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學博士槓賭場2/拒銀河集團入股 慘遭威尼斯人放生

·2 分鐘 (閱讀時間)
澳門銀河娛樂集團持續加大投資,希望成為最大的度假城。(圖/新華社)
澳門銀河娛樂集團持續加大投資,希望成為最大的度假城。(圖/新華社)

經過第一輪競投,銀河集團遭就到淘汰。郝皙生曾透露,二○○二年一月三十一日,銀河集團找上他,希望取得亞美娛樂六成股權,他考慮到亞美娛樂背後還有中華開發銀行而拒絕;豈料,隔天威尼斯人不僅單方面退出「三強團隊」,還和銀河集團展開合作,事後遞出的投標書更與亞美娛樂「相當類似」,不僅賭場規畫雷同,就連折合約新台幣八十八億元的投標金額也一樣。

最後的競投結果,銀河集團與威尼斯人的聯營公司順利取得一張賭場牌,苦吞敗戰的郝皙生,憤而跑到金沙集團總部所在地的美國內華達州,提告威尼斯人違約。二○○七年,亞美娛樂還找上當時參加美國民主黨總統初選的希拉蕊的胞弟擔任律師,後來該案由於訴訟時效、事實發生地和龐大律師費用等問題而停止訴訟。

郝皙生6月23日出庭聽審,對於勝訴有相當的信心。(圖/翻攝自Allinmedia)
郝皙生6月23日出庭聽審,對於勝訴有相當的信心。(圖/翻攝自Allinmedia)

然而,郝皙生卻未放棄,改在澳門提告,並根據澳門威尼斯人酒店(包括賭場)二○○四年至二○一八年的七○%收益,求償一百二十.八億美元(當時約新台幣四千八百億元,現約新台幣三千六百億元)。

一名熟悉此案的亞裔美籍人士透露,「澳門法律規定『賠償損害義務的一方,應重建事件發生當時可能存在的情況』,因此若法院確定威尼斯人應該履行與亞美娛樂的協議,就要賠償約二十年特許權的財務損失。」

不過,一名台灣法界人士指出,「此案若在台灣發生,幾乎不可能判賠,或許亞美娛樂並非真的想拿到三千六百億元,即使拿到三十六億元也會罷手,這是一種訴訟策略。」

先不論官司結果如何,律師何睿智認為,郝皙生正是將金沙集團帶進澳門的牽線人,與澳門的發展有著不可或缺的聯繫。

在澳門回歸後,郝皙生看準賭場的發展,遊說中華開發銀行一起投資。(圖/報系資料庫)
在澳門回歸後,郝皙生看準賭場的發展,遊說中華開發銀行一起投資。(圖/報系資料庫)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化學博士槓賭場3/澳門提告周轉不靈 付不出租金遭訴
星防疫/5歲兒體力耗不盡 張家慧陪玩槍戰滿屋跑
多次穿白袍 柳演錫動手術免替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