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之痛 特教學校性侵事件 |吹哨之後 調查報導|華視新聞雜誌

台北市 / 李宜庭 採訪/撰稿 羅哲超 攝影/剪輯

校園、本該是孩子安全學習的場域,但怎會淪為恐懼痛苦的回憶呢?2011年,人本基金會揭露,南部某特教學校,爆發校園集體性侵事件!這些學生大多是聽障孩子,有人受害後、向老師求救,卻遭到漠視。監察院調查更發現,這所學校八年間、發生的性平案件、竟然高達164起,震驚台灣社會。2020年底,這起事件的部分情節,被改編成電影「無聲」,也再次喚起社會的關注,十年之痛、為受害的孩子帶來何種煎熬?又為教育體制、帶來什麼樣的警示呢?受害的學生、和當年參與調查的老師,在華視新聞雜誌鏡頭前、決定打破沉默、勇敢說出他們的經歷。「吹哨之後」調查報導,記者李宜庭、羅哲超帶您深度追蹤。

歷經十年歲月,艱難的調查過程歷歷在目,對學生的關懷依舊刻在心頭,他、是曾任職於台南,某特殊教育學校的D老師,回憶起十年前,校園內爆發,那一件件曾被刻意掩蓋的性侵案件,以及一個個受傷不堪的孩子們,至今無法輕易忘懷。

2011年9月21日,台南某特教學校,傳出集體性侵事件,引起社會譁然,新聞片段(2011.9.21)說:「眼看孩子一而再再而三,在學校被性騷擾,一次兩次他忍下去了,誰知道忍下去的結果只有更嚴重」。

時間拉回2011年9月21日,一場由人本教育基金會召開的記者會,學生家長悲慟發言,指控台南一所特教學校,兩年期間,發生了上百起,學生對學生的集體性侵案,震驚社會各界。吳清基(2011.9.23)時任教育部部長說:「讓學生跟家長受到傷害,我願意代表學校,來跟家長跟學生表達歉意,這的確是教育的疏失」。

校方坦承確有此事,時任教育部長的吳清基也出面致歉,案件終於被暴露在陽光下。小家22歲,聽力障礙,國小二年級開始受害,小家(化名)受害學生說:「有多少人從以前,國小二年級的時候,一直到國中高中有...,國小二年級到國小六年級,我讀了五年的這所學校,是有多少個人對你...,忘記了,四到五人,就是超過四個人,對」。

可怕經歷、如同噩夢,小家只是受害者中的冰山一角。學校,是學生學習的場域,怎會變成慘痛的煉獄呢?這所特教學校,有幼兒部、國小部、國中部跟高職部,事發案件中的被害人跟行為人,都是聽力受損的聽障孩子,年紀最小的受害學生,只有國小二年級,其中,男生侵犯男生的比例高達六成,最後被查出,全校近350名學生當中,竟發生多達164起性侵害、性騷擾案件。如此駭人聽聞,學校校門、宛如隔絕世界的高牆,外界始終、難以觸及真相。

張萍人本教育基金會南部辦公室主任說:「15年前第一件案子,其實那個時候是媽媽帶著孩子,來我們的辦公室,跟我們申訴說她的孩子,在學校裡面被一個學弟,性侵了很多次,我們就跟孩子筆談才發現,這個孩子其實曾經寫了,好幾次紙條跟她的導師求助,導師卻沒有做任何的處理,導致她持續在學校裡面被性侵,甚至校長還在事後,打電話給這個媽媽說,既然發生這種事情,你就把女兒嫁給對方吧,所以媽媽其實非常非常地生氣」。

張萍人本教育基金會南部辦公室主任說:「因為她的老師不會手語,所以她必須寫紙條,(她寫)這個男生以前有說,不可以告訴媽媽,所以我告訴老師,(聽障生)他們很單純,然後老師沒有任何回應的時候,她就會跑去找老師,問老師有沒有看到她的紙條,老師就拍桌子瞪她,然後說我幫你誰幫我」。

2005年,人本教育基金會,接獲這所學校的第一起申訴案,16歲、化名婉柔的女學生,遭到學弟性侵,她寫信向老師求助,卻石沉大海,校方也未依法調查,這是這起校園集體性侵事件,浮出水面的開端。張萍人本教育基金會南部辦公室主任說:「三年後呢我們又接到申訴,有男老師長期利用午休的時間,猥褻一個高職部的女生,甚至那個高職部的女生,都有一些自殘的狀況,學校沒有解聘那個男老師,連一個過都沒有記,陸陸續續一直接到,這個學校不同事件的申訴,然後最後才是,又有家長來申訴說,發生了好幾起的校園性平事件」。

案件如滾雪球般擴大,在各方壓力下,原本息事寧人的校方,終於展開調查,2011年,校方終於依性《別平等教育法》,啟動性平教育委員會,組成合乎規定的調查小組,成員中、女性必須超過半數,而且有三分之一,必須來自校外、屬於教育部專業調查人才庫的專家學者,調查人員進駐後,正式展開追查。

