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累積萬台手術...泌尿名醫郭漢崇罹攝護腺癌:「被手術」才理解病人有多惶恐

信傳媒編輯部
·8 分鐘 (閱讀時間)

花蓮慈濟醫院泌尿部主任郭漢崇也曾罹攝護腺癌,出新書分享行醫超過30年,第一線外科醫師的省思。(圖片來源/發光體文化‧讀書共和國出版集團)

當外科醫師能立即解決病人的病痛,帶給他們安全和幸福,是個最令人驕傲的職業。如果能再用更親切的話語、更溫暖的肢體語言,讓病人安心,這位醫師扮演的就不只是個外科醫師,他會像傳道士一樣,把平安和幸福散播給他所治療的病人和其家屬。

與苦難同行,醫病不冷漠

我常對學生說:「當醫師不要追求金錢和名利,我們要與病人的苦難同行,因為我們所做的事,就是在解除病人的苦難,讓他們平安幸福。而我們也能從治療及病人的幸福中得到滿足感,甚至感動自己。如果你選擇的不是與病人同行,只是治療疾病,那你得到的就是對疾病的認知和病例數的增加而已,你永遠沒有辦法成為一個有故事的醫師。」

然而,任何外科手術都可能會有併發症的風險。有時候,發生併發症並不意味著外科醫師的技術不好;因為疾病和手術總有不確定性,病人的身體再怎麼經過精密的檢查,總可能有疏漏之時。發生併發症時,我們要用最誠懇、積極的態度去處理病人的問題,那麼縱使這個併發症最終變成無法挽回的結果,病人及其家屬依然會體諒並感激你的,而不是針鋒相對,變成醫療糾紛。

在外科醫師行醫的過程中,每個併發症的發生都是刻骨銘心的苦痛經驗。併發症發生時,對外科醫師內心的折磨,甚至其家庭可能遭受的折磨,都是長期且非常巨大的。一直要到併發症緩和、病人病況穩定,才能慢慢回到常軌的生活與步調。

那些併發症成了最好教材

32年前,我離開台大醫院到花蓮慈濟醫院任職。在這裡我成為第一線的泌尿科專科醫師,負責東部地區民眾泌尿系統的健康。當然我手邊也累積許多困難病例,我沒有辦法推辭,也無法將他們往台北送,我必須親自面對病人,一一的解決病痛。

我1年要做1千台手術、10年1萬台。我們常講「萬一、萬一」,任何小心的手術,總有 無法避免的併發症發生。因此在這30幾年中,我也有著許多令我無法忘懷的病人併發症。午夜夢迴時,經常在我的腦海中翻騰。還好時間是最好的良藥,它會撫平我們受傷的心靈和悸動的情緒。所以在回想的時候,已經不像併發症發生當時,那麼令人震撼和傷心。

不過,這些併發症的發生也給了我在教學上很好的教材,在我帶領學生進行示範手術時,總會一再提醒他們,要記得老師在臨床經驗中曾經發生過的併發症,而這些併發症就不應該在你們手上再度發生。手術前,對病人整體的評估手術的必要性、手術對病人能真正得到的好處有多少、以及手術麻醉當中及麻醉後可能產生的併發症機會有多少,都要一一的檢討與預防。

尤其是認真的認識病人,甚為重要,病人姓名、年齡、住什麼地方,你越是清楚認識病人,就越不容易發生併發症。反之,當一位外科醫師卻叫不出自己病人的名字,會發生併發症,也就不意外了。因為這樣的醫師只注意疾病,而不注意病人本身,甚至連病人手術前最基本的檢驗結果也沒看,併發症發生的機率自然高,而醫療糾紛就在忙碌的醫療工作中接著上門。

很多時候外科手術併發症的發生,都是因醫護人員過度掉以輕心,對病人不夠用心檢查,甚至吝於用自己的時間和病人更進一步接觸和溝通。當病人把他的身體交給醫師,我們就應該用盡全力去照顧他,了解他的一切,確定選擇的治療對病人是有利的,這樣才是一位好醫師。

郭漢崇認為,若醫師不注意病人本身,甚至連病人手術前最基本的檢驗結果也沒看,併發症發生的機率自然高。(圖片來源/發光體文化‧讀書共和國出版集團

力行最美的醫療人文

在慈濟醫院我們經常在講,我們有最美的醫療人文,但是最美的醫療人文是什麼?一位好醫師的定義是能對病人「真心陪伴、用心關懷、細心醫治、潛心研究」,能做到這四點,我們才會對病人的疾病做出最正確的診斷,提供對他們最有利的治療,並且在治療過程當中,盡力膚慰他的病痛及受創的心靈,讓他感覺有人與他的苦痛同行,治癒他的苦痛,讓他得到幸福。

