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太戰略缺一角?斯里蘭卡親中兄弟總統、國會一把抓

·4 分鐘 (閱讀時間)

斯里蘭卡本次選舉投票率71%低於上次國會大選(77%),儘管如此,總統戈塔巴耶(右)認為民眾充分展現對政府防疫的信心,圖左為其兄長、代理總理馬辛達。斯里蘭卡約有2800人確診武肺、11人死亡。(圖片來源/FB@PresidentRajapaksa)

《BBC》、《半島電視台》報導,斯里蘭卡國會大選由親中總統戈塔巴耶.拉賈帕克薩(Gotabaya Rajapaksa)的「斯里蘭卡人民陣線」(Sri Lanka Podujana Peramuna,下稱SLPP)勝出,拿下145席,再加上盟友政黨的5席,SLPP坐擁剛好可修憲的三分之二席次(150/225席)。

SLPP是由代理總理馬辛達.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率領,他是戈塔巴耶的兄長,同時也是前總統,曾治理斯里蘭卡10年(2005-2015)。

《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指出,SLPP勝選代表斯里蘭卡又重回「拉賈帕克薩家族」掌握,在外交政策上則重返親中舉債路線,恐對美國、印度和日本不利。

弟弟是總統、哥哥掌國會

弟弟戈塔巴耶當總統,哥哥馬辛達當總理,其政黨SLPP若在國會一舉拿下150席,他們便能聯手修憲,撤銷2015年的第19號憲法修正案。

該修正案限縮總統權力,將之平均分配給總理、國會和其他獨立委員會,戈塔巴耶批評修正案讓他綁手綁腳,支持修正案的人則擔心他會藉修憲擴權,傷害民主。

戈塔巴耶去年11月才在SLPP支持下贏得總統大選,當時民眾已經厭倦分裂又失能的聯合政府、渴望穩定的單一政黨政府,此外SLPP鼓吹民族主義,打動佔該國族裔7成的「僧伽羅」佛教徒。

接著戈塔巴耶解散國會、重啟大選,選舉因疫情兩度延宕至8月,也就是說斯里蘭卡長達9個月沒有國會,而新國會將從8月20日開始運作。

最大反對黨是「統一國民黨」(UNP),然而它忙著與分裂出去的「統一人民戰線黨」(SJB)打對臺、鞏固基本盤,《日經》認為兩黨都無法真正挑戰SLPP。

斯里蘭卡是一帶一路前哨站

斯里蘭卡位於全球最忙碌的海運航線上,地緣政治在印太戰略至關重要,因此,該國選舉一直是區域及世界強權評估自己影響力的指標。

傳統上印度一直是斯里蘭卡的老大哥,美國、日本也常與之合作,然而2009年該國內戰結束後,中國成為新的制衡力量,以雄厚財力大舉投資斯里蘭卡基建。

《日經》指出,北京把斯里蘭卡當作擴張一帶一路的前哨站,且雙邊貿易額已趕上印度─斯里蘭卡貿易額。

馬辛達任總統期間,斯里蘭卡親近中國,疏遠美國、印度和日本,如今其弟戈塔巴耶和他兩人行政、立法權一把抓,斯里蘭卡很有可能重返親中策略。

斯里蘭卡租給中國99年的深水港「赫班托達」(Hambantota),如今已是「一帶一路陷阱」的代名詞,就是馬辛達執政時所建設。當時他大量向中資舉債,導致下一任政府無力負擔,於是租借給中國。

其實戈塔巴耶去年上任後,印度與日本已開始感到壓力,前政府批准他們投資的大規模基建案受到擱置,例如在首都可倫坡(Colombo)輕軌系統,還有增建可倫坡港集裝箱碼頭。

 中國佔斯里蘭卡外債高達10%,總統還要再借5億 

對此日本不動聲色,印方則相當不悅。有外交消息向《日經》指出,新德里將可倫坡港視為反制中國擴張的一環。

《日經》表示,戈塔巴耶去年角逐總統時將「反對美、印、日投資」當作競選政見,讓印方很不高興,認為戈塔巴耶、馬辛達這對兄弟在玩兩面手法,不值得信任。

事實上,美國「千禧挑戰計畫」(Millennium Challenge Corporation )擬投資斯里蘭卡的4.8億美元也成為戈塔巴耶反對對象。

另一方面,《日經》報導北京在斯里蘭卡選前積極攏絡各黨及佛教領袖,合作防疫更讓雙方能名正言順聯繫。

一名資深斯里蘭卡外交官表示,武肺提高了中國在斯里蘭卡的影響力,現在戈塔巴耶正急向中國貸款5億美元抗疫。

中國佔斯里蘭卡外債10%,約為550億美元,考量到該國經濟規模僅880億美元,這實在不是一筆小數目。

美國智庫海軍分析中心(Center for Naval Analyses)南亞分析師薩馬蘭納亞克(Nilanthi Samaranayake)表示,隨著中國在印太日益擴張,斯里蘭卡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大選後該國如何應付美中和印度,將成為焦點。

更多信傳媒報導
立委收賄案》政治獻金灰色地帶 學者提兩道防線監督公聽會
5位前政務官是亞泥現任董事 遠東集團徐旭東的政商經營學
NCC主委陳耀祥的下個難題 明年2月前終結有線電視萬年節目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