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新一國兩制」

·3 分鐘 (閱讀時間)

大陸國台辦公布「台獨頑固分子名單」,並稱「終身刑事追究」,民進黨自然不當一回事,反而冷嘲熱諷。然而,這真的只是「天方夜譚」嗎?若是如此,美、日也不用從早到晚強調台海必須「和平解決」。儘管如此,更重要的是,北京的動作反映他們正重新定義「一個兩制」的內涵,而且把香港當成實驗場,最後投射至台灣。

最早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政策時,大陸剛走出極左的災難,一切向西方看齊。香港以港人治港,保持資本主義制度,不僅是大陸發展資金的重要來源,也是金融和企業管理學習的典範,甚至時機成熟時,香港漸進改良的民主也可成為大陸民主化的動力。不只大陸主流知識界這麼看,中共黨內菁英也如是觀。胡錦濤時期,大陸已有地方基層選舉的試驗,即為明證。

然而,2014年香港占領中環的黃雨傘運動成了轉折點。即使如此,北京仍然極力容忍,希望維持原本一國兩制的架構和方向,儘量不直接插手。但5年後的「反送中運動」,抗爭者卻無比囂張,無視法律,衝進立法會,汙損國旗,當警方起訴嚴重犯法者時,持外國護照的法官卻輕易放行。最重要的是,抗爭者公開高舉「港獨」口號,群眾高舉英、美國旗,主事者公開鼓動外國政府抵制北京,而歐美各國肆無忌憚地對香港上下其手,自我陶醉至無以復加。

這時北京才猛然醒來,一國兩制行得通,前提是香港對一個中國存在制度和情感的認同,否則很快就會淪為西方勢力搞垮中國的前線基地。對此,北京進行了約1年半的研究和部署,替香港訂了國安法律,將勾結外國勢力顛覆香港的言行入罪,而且由指定的國安法官審理。如此,在幾個月間的逮捕行動後,抗爭者呈鳥獸散,反映了挾洋自重者本質上不堪一擊。

接著,北京進一步對香港進行深層改造,即「愛國者治港」。要求香港公務員簽署?忠聲明,以思想和言論的忠誠度來審核候選人的參選資格,如此保證了香港行政和政治的上層建築均是忠於北京的港人,未來他們可以通過任何法律。最後,亦為最深遠影響的是,改造香港學校的教學內容,去除英國殖民主義的餘毒,教育下一代港人忠於國家民族。簡單地說,在北京的新一國兩制中,香港的經濟制度不變,政治上則由忠於中華民族的港人掌控,教育上則與大陸逐漸趨同。

北京在香港的作法實際上也是對台灣一國兩制政策的先行。和平統一實際上是「和平逼降」,然後是通過法律懲罰勾結外國勢力的台獨分子,未來台灣將由「愛國台人」治理,參選人必須通過愛國的資格審核,學校教育內容也會徹底改變,當初台獨教育的推動者也會遭到刑事追究。當然,台灣有自己的軍隊,情況不同,不過,北京認為動武逼降的障礙只有美國,美國人的致命傷在於缺乏耐心,只要大陸力量持續壯大並與美國纏鬥下去,對方遲早會做出關鍵的讓步。

因此,國台辦公布「頑固台獨分子名單」,而且大談統一後的作法,並非只是宣傳噱頭,而是為對台「新一國兩制」發出第一聲,而蔡政府加快台獨的腳步必然也會促使對方更快落實,過去幾年的情況已經充分證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