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鐵黃家蛋洗交通部 「外推」一點就能原梯保留

·4 分鐘 (閱讀時間)

【苦勞網記者王顥中/台北報導】台南鐵路地下化半拆戶屋主黃春香今天(5/5)下午在聲援者簇擁下,再度北上交通部陳情,喊出希望交通部長王國材出面協商。交通部方面則由路政司科長魏瑜代表出面溝通,卻被質疑「回應跳針」、「只是出來唸公文」,隨後魏瑜掉頭離去,抗議群眾向交通部丟擲雞蛋,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三人遭到逮補。

南鐵地下化半拆戶屋主黃春香訴求要原梯保留,過去已多次北上陳情。黃春香表示,去年(2020)10月王國材還是次長的時候,曾經承諾會對等協商,並提出可行的方案,當時還覺得他是一個有良心的大好人,結果交通部提出來的所謂方案,全都預設原梯必須拆除,是「拆除三方案」,完全違背原先的承諾。

黃春香家關注組成員李容渝表示,交通部不斷重申原梯保留技術不可行,但卻不願公開工程相關資料,關注組根據《政府資訊公開法》去函申請資料,卻只得到「工程合法,程序法規皆無誤」的樣板公文。李容渝強調,協商必須建立在資訊公開的基礎上,交通部說技術不可行,到底是哪裡不可行,必須先把資料攤開,如果連工程資訊都不願意公開透明,顯見交通部根本不願意和黃春香對等協商。

抗議團體在交通部前上演行動劇,凸顯王國材過去擔任次長時和鐵道局「唱雙簧」,鐵道局在台南的施工現場工程持續進行,而王國材則不斷給出願意協商、提出原梯保留方案的承諾,結果承諾都一一跳票,痛批王國材根本是在「敷衍、搪塞」。

黃春香已經多次赴交通部抗議,警方從上午便如臨大敵,提前調度兩輛警備車,出動團團警力包圍交通部,並在交通部門前設置兩排金屬圍籬,避免任何群眾可能進入交通部大樓的機會。關注組在交通部門口擺設兩張椅子,高喊要等王國材出面「坐下來談」,但最後只等到交通部路政司科長魏瑜。

然而魏瑜一開口只是重申交通部過去新聞稿上的說法,主張工程上有困難,對於是否願意公開工程資訊予大眾判斷則不願多談。此外,魏瑜也表示,黃家原梯保留涉及對待拆遷戶政策的一致性問題,讓陳致曉直斥荒謬:「這個邏輯就是說,因為交通部已經把我家拆了,所以現在也一定要拆黃家,這樣才公平?」談到這裡雙方僵持不下,魏瑜也就轉身離去。

大約下午3:37分,聲援學生朝交通部丟擲雞蛋並與警方爆發激烈衝突,最後有三名學生遭警方壓制並上束帶實施管束。黃春香批評王國材不該躲在警察後面,「我不是來無理取鬧的,是來講道理的,你躲在警察後面,害我們被迫跟警察衝突,這樣真的不行!」

同為南鐵拆遷戶的台灣土地正義聯盟理事長陳致曉表示,政府在面對民間有不同意見時,常不斷重複說現行方案是「唯一可行方案」:社子島居民希望解除禁建,政府說徵收是「唯一可行方案」;黃春香希望保留原梯,政府也說這是「唯一可行方案」,但南鐵東移拆遷不僅不是「唯一可行方案」,還是對老百性侵害最大的方案。陳致曉強調,面對藻礁爭議,政府本來也說原方案是唯一可行,但後來又可以外推了,黃春香家的問題,其實也就是外推一點點就可以解決了。

陳致曉表示,南鐵東移抗爭雖然只剩最後半戶,但運動還會持續,未來包含都市計畫、土地徵收和釋憲案,都還有很多官司要打。黃春香家的樓梯是大家共同的事情,反映了全台灣的土地正義、民主跟政治人物誠信的問題,絕對不容妥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