年的8月8月的時候說:「你聽到的時候對,那時候吳導演他就神隱了嗎,他後來還是有出現,想試圖的就是,說說他心裡的東西吧,但後來還是沒有說啦」。

1月30日導演吳乙峰在公司臉書粉絲專業坦承,因私下不當的訊息及內容對話,造成學員感到被騷擾而對課程感到不安,並且沒有在第一時間承認錯誤,造成了傷害,表達內疚及抱歉,在網路世界他同時寫下,經過深切檢討,決定未來一生將不再從事紀錄片教學工作,表達最深的歉意,也會深刻反省和誠實面對。吳乙峰在2009年成立的影像工作室,連續多年承接了桃園文化局紀錄片,培訓工作坊教學計畫,並擔任總導師,2020年的培訓女學員勇敢擔任吹哨者,然而經過公司內部調查發現,被騷擾的竟然不只女學員。

不只學員員工也被性騷擾...,周先生前微光影像員工說:「我只要想到,如果今天她是我妹怎麼辦,我要怎麼辦」,記者VS.微光員工說:「請問是吳導演嗎,他不在喔」。

就在農曆年前,微光的六名員工發表聯合聲明指出,身為公司的一份子,對於在第一時間沒有能夠及時保護受害學員,讓對方獨自承受巨大壓力而致歉,被指控犯錯的是老闆,出來面對的卻都是員工,戴先生微光員工說:「很抱歉真的很抱歉,我知道導演,其實他的狀況也不好,然後可能短時間,我們也要討論一下」。

時間回到2004年,吳乙峰所執導的921紀錄片生命,真實紀錄了4個在921震災當中,失去摯親家庭的故事,和吳乙峰一起站在台上,共同工作十多年的工作夥伴們內心卻是天人交戰,因為他們得知了一個無法置信幾近殘酷的真相,李中旺前全景基金會董事長說:「靜茹那時候是我們的執行長,她最早發現這個事情,第一個就是我們要對質,就是説你是不是,真的做了這些事情,當時我去跟他談的時候,他是慢慢地一一承認」。

就在吳乙峰以書面道歉性騷擾事件的同一天,九名前全景員工也共同發表了一篇聲明,內容指出,早在2004年,他們就發現吳乙峰有長達五、六年的時間,在全景開辦的紀錄片課程,在他任教的,他們將吳乙峰從全景開除,全景最後也因此被迫解散,李中旺前全景基金會董事長說:「那個落差太大了,滿腹理想抱負的人,怎麼可能在私底下會有這種行為,所以我們必須先去查證,經過查證之後發覺確實,確實而且好幾樁這種事情」。

蔡靜茹前全景基金會執行長說:「某個程度我們還是相信,相信他可能還有一個良善的人性,所以當然他也一直表現,表達出他對於自己這樣的狀態,非常的苦惱非常的痛苦,所以我們就建議他說,那你一定要去看心理醫生,我們也相信他」。

紀錄片之所以珍貴乃因真誠,吳乙峰紀錄片導演(2004.9)說:「我發現台灣,有很多很美麗高貴的靈魂,我覺得應該,把這個好的東西拿出來」,蔡靜茹前全景基金會執行長說:「紀錄片的教學現場,有個非常關鍵的東西是,我們彼此之間,是一種非常大的信任,甚至你在進行你的創作同時,我們更多是面對自己的,很內在核心的東西,那這些東西正巧剛好都是,吳乙峰拿來成為他在行使,他自己私慾過程裡頭的手段,所以我們認為你根本,不適合再做紀錄片的教學」。

李中旺前全景基金會董事長說:「最後我們解散,全部解散了以後,這個聲明還是沒有發出去,如果我們當初,真的有做一些聲明的話,可能就沒有後續的事件,就不會有現在這個桃園女學員,受到這樣的傷害」,畢竟時間無法倒轉不可逆,也不可能重新來過,但很多事情藏在檯面下多年,黑數恐怕難以想像。

蔡靜茹前全景基金會執行長說:「以為只有一個案例,變成兩個案例,以為只有前面兩三年,變成原來四五年前就開始,這麼多年下來,你在這樣的教育現場,有沒有一些我們不知道的」。

李中旺前全景基金會董事長說:「那時候很生氣是説,你根本沒有資格,成為一個紀錄片導演,你在拍的紀錄片,在講什麼樣的道理,你要主張某些社會公益,你自己做些什麼事情,我覺得這個太矛盾了」。

吹哨者促真相浮現,蔡靜茹前全景基金會執行長說:「願意告訴我事情的人,其實他們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因為事隔多年,本來她們以為就沉寂了嘛,結果沒想到,有人想要來了解這件事,我很謝謝她們很願意再告訴我,因為老實講我帶著,其實是全景的身分,但她相信我了,她把事情告訴我了,她必須再重新翻攪一次,她覺得她想要忘掉的事情」。

