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金氏政權的世襲奴隸:數十萬集中營囚犯與家屬 世世代代遭強迫採礦

蔡娪嫣
·8 分鐘 (閱讀時間)

「你不能說自己不想工作……你只能工作到死,一旦分配崗位,就要在那裡直到喪命為止。」──集中營的目擊者

總部設在南韓首爾的非政府組織「北韓人權公民連線」(NKHR)24日公布一份名為「北韓血汗煤炭出口」的調查報告,揭露北韓政府自1970年代以來在平安南道煤炭礦場設置多個政治監獄集中營,強迫數十萬囚犯與他們的家人與孩子世世代代為政府勞動,以支撐金氏家族的奢靡生活與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計畫。

「北韓血汗煤炭出口」(Blood Coal Export from North Korea)報告援引脫北目擊者的說法,與南韓、美國政府提供的衛星影像與數據。北韓平安南道鳳倉里(Bongchang-ri)強迫勞工從事採礦的政治犯監獄及勞改集中營,包含14號與18號集中營、价川第一再教育營、得將勞動者區,其中得將勞動者區是18號集中營釋放的囚犯與其家人居住的區域。

礦場中的人們過著奴隸生活,即使是已經被大赦的前囚犯,其與後代子女仍難以脫離採礦煉獄。未經政府許可或批准分發,他們無法搬家旅行、無法找到「合法」工作與分配住房,如果其他親戚或人脈,是絕對不可能離開礦業地區。得將勞動者區的規模比起監獄區要大得多,一位曾在勞動區行政辦公室工作的目擊者指證,得將約有10萬人居住,近幾年更擴建了住房面積。

「好幾代人在礦區出生、生活與死去,他們的一生還遭受了最嚴重的迫害和歧視。」報告的作者之一霍薩尼亞克(Joanna Hosaniak)向英國廣播公司(BBC)解釋道。聯合國(UN)估計,鳳倉里龐大的集中營網絡裡關押至少20萬人,2014年聯合國調查委員會的一份報告稱,囚犯在裡面遭到酷刑、強暴、強迫勞動、飢餓等不人道虐待。

2019年10月2日,北韓試射水下彈道飛彈。(AP)
2019年10月2日,北韓試射水下彈道飛彈。(AP)

2019年10月2日,北韓試射水下彈道飛彈。(AP)

世襲奴隸制

煤炭是北韓主要出口商品,也是軍事工業必需品,理所當然被列入聯合國安理會(UN Security Council)制裁名單,2017年全面禁止之前,北韓仍被允許出口一定數量的煤炭;而2017年之後,該國則暗中違反制裁,非法出口煤炭。

報告指出,北韓煤炭總儲量估計為186億公噸,而儲量價值估計為34.82兆美元(約新台幣967.82兆元),據估計光是在2017年,北韓煤炭出口就獲得2億美元(約新台幣55.6億元),主要賣到中國、俄羅斯、緬甸和敘利亞。NKHR採訪的前囚犯即表示,2016年鳳昌里至少生產了800萬公噸煤炭。

北韓開國領袖金日成(左)和其子二代領導人金正日(右)的肖像高掛在北韓街頭。(美聯社)
北韓開國領袖金日成(左)和其子二代領導人金正日(右)的肖像高掛在北韓街頭。(美聯社)

北韓開國領袖金日成(左)和其子二代領導人金正日(右)的肖像高掛在北韓街頭。(美聯社)

崔基善(Choi Ki-sun,化名)是1953年韓戰結束時,被北韓拘押的約5萬名戰俘之一,他與大約670戰俘一起被送到礦山工作,直到40年後才逃脫。他對BBC說:「每當我在電視上看到奴隸遭上銬拖走,我就像看到了自己。當年,我們被拖到勞改營時,我們是被槍口指著的,周圍全是武裝警察。如果這不算奴隸制勞動,那還能是什麼?」

崔基善指出,起初北韓官方告知戰俘,只要夠努力工作,就有機會回到南方家鄉,但沒想到礦區奴隸是世襲制的,人們吃著最少的口糧,做最多的勞動,同時被分配結婚生子,年幼的孩子們別無選擇,只能跟隨父母進入礦場工作,世世代代困在礦區

