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治港思路 邁向全面融合

·2 分鐘 (閱讀時間)

《香港國安法》實施後,從香港修改選制、教科書只剩中共史觀,到香港官員擬至廣東掛職,大陸治港思路已經很清楚,在「止暴制亂、恢復秩序」後,下一步是香港與大陸的全面融合,並以香港學習大陸模式,來確保香港不再出現反北京的抗爭。

早在2019年11月6日,分管港澳事務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常務副總理韓正接見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時,就提到止暴制亂、恢復秩序仍然是香港當前最重要的任務,也是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機關的共同責任。這段話就已經在暗示,對於香港管治的大整頓,是全方位的。

香港回歸大陸後,廣東、甚至大陸學香港是北京當局的口號,諸如香港的貿易、上市制度、公司治理與金融體制,是大陸一線城市是參照對象。但在香港近年隨著新世代興起、貧富差距擴大而引發的反中示威愈來愈多之際,北京的思路也隨之改變。最明顯就是推動粵港澳大灣區,除了發揮三地優勢互補外,更重要的是三地一體化,進一步抹去香港的特殊性,與大陸融合。去年8月,向來學習香港的深圳,其深圳市住房和建設局局長張學凡提出,新加坡是深圳學習的榜樣。

如今,港府還將讓公務員到大陸廣東相關單位「掛職」一段時間時,雖然林鄭月娥透露,兩地公務員會互換「掛職」。但實際上,是讓香港官員更熟悉大陸政治運作。掛職可以追溯中共在1935-48年的延安時期的知識分子、幹部下鄉。該制度仍然是讓大陸官員了解地方政治的重要方式,堪稱是大陸特有的官員培訓模式。香港的文官體系源於殖民時期英國的訓練,傳承內閣制的英國常任文官的優點,向來以高薪俸、高素質為外界稱道,如今要去廣東掛職,北京當局把香港的方向轉了過來,以往是大陸的對外窗口,如今北向才是重點,要多了解大陸、效忠中央政府。

當中美對抗是長期性結構,大陸要構建內循環經濟,擺脫對外依賴,香港特區不再特別,也是預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