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領澳門以南島嶼做海軍基地

文/史景遷 譯者/陳信宏

在特維爾的安排下,孔蒂親王號同意讓傅聖澤隨時把他找到的中國助手帶上船,他還要求船上的所有船員和軍官在自己的船艙裡放置一箱傅聖澤的書籍,為傅聖澤省下了昂貴的貨運費。

傅聖澤到教廷傳信部拜訪潘如。他要搭乘的船隻預計在兩週後開航,但他卻還沒找到中國助手。潘如人面較廣,想必可幫他找到適當的人選。

回報法國船隻消息

這一切尤其讓傅聖澤深感挫折,因為他已巧妙安排了他那十一箱書的運送方式。目前黃浦島總共停泊了三艘法國船隻:加拉蒂亞號(Galatee)、摩爾號(Maure)與孔蒂親王號(Prince de Conti)。他仔細掌握了這三艘船隻的航行路線,因為他自己前往歐洲的旅程就取決於它們的航程安排。孔蒂親王號與摩爾號都錯過了一七二○年底的季風,以致在海南島停泊整整六個月之久,才在一七二一年五月抵達廣州。加拉蒂亞號延遲的時間更久,不得不在交趾支那外海的崑崙島過冬。那座島嶼不僅貧瘠荒涼,而且幾無人煙,沒有任何糧食來源,也沒有禽獸可供獵捕,只有一群法國墾荒者和軍人努力想在那裡建立一座海軍基地。加拉蒂亞號直到八月才抵達廣州,船上載運了許多沮喪的墾荒移民。他們雖然在崑崙島上蓋了些小屋,終究還是只能被迫拋下那點小小的成就。廣州的中國官員非常注意洋人的來去動向,也向皇帝詳細回報了這幾艘法國船隻的抵達消息。據說孔蒂親王號的航行速度最快,可能會最早抵達法國,所以傅聖澤已和船長鮑格蘭(M. Baugrand)洽談過,如果他找得到助手的話,就讓他和他的中國助手搭乘這艘船。以孔蒂親王號的速度,他們應可在五月或六月抵達法國。

傅聖澤行事相當小心,總是會在事前做好詳盡的計畫,因此他也特意結識了兩名在廣州金融界居於關鍵地位的法國人:在法國東印度公司於廣州設立的法國工廠擔任總管的布雷特施先生(M. de la Bretesche),以及他的副手特維爾(Tribert de Treville)。自從一六九八年以來,中國即准許法國的工廠總管住在廣州,而且他們願意行正式的跪拜叩頭禮,所以向來備受禮遇。布雷特施與特維爾都來自南特(Nantes)。中國運往法國的貨物在不列塔尼的路易港上岸之後,通常都在南特保稅運送,因此他們兩人在中國與法國都有相當豐富的人脈。布雷特施在離開法國之前,曾經接受指示而購買了一大批關於宗教、政治、科學、藝術和語言的中國書籍。這項富有遠見的決定來自於法國攝政王奧爾良公爵菲力普二世(Philippe II, Duke of Orleans),資金也是由他提供。購買這些書的錢將透過北京與馬尼拉的帳戶支應。布雷特施之所以會認識傅聖澤,原因是他們當初曾在南京市場共同為法國國王的圖書館採購書籍。傅聖澤擬定書單,布雷特施則派遣一名中國商人在南京買齊書單上的項目。不曉得是因為時間匆促還是資金不足,或是個人喜好的關係,這名商人只買了書單上的一小部分書籍,但即便如此,也整整裝了七箱的書籍。

兩人除了經常在正式晚宴上碰面,傅聖澤還幫在五月中旬才抵達中國的布雷特施列了一份與中國商人打交道所需的中法詞彙對照表。為了回報傅聖澤的熱心協助,布雷特施則是向他透露了法國東印度公司未來擴張計畫的機密資訊,包括他們打算占領澳門以南的上川島做為海軍基地。此外,布雷特施也為彌撒提供上好的酒,甚至也提供他自家的傭僕與銀製餐具讓耶穌會教士招待教宗特使。

東印度公司副總管特維爾與中國商業官員「戶部」開會後,都會到耶穌會院拜訪傅聖澤,向他報告在廣州流傳關於中國禮儀的各種訴訟,也幫他草擬要寄往歐洲的拉丁文與法文書信。在特維爾的安排下,孔蒂親王號同意讓傅聖澤隨時把他找到的中國助手帶上船,他還要求船上的所有船員和軍官在自己的船艙裡放置一箱傅聖澤的書籍,為傅聖澤省下了昂貴的貨運費。舉例而言,傅聖澤剛收到的歐洲書本要價兩百六十八法郎,運費則是三十法郎;以這種超過百分之十的費率計算,十一箱書籍的運費將令人難以負擔。船員幫他這個忙不過是舉手之勞,因為他們放在自己船艙裡帶回家的貨物,占了航行所得的一大部分,而且平均在一趟航程上所賺取的銷貨利潤可達他們薪資的四倍,甚至更多。傅聖澤對於這樣的安排非常滿意,因為他的書籍不但可獲得妥善保管,還可隨時取用。然而,如果沒有一名中國人擔任他的助手,這一切成果都將毫無意義,而潘如承諾會盡力幫忙。

(一七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星期一,廣州)

散發著羅馬的光芒

傅聖澤找到了一名能夠和他一起去歐洲的中國助手。這個人名叫胡若望,是教廷傳信部的看門人。

一個多星期以來,胡若望一直看著傅聖澤為了造訪潘如而進進出出傳信部。傅聖澤的外表看來令人景仰,壯觀的鬍鬚垂至腰間。身上穿著閃閃發亮的長袍,是中國耶穌會教團的制服──一件白色襯衣,一件絲質罩袍,搭配腰帶,還有一件黑色寬袖上衣,頭上戴著圓錐形小帽,腳上蹬著布鞋,手裡拿著一把扇子。他的面容相當和善,說起話來極有威嚴。大家都說他不久之後就要去覲見教宗,而且他身上也散發著羅馬的光芒。

胡若望聽說傅聖澤已經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找尋中國助手,卻一直沒有找到。他不敢直接向傅聖澤攀談,而是向潘如表示自己願意擔任助手。潘如認為再找個看門人不是難事,而且也知道船隻不久之後就要啟航,於是通知了傅聖澤。與胡若望面談之前,傅聖澤先向潘如詢問這個人看起來是否可靠,是否具備識字能力。潘如說胡若望在擔任看門人的三個月期間不曾惹過麻煩,並且拿了他抄寫的一份文件給傅聖澤看。胡若望的筆跡雖然不太優美,但應該夠用了。

(一七二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星期三,廣州)(待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