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風起雲湧》印尼召見中國大使、大馬外推領海 越南更下架這張地圖…

美國海軍濱海戰鬥艦蒙哥馬利號(USS Montgomery LCS 8)2019年11月在南海巡航,引發中國抗議,越南卻寧可與美國合作捍衛南海。(圖片來源/c7f.navy.mil)

《路透社》等外媒報導,2020年開春第一天,印尼就否定中國擁有南沙群島主權,斥之為「無法律根據」。

2019年12月底中國海警船進入印尼領海,印尼因此召見中國駐印尼大使,但中國外交部堅稱在南沙群島進行漁業和巡航活動「合理合法」,引發兩國針鋒相對。

此外,為了反制中國南海霸權,馬來西亞12月向聯合國提出「大陸礁層延伸申請(ECS)」,而越南11月發布的《國防白皮書》不排除加入美國「印太戰略」,共同打擊中國。

中國堅稱擁南沙群島主權,印尼:才怪

1月1日印尼外交部發出聲明,強調印尼專屬經濟海域(EEZ)奠基於1982年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是「根據法律所劃定的明確邊界」。

「中國聲稱他們的漁民長久以來就在(印尼)專屬經濟海域活動……,毫無法律根據,且從未受到UNCLOS認可」印尼外交部表示。

雅加達也搬出海牙國際法庭2016年對中、菲在南海主權爭議的《南海仲裁》判決,指中國說詞站不住腳。

印尼重申其並非要主張南沙群島主權,與中國也沒有管轄權重疊。然而,中、印頻頻在納土納群島周遭為漁權發生爭持,印尼曾逮捕中籍漁民,也在那裡擴張駐軍。

2019年12月底,中國海警船進入印尼北部納土納群島(Natuna)的專屬經濟海域(EEZ),雅加達提出強烈抗議,並召見中國駐印尼大使肖千。

然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12月31日表示,中國對位於納土納群島北方的南沙群島「擁有主權」,指中國在南海擁有「歷史性權利」,中國漁民一直在該海域進行合法合理的漁業活動,而中國海警船亦「按照自身職責在有關海域開展常態化巡邏管理」。

中國U字形「九段線」(綠色)長達2000公里,雖不包括印尼的納土納群島,但雙方位置相當接近。(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大馬向UN申請領海外推200海浬  

除了漁業及海巡活動,中國也在南海人工島上建造軍事設施、部署人員,頻頻擴張引發東南亞各國緊張,尤其是馬來西亞和越南。

英文時事雜誌《外交家(The Diplomat)》指出,2019年12月12日,馬來西亞向聯合國大陸礁層界線委員會(CLCS)提交「大陸礁層延伸申請」,將領海向外推展200海浬,同時也分別從南、北推進南海。

此舉等於間接否定中國劃定的「九段線」主權,也隱晦支持2016年的《南海仲裁》裁決南沙群島領海僅12海浬,且沒有國家在那裡擁有專屬經濟權和大陸棚。馬來西亞這招果然引發中國抗議,《外交家》則讚他這招一石二鳥。

另一方面,時隔10年越南2019年11月再度公布《國防白皮書》,警告北京若他持續在南海擴張,河內不排除加強與華府在國防上的合作,加入美國印太戰略。

半島電視台報導,美國國防部長艾斯培(Mark Esper)2019年11月訪問河內時宣布美國決定加碼給予越南第二艘海巡船艦,協助越南巡防南海。

對九段線很感冒!越南警告:願與美合作捍衛南海

雖曾有勢不兩立的過往,面對中國擴權,美、越仍能放下過去恩怨攜手合作,尤其近年來越南對中國霸權是愈來愈「感冒」。

2019年,一家越南進口商被發現其販售的中產車內建採用「九段線地圖」的導航系統,越南工業及貿易部於是勒令所有進口商移除該地圖,並禁止進口任何含有該地圖的產品,就連歐洲最大汽車製造商福斯(Volkswagen)在越南的經銷商都因此受罰。

這場「地圖之亂」也燒到大螢幕上,2019年10月在越南上映的動畫電影《壞壞萌雪怪(Abominable)》是由美國動畫公司夢工廠和中國合拍,卻因有一幕秀出九段線而慘遭下架,越南電影局局長阮氏秋河也因審核疏失而遭降職。

同年12月,中國武打明星成龍也由於支持中國在南海主權,去越南的慈善行程遭到取消。

不僅河內政府,越南民間對中國的怨氣也相當深,除了近年常興反中抗議外,美國智庫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民調顯示,2017年高達92%越南民眾將中國霸權視為國安威脅。

菲海岸防衛隊增兵千人!但杜特蒂無意挑戰北京

儘管印尼、馬來西亞和越南對中國深感不滿,北京在東南亞仍有盟友,那就是菲律賓及其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

《外交家》報導,2019年菲律賓海岸防衛隊(PCG)增兵至4000人,且2020年將再增6000人,這表示PCG隊員將一舉增至2萬3000人,甚至超過服役人數1萬4000人的菲律賓海軍。

菲律賓有超過7000座島嶼,前總統前總統艾奎諾三世(Benigno Aquino III)和杜特蒂都強調PCG的重要性,然而學者指出,杜特蒂擴編PCG的目的並非挑戰中國南海霸權,反而恰恰相反。

他們認為,杜特蒂運用PCG安撫國內對中國擴權的不安,並鞏固中菲關係,例如PCG已連續三年與中國海警隊舉行聯合海巡委員會會議、進行學術交流,使雙方在南海維持某種程度的和平。

更多信傳媒報導
現場直擊》沈一鳴與黑鷹直升機罹難者遺體抵三總 家屬:回家了
台大30年後會倒?高教問題嚴峻 公立大學負債比竟遠高於私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