然而,這樣的工作確實非常辛苦。一位外科醫師可能在上班時間之外,還要帶著病人的所有醫療過程回到家裡,甚至在夜裡做夢的時候,都還會夢見如何做手術?如何照顧病人?當病人併發症發生的時候,醫師會更加痛苦的生活著,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翻遍各種醫學文獻,一心只想要幫病人解決問題。雖然這樣的醫療工作充滿苦難,回想起來卻總是非常幸福的。

近年來,我年事漸高,記憶力已大不如前,所以很怕這些故事會隨時光漸漸淡化,甚至被扭曲,所以以本書將我記憶中最深刻的醫病故事寫出來,給自己的行醫生涯留個紀念,也讓年輕醫師能從中學到正確且良善的醫病關係,同時避免併發症的發生。

當醫師變病人的親身體驗

就在本書所有故事差不多寫完的時候,我注意到自己的攝護腺特殊抗原指數有上升的趨勢。這些跡象顯示,我的攝護腺確實出了問題,於是去做了一套攝護腺核磁共振檢查。結果發現,在我左邊的攝護腺邊緣有一個不正常的亮點,這個亮點靠近攝護腺被膜,很可能是早期癌症的跡象。因此,我便接受了攝護腺切片手術。

身為泌尿科醫師,我經常告訴病人,做攝護腺切片手術不會痛也很安全,但是輪到自己要接受切片手術,心裡卻有點七上八下。儘管表面故作鎮靜,但當我準備要住院,在麻醉之下接受切片手術的時候,仍然不免擔心起來。因為任何切片手術都有一定的風險,包括出血、細菌 感染、血尿、排尿困難等等的併發症,都有可能會發生的。

還好切片手術順利完成,手術後也沒有出血、發燒、或是排尿困難的併發症發生。然而單單這次的攝護腺切片手術,就讓我感受到當一位病人遭受身體的病痛,需要接受侵入性治療時,內心的不安和惶恐,究竟有多高。

如果每位醫師在行醫過程中,都曾親自當一回病人,不管是內科疾病或是外科疾病,相信就能體會病人遭受苦難時的心境。如此我們就能用同理心來照顧病人,用我們能給予的最大安慰讓病人安心,也讓病人能早日脫離苦難、恢復健康。

要當一位好醫師,必須選擇與病人的苦難同行。雖然最終的滋味是甜美的,但是附加在個人身上的壓力卻是無限大的;也難怪在我歷次的健康檢查中,胃鏡下老是出現那永不癒合的潰瘍,也是我這些年來所經歷累積下來的苦難最好的印證。

書名:《與苦難同行:這些年病人教會我的事》

出版日:2021年1月27日上市

作者:郭漢崇

出版社:發光體文化‧讀書共和國出版集團

郭漢崇醫師,現任花蓮慈濟醫院泌尿部主任暨慈濟大學醫學院泌尿科教授、佛教慈濟醫療財團法人副執行長,為國際知名的泌尿醫學專家,排尿障礙治療的權威。臨床尿路動力學經驗超過30年,發表超過550篇研究論文,編寫排尿障礙及尿失禁相關之教科書及單行本超過20冊。

在Expertscape專家排行中,郭漢崇醫師肉毒桿菌素的治療位居世界第一。所帶領的團隊積極推動臨床、教學及研究,排尿障礙臨床暨研究成果豐碩,榮獲第22屆國家生技醫療品質獎銀獎的殊榮,讓醫療荒原花蓮,成為台灣唯一、世界知名之排尿障礙治療重鎮。

這是一本行醫超過30年,站在第一線的外科醫師省思。郭漢崇醫師將一張張病歷,化為一則則故事;以病為師──在本書,道盡他身為外科醫師對生命的深刻體悟。在醫療現場,病人與醫師其實是種以苦難相連的生命共同體。

更多信傳媒報導
伊東豐雄建築師打造市民的閱讀森林 日本岐阜市立中央圖書館
寒假提案》乘風飽覽獨特山海美景 全台最美5條「自行車道」一次公開
在東區 熱鬧城市的豐富終篇

更多生活相關新聞
濃霧特報「能見度不到200公尺」 今明「日夜溫差近15度」
貨源多進口 鱔魚意麵不會消失
過年紅包包不出來? 眾揭1方法應急
2/3起限時5天換新鈔 百元鈔限換100張
呼吸道異物梗塞怎麼辦? 急診醫教正確方式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