聲明...遲到了16年,李中旺前全景基金會董事長說:「還是重複地在做這樣的事情,就會覺得說我真的成為共犯了」。

蔡靜茹前全景基金會執行長說:「我們在承擔我們以前,沒有做的某些事情的,我們該承擔的責任,我覺得是,那個承擔啦不是傷害,你看這件事情會覺得說,嗯我們以前該承擔的東西,是該承擔了」。

從全景到現在的微光,和吳乙峰曾經共事過的夥伴,心理上的煎熬與內心衝突發展都很類似,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周先生前微光影像員工說:「我們在拼湊證據的期間,她(員工)突然想起,她也是(遇過這樣的事)的時候,其實真的是傻眼的,因為其實早該遺忘了這一切,一直輪迴,覺得很快就過去了,這個不是什麼嚴重的事,又覺得這是嚴重的事,就連我身為一個陪伴者,我的情緒轉折都是這樣了,那就不用說是其他人了」。

王伯頎銘傳大學犯罪防治系副教授說:「沒有人願意成為受害者,今天當遇到這樣的情況,我們很難說她在當下會有什麼樣,一定能夠很具體的反應,因為她那時候可能,就真的我們講的驚呆了」。

劉容任現代婦女基金會教育宣導主任說:「不論是你本身去警察局報警,或者是你提出說這件事情,它就是給這個加害人,一個教育跟警戒的意義,告訴你說,我不允許你這麼做」。

王伯頎銘傳大學犯罪防治系副教授說:「把這樣的制度建立完整,讓這些所謂的,倖存者或者是被害人,真的更願意說出來,唯有在比較好的環境,或是比較充足的制度之下,讓他們勇敢地說出來」。

劉容任現代婦女基金會教育宣導主任說:「性騷擾(防治)的最高原則,它其實是做預防的,(性平)三法的重點,其實在做預防,我不但可以處理,而且我可以在這事件中學習,怎麼樣去檢討」。

雞排妹藝人(2021/2/5)說:「在過往很多的案例,都有看到性騷擾的案件,上了法庭都沒有好下場」。

吹哨者勇敢站出來週邊的支持也是社會更加友善與穩定成長的力量,雞排妹在臉書發起了性騷性侵真人故事募集計畫,劉容任現代婦女基金會教育宣導主任說:「我們不要害怕談論,性暴力這件事情,因為唯有正向地面對它,大家才會有意識地知道說,我要去尊重別人」。

賀照緹紀錄片工會監事說:「紀錄片工會在這次的角色,比較是一個接住當事人,陪伴而且轉介的效果,有沒有可能在紀錄片圈,甚至是影視圈,有一個#ME TOO的運動,鼓勵大家在未來信箱設置好之後,投書到這個信箱裡面,讓我們知道說,這個狀況到底有多嚴重」。

周先生前微光影像員工說:「我想問他(吳乙峰)為什麼,雙方都不要背著這事情走一輩子,我覺得那太辛苦了」。

蔡靜茹前全景基金會執行長說:「我承受跟承擔我當時沒做到的,我不做任何理由跟辯駁,因為我當時的確沒做到(公開),但是我當時沒做到的那個狀態,我沒有辦法帶著你們回去體驗,我們其實很,謝謝這個桃園的學員,我很難過她必須,去承受那樣的痛苦,讓她去經歷這些我非常的抱歉,她其實給了我們很大的勇氣,讓我們去完成,我們沒有辦法做到的事情,是一個遲到了的聲明」。

到現在的微光,性騷擾案風暴還餘波盪漾真相未明。身為授課老師和公司老闆的吳乙峰,始終都不曾針對這些事情的始末,出面說明,只在網路上以書面道歉,本人依舊避不見面。桃園女學員與員工的性騷擾案件已經通報勞動局進行調查,結果尚未出爐。

周先生前微光影像員工說:「不要再有下一個被害者,我的私心是希望他(吳導),可以跟自己和解」。

誠如前全景員工遲到了十多年的聲明所言,學習創作不該蘊含權力與位階的大小高低,遇到不當對待就要發聲,就要尋求支持與幫助,李中旺前全景基金會董事長說:「這種犯罪行為我們是希望,它能怎麼樣能降低,不是針對吳乙峰個案的」。

蔡靜茹前全景基金會執行長說:「光是我們直接,這樣的反應出來(質疑),其實就會讓被害者(噤聲)」。

周先生前微光影像員工說:「我很感謝她(桃園女學員),因為她是唯一這麼久以來,就是第一個直接,就是直接勇敢地說出口的(人)」,不只是紀錄片圈演藝圈,社會的各個階層工作場域,兩性平等都不該有尊卑,權勢不應成為控制的籌碼,駕馭每一個理應自主的靈魂。

原始連結

更多華視新聞報導
指控古莫性騷擾 前女助理公開對話
典藏逾500刺繡珍品 「鳳甲」傲視全球
婦女節快樂? 43%女性曾受職場性騷擾
一週2度遭控性騷擾 紐約州長喊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