除了平安南道以外,咸鏡北道、咸鏡南道等地區也有多個關押戰俘與政治犯的集中營,強迫囚犯開採煤炭、鋅礦、鉛礦、菱鎂礦(magnesite)等。

韓戰70周年,中國與北韓邊界的毛澤東(右)與金日成會面海報(AP)
韓戰70周年,中國與北韓邊界的毛澤東(右)與金日成會面海報(AP)

韓戰70周年,中國與北韓邊界的毛澤東(右)與金日成會面海報(AP)

「我們總是很餓」

報告引述在礦山出生的倖存者證言指出,他們從7歲開始在礦山工作。金慧淑(Kim Hye-sook,化名)的祖父在韓戰時逃到南方,這導致他們一家被連坐罰,當年才16歲的她也被迫到礦區工作。她回憶說:「我第一次下單位時,我們部門有23個人。但是礦坑可能會倒塌,拉動礦車的纜線斷裂會也殺死人。」

礦區工作一點生命保障也沒有,金慧淑說:「挖掘礦坑時還可能因爆炸喪生,礦坑涵蓋不同地層,有時還可能發生地下水層坍塌,溺水身亡。總之,我們單位從最初的23人,到最後只剩6個還活著。」

北韓政府於1956年授予礦區囚犯公民權,他們可以選擇加入朝鮮勞動黨,也可以經允許後結婚生子。金慧淑認為金氏政權是為了擁有源源不絕的免費勞動力,「他們鼓勵我們生很多孩子,因為他們需要有人維護礦坑,但每天都有人死掉,每天都有事故發生,所以他們要我們生越多越好。但是那裡沒有足夠的食物,沒有尿布等等必需品,因此就算生下小孩,也很難養大他們。」

所有受訪的脫北者都對NKHR表示,他們長期捱餓,「人們會吃被稱為『豬草』的一種草,因為礦區找不到其他可食用的植物草本。把草摘下後,加入玉米粉,熬煮成湯,我們稱之為『草粥』。」金慧淑說道;「沒有一天不受餓,我們總是很餓,一天只有一頓飯,我們根本不知道世界上其他人一天要吃三頓飯。」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死了才好」

一位前戰俘指出,即使工人生病了,也必須上班,「如果錯過一個工作日,那麼領糧票券可能會被沒收。」另一位前囚犯表示,唯一能夠休息的方法是,發生事故送醫急救。

「我試圖自殺,所以我來到了礦坑的第5號線,爆炸後我失去意識。」一名集中營目擊者表示,但是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有人過來救我,把我抱到礦車上,順利把我送到地面上。所以連選擇死亡的權利也沒有,你永遠不會因為想要死而死去。」

根據NKHR調查,北韓前國家安全部(MSS)警員指出,一個北韓國民的「階級身分」足以決定他犯罪後是否會被送到礦山,被送到礦山後的生死,「犯下同樣的罪行,如果你的階級身分很好,他們會讓你活下去,不會把你送入政治監獄,而讓你去一般監獄或勞改營。」該前警員還強調:「一般不會處死囚犯,因為死亡才是好的結局,你不可以死,必須到死之前都聽從命令工作下去。」

中國愈來愈不理會美國對北韓的經濟制裁,大方與北韓進行交易。(AP)
中國愈來愈不理會美國對北韓的經濟制裁,大方與北韓進行交易。(AP)

中國愈來愈不理會美國對北韓的經濟制裁,大方與北韓進行交易。(AP)

集中營仍在擴建中

諸多跡象顯示,北韓境內仍有諸多現代奴隸困於礦山。澳洲人權組織「自由行基金會」1公布的《2018年全球奴役指數》指出,擁有2555萬人口的北韓情況最為嚴重,竟有264萬人符合現代奴隸的定義,亦即該國每約10人中就有1人是「現代奴隸」。美國政府去年12月宣告,北韓仍繼續「迴避聯合國禁止出口煤炭的禁令」。

NKHR報告亦指出,北韓境內依礦坑而建的集中營仍在繼續擴建。霍薩尼亞克呼籲,聯合國應全面調查北韓奴隸制和強迫勞動,包括「煤炭和其他礦產的開採和非法出口,以及與出口有關的國際供應鏈」,「應該藉由明確警告企業和消費者來強制執行禁令。」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逾20年來首次!主張內閣成員要多元化 拜登政府卻沒亞裔當部長
相關報導》 河川汙染釀危機》一年內16種魚類滅絕!最新報告:全球淡水魚數量「自由落體式」驟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