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勒石虎美麗身影 背後是沉痛的畫筆

·4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石虎剩不到五百隻,許多專家和生態保育團體都在想辦法搶救。因此,為了讓社會大眾更了解石虎,有許多藝文界人士投入石虎的文創產業。

秋謙:「對我來說,最大的想法就是想要把石虎最美好的一面呈現出來,讓大眾知道我們台灣有這麼一個生物,牠很美麗,可是牠卻瀕臨絕種。」

丘璦珍:「看到六月的時候,石虎(保育)條例不是很有共識的時候,我就加緊速度,畫下去的時候才發現說,這個石虎真的是不好畫,牠是那個眼神,你會有一種很孤獨的感覺,或者是很落寞,然後又很驚恐。」

一位是第二屆客家文化美術類比賽得獎者,對土地有著深厚的情感;另一位則是義大利Fabriano國際嘉年華台灣入選者。兩位藝術家不約而同使用水彩創作,為台灣瀕臨絕種的一級保育類動物──石虎,留下珍貴的身影。

動物畫家 秋謙:「既然代表台灣,我就想說,那我畫一個可以代表台灣的作品,它有一點類似天亮,那種感覺,就是有一種從森林,後面的森林裡面走出來,這是有一點點類似一些光影或者是螢火蟲,有一種去尋找牠的光明的感覺。」

原本就擅長畫動物,秋謙運用她的觀察力,透過寫實的創作手法,把石虎跟貓 有點像又不太像的特色表達出來,讓大眾可以看畫認識石虎。

動物畫家 秋謙:「我覺得最好區別的一個地方是耳朵啦,因為貓的耳朵是尖的,可是石虎的耳朵是圓的,然後再來就是,耳朵後面的白斑,那個的話,一般的貓是沒有的,牠眼睛下面跟中間,這兩條白線也是非常清楚,石虎的身體,牠主要的斑點大部分是塊狀的,然後尤其最明顯的是尾巴,虎斑貓的尾巴是一圈一圈一圈,可是石虎的尾巴它是一圈,可是它是一塊一塊連在一起的一圈。」

秋謙於是開始和台灣石虎保育協會合作,推出耶誕節的提袋商品。最近一次則是把石虎媽媽陳美汀曾經野放追蹤三年的阿嵐,做成了衣服,引起熱賣。

動物畫家 秋謙:「我要捐錢給他們,我也捐不了多少,我乾脆去捐一個我的專業,跟他們合作,去畫一個他們所需要的圖片。」

阿嵐T-shirt成功吸引了大眾目光,創下台灣石虎保育協會貼文按讚數最高的佳績。

丘璦珍:「這個石虎桌曆是我去年開始畫的。」

無獨有偶,知名畫家丘璦珍也把六張石虎水彩畫做成桌曆、衣服和絲巾,去年將義賣所得超過56萬元 捐給了台灣石虎保育協會。同時,還無償授權六幅畫作給苗栗縣政府使用,做成桌曆和飲料提袋,宣導石虎保育觀念。

苗栗縣自然生態保育科長 張葦:「一般就是我們會印五百份,那去年就是因為我們這個封面,造成我們桌曆是秒殺,然後所以我們又再加碼印製了五百份,就是我們這個桌曆,就是有史以來被索取最多的一次。」

然而,創作的背後,是畫家對土地變色的沉痛心情。

石虎畫家 丘璦珍:「我難過就是對土地的認同感太低了,小時候我都會聽老人家說,敗家子不能賣田賣地喔,可是我發現 現在人拚命地賣田賣地。」

丘璦珍:「做這個光電板之後,我怎麼可能再看得到石虎。」

原本專注在寺廟與神佛的創作,茹素多年的丘璦珍,堅持站出來為石虎發聲。

牠不知道下一個地方要去哪裡,哪裡才能去,牠就是要躲避人類。

石虎畫家 丘璦珍:「就是很驚恐的,突然跳到樹上,讓我很難想像,一輩子要活在驚恐裡,那是一件很辛苦的事,然後沒有人要幫牠說話,我們一定要幫這些動物說話。」

動物畫家 秋謙:「大家對石虎有興趣,然後知道說牠很可憐,知道說牠需要大家的努力去保護,當這個環境是友善石虎的時候,其實我覺得連帶的是相關的物種,住在那邊的物種,其實都是連帶受惠。

石虎畫家 丘璦珍:「我們做藝術家,也沒有什麼能力,只有一枝畫筆,我就只好拿起畫筆,再努力地去講我的理念。」

為石虎發聲,她們會繼續拿起畫筆,捍衛這片土地。

採訪撰文:許斐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