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硬威權主義越來越硬

美麗島電子報
·7 分鐘 (閱讀時間)
Chinese foreign ministry spokesman, Wang Wenbin, speaks during a routine press conference where he congratulated U.S. president-elect Joe Biden at the foreign ministry in Beijing on Friday, Nov. 13, 2020. China on Friday became one of the last major countries to congratulate Joe Biden on being elected U.S. president. (AP Photo/Liu Zheng)
圖片來源:AP

北京對於香港民主空間的壓制越來越嚴厲。中共人大常委會上週與香港特區政府聯手,剝奪了四名民主派議員的議席,導致剩下的十五位反對派集體辭職。這項霹靂行動被認為是對香港民主和異見的最後殘餘部分進行壓制。自從7月頒布港區國安法以來,中共對於香港的管束越來越緊,許多涉及違背國安法及相關法律的各方人士紛被檢控,一步一步走上全面管治的既定目標。中共對於香港的嚴厲處置,十足表現一個威權主義政權的強硬作風,一如對台灣主權問題的立場日趨堅硬,也表現在所謂「戰狼外交」的言行上。

戰狼外交源自新冠病毒疫情激化的美中衝突,先是美國責怪與甩鍋中國唯恐不及,繼而中國反擊美國唯恐不力,因而引來戰狼外交的抨擊。上月適逢「抗美援朝」(韓戰)七十周年,針對美國越來越猛烈的制中行徑,北京特意高調紀念,習近平總書記以強烈語句不指名批判美國:「任何搞霸權,霸道、霸凌的行徑都是根本行不通的,且最終必然是死路一條。」最駭人聽聞的是,習引用毛澤東的話,「中國人民已經組織起來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辦的」,並稱「任何勢力侵犯和分裂祖國的神聖領土,中國人民必將迎頭痛擊」。這話是對老美的警告,也是對台灣的忠告。

習這番言論堪稱四十年來對美國發出的最強音,他以強硬的姿態道出強悍的語言,雖然不出一貫基調,卻也令人耳朵為之一豎,打量他究竟意欲為何。跟外交官員戰狼風格語言相似,習的講話揭露了中共威權政權的風格,其對貫徹黨的意志、維護國家的主權以及反制秩序破壞者、政權挑釁者與政策阻攔者,率皆強力聲言對付與制裁,毫不寬貸,絕不手軟。

建黨即將百年的中共從來就不是吃素的綿羊,而是一匹剽悍的戰狼,歷來堅定立場絕不妥協,捍衛政權絕不示弱,貫徹己意絕不退讓。這個戰狼型的政權從來目標清晰,原則堅定,手段橫強,甚至不惜用盡一切力量與資源達成既定目標,守住基本原則。面對中美建交四十多年來關係最惡劣時刻,習近平透過「抗美援朝」紀念大會指責美國,不只是不滿美國作為的指控,更是未來行動方針的宣告。

中國面對近年來美國的不斷挑戰,台灣又在「親美反中」路道路上越走越遠,身為威權核心的習近平講話之重,直追當年的毛澤東。畢竟,他身上流著紅色政權的熱血,堅決鬥爭既是祖傳作風,更是他應對當前內外嚴峻情勢的不二法門。原本自中共改革開放以後,逐漸往軟威權主義的方向進化,近年來回復為硬威權主義的跡象卻越來越明顯,時常流露戰狼政權的性格。

事實上,從上世紀末到本世紀初,中共曾有意遵循軟威權主義的方向進行政治改革,政治體系明顯鬆綁,有限度趨向自由化。近年來反其道而行,對內打壓力度加強,試圖積極控制公民生活的所有面向,處理台灣、香港問題,明顯朝著硬威權主義方向前進。同樣的,對外是民族主義當道,絕不向強權示弱,甚至多方面與其爭強硬拚。

近年中國的國際關係、台港關係以及黨國體制與公民社會之間的關係全都趨於緊繃,可說其來有自,甚至是同一源頭,也就是政治威權主義作祟。中共原本從列寧式政黨蛻變,但仍保有高度而全局操控力,並將社會強度組織化,力求滲透並掌控政府、軍隊與社會的所有面向,像一部強大的機器,透過大量精密而複雜的齒輪維持政治體系運作,厲行家父長式或強人的領導型態。對於內部、準外部(如台港)、國際同樣具有貫徹意志的強大驅動力。晚近十年,對內壓抑限縮、對外爭鋒求強的趨向益趨明顯,經常呈現硬威權主義的行事風格。

中共對內對外一體強硬的精神支持元素都是民族主義,一方面對於民族復興極度渴求,咸認中國必須恢復世界的強國地位;對於台港問題,傾向與將其鑲嵌入強權圖謀打擊中國的視角去理解與處置。在內部,民族主義則提供硬威權充分的空間,使其便於為了追求強國目標而將權力極大化,人民的自由權和公民社會的運作空間則相對限縮。

近十餘年所有外部環境的變動都助長硬威權主義的發展。金融危機顯露美國金融帝國的貪婪與脫序,蹩腳的應對相對於中國高效且藉機促進發展與升級的表現,更助長了中國官民的自信心與強國夢,同時否定了普世價值與民主體制的神聖地位;西方國家應對新冠病毒的無能表現與人民毫無紀律的病症,再度提振中國硬威權主義思想的合理性。另一方面,香港脫序的抗爭與外國勢力的介入,台灣拒統趨獨和甘為美國棋子的走向,在在都為強硬對付內賊與外敵添柴加油。至於內部,市場經濟對政治威權構成威脅,自媒體與社交媒體干擾既有傳播系統,俱為硬威權主義式的全民管治提供沃土。

這種戰狼政權式的管治方式究竟是引起民怨還是廣獲支持而助益威權?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一個研究中心前些時候發表的《理解中國共產黨韌性:中國民意長期調查》,出現另外界訝異的結果,這項研究於2003年至2016年間訪問了超過三萬名中國不同地方的城鄉居民,發現中國人民對中國政府的滿意度在過去十餘年間持續上升。報告從長期觀察得出中國人對政府的滿意度上升趨勢的數據,即使具體數字有偏差,但「向好」的趨勢相當程度反映了現實。這個調查對於政府分成四個層級,即使一般民眾對中央政府不敢挑戰,但對於地方政府的批評相對自在。2003年第一次進行調查時,民眾對最基層的城鎮政府滿意度只有43.6%,低於不滿的百分之51.7%,但在2016年滿意與不滿的比例卻改善為70.2%對25.6%,意味民眾對政府的滿意度顯有爬升趨勢。

由於獲得高度民意基礎,中共邁向硬威權主義的底氣十足,戰狼外交只不過是戰狼政權外顯行為的一個方面,本質上是硬威權主義的自然表現。近年來中共面臨的內內外外挑戰日益嚴峻,立場與管治手段趨於強硬在所難免,但硬威權主義越來越硬的結果,必然是外部衝突與內部對立越來越尖銳,其所付出的代價隨而升高。

【作者 陳國祥/政治大學新聞系、新聞研究所碩士,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中央通訊社董事長、中央選舉委員會委員、《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臺北市政府客家事務委員會委員、《中國時報》特約主筆、時報育才董事長。 現為<大師鏈>傳媒顧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