主要調查人員、X老師,原職是在台南市某私立高中任教,正是教育部專業調查人才庫成員,而當時任職在該校20多年的D老師,則是校內調查人員代表,兩人背負龐大壓力,調查不斷推進,更揭露出意想不到的內幕。

礙於新聞尺度,與保護受害人原則,我們無法過多描述案件細節與過程。聽不見、說不出,變調扭曲的教育環境,讓部分孩子從受害人轉為行為人,甚至在調查期間,校方也因為沒有做好輔導跟隔離,導致有學生再度受害,性侵案件持續上演。張萍人本教育基金會南部辦公室主任說:「當他們在小學受害的時候,還沒有轉為行為人之前,其實他們都曾經跟老師求助,就說某某學長,對他做不好的事情什麼的,可是問題是有些人他就不想聽,然後有些人就會聽你說以後,就覺得說不相信你,為什麼,因為你的功課不好」。

這起台灣歷史上,最嚴重的校園集體性侵案,引起社會譁然、各界譴責,監察院也啟動調查。李宜庭記者說:「當年校內調查後,統計的案件數量有71件,而人本教育基金會追查,則查出了128件,不過當監察院啟動調查,介入後發現不只如此,案件量更為驚人,從2004年到2011年,八年以來這所學校,就發生了164起案件,而受害學生則多達了92人,行為人也有90人,其中許多行為人還曾是受害者」。

高鳳仙時任監察委員說:「是不是他們覺得說,反正這些孩子,身體有殘障生理有需求,我們不要管他就好了,孩子大人不幫忙,小孩就越來越猖狂,學校都不跟外面連結,也不讓社工員進來,也不讓對外有任何的聯繫,所以事情越來越嚴重」。

時任監察委員的高鳳仙,曾經擔任法官,長期關注性平議題,她耗時一年,追出這起事件背後的隱藏黑數,回想起調查過程,與孩子的遭遇,她仍記憶猶新、滿是不捨。高鳳仙時任監察委員說:「我記得有一個孩子,在學校被性侵,在家裡也被(行為人)性侵,被追到家裡面去,我們訪談他的時候他說,他跟另外一個孩子說,你一定要講出來,講出來你心情才會好,我們一定要勇敢地講出來,但突然間他又喃喃自語說,為什麼講出來,心情還是不好呢,聽了很難過,因為不會那麼快好,一輩子的傷痛」。

這所特教學校,就讀的學生來自南部七縣市,大多無法通勤、必須住宿,但宿舍卻成了最危險的地點之一。攤開調查所列出的、性侵案發地圖,整個校園幾乎沒有安全之處。校車、宿舍、浴室、廁所、教室、圖書館,各個角落、危機四伏。家長將孩子託付給學校,但教職員卻矇起眼睛、遮起雙耳,對於孩子寧靜卻殷切的呼救,視若無睹、充耳不聞,以及校方的隱匿不報、消極態度,讓校園教育完全失能,更讓性侵案件,淪為惡性循環。

時任學校組長,記者會上,質疑人本教育基金會,不懂手語如何調查,並要求保密調查內容,張萍人本教育基金會南部辦公室主任說:「他們從來不覺得,自己需要道歉,甚至還覺得自己很委屈,對這樣有天理嗎」。

根據監察院的最終調查報告,指出學校住宿環境不善,後續輔導諮商不足,未設置監視器和緊急求救鈴等設施,也沒有依法督導處理案件。據了解,事後學校已改善相關硬體設備,2021年,採訪小組多次聯繫這所學校,但校方婉拒受訪,實際情況外界難以得知,無形的高牆,彷彿仍依舊矗立。高鳳仙時任監察委員說:「我看到一個孩子,睡在冰冷的床上,只有一個薄薄的一個,那個枕頭沒有被套的,冬天鐵床沒有任何墊子,然後所有的床鋪都沒有換洗,都是換季的時候,自己拿來換季這樣,所以後來有,改善前改善後的情況」。

張萍人本教育基金會南部辦公室主任說:「有朋友跟我說,他說現在這所學校,已經進步很多了,上學期只有通報12件,而且都只是性騷擾,我心裡就在想,當年我們處理這個事情的時候,全校學生是350個人,現在學生人數已經,少到剩下100(多)個,你的分母已經減少那麼多了,你一學期還有通報12件,你怎麼會覺得這是很少」。

這所學校,在2012年、改隸屬南部某國立大學,教育史上最慘痛的校園性平安全事件,曾被化為文字,由作者陳昭如、撰寫成《沉默》一書,記錄下令人心痛的始末,2020年底、部分內容則被改編為電影《無聲》情節,再度喚起社會大眾關注。教育是一門關於的志業說:「他們叫我不可以說出去,有一次差一點」。

十年光陰過去,事件熱度淡去,孩子遭遇的傷口平復了嗎?他們有獲得應有的公道嗎?當年懈怠輕忽,選擇沉默的大人們,又是否付出了什麼代價?而在整起事件中,勇敢揭露,對教育環境與社會,發出警示的吹哨者們,又承受了何種煎熬?十年之痛、從頭省思,期待讓台灣,傷害減少、教育更好。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