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新冠病毒列車》送民工返鄉的火車,如何釀成全境近千萬人染疫的悲劇?

蔡娪嫣
·8 分鐘 (閱讀時間)

印度總理莫迪為遏止新冠病毒擴散而實施的嚴格封城措施,使城市數百萬失業、繳不起房租、沒有飯吃的民工被迫徒步返家,引發多起意外與人道悲劇。為了送他們安全返家,政府緊急提供「民工特殊列車」載運他們,沒想到這些列車成為新冠病毒迅速蔓延至全國各地的關鍵……

5月5日早上10時,人群頂著攝氏41度的炎熱高溫,瘋狂逃離印度紡織大城蘇拉特(Surat)。裁縫師、拋光機操作員、卡車司機、清潔工等成千上萬撐起城市經濟基礎的移工,奮力衝過車站大門,奔上樓梯、擠過月台、湧入火車裡。

10年前來到蘇拉特打拼的貝赫拉氏(Behera)兄弟──拉賓德拉(Rabindra Behera)和普拉弗拉(Prafulla Behera)──正在努力逃避疾病和死亡,拉賓德拉拿著裝滿薄餅的袋子走上列車,他的哥哥普拉弗拉提著行李,裡面裝滿要送給家鄉妻女的禮物,鉛筆、玩具、口紅和新衣服。「你真的認為我們該回家?」普拉弗拉不安地問,「不然呢?我們還能做什麼?我們沒飯吃,錢都花光了。」拉賓德拉回答道。

但從結果上來說,這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新冠肺炎:印度疫情(美聯社)
新冠肺炎:印度疫情(美聯社)

列車爆發感染 輸送病毒到全國農村角落

擁有13億人口的世界第二大國──印度,為應對新冠肺炎危機,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突然戲劇性地下達命令,3月25日零時起實施全國性封鎖(National Lockdown),當時印度已知確診患者不到600人,這項早在疫情發展初期就執行的嚴格封鎖令,發揮了遏止病毒擴散的作用。

但是莫迪的決策挨批不明智,不僅毫無配套措施,給經濟造成致命打擊,還害各地數百萬民工丟掉工作、失去在城內的棲身之處,而且由於全國交通停擺,迫使民工必須徒步跋涉數百公里回家。到春夏之交的5月,這些工人絕望透頂,滯留城市或冒著脫水的風險返家,兩種選擇都是死路。5月1日勞動節,為解決民工面臨的人道主義災難,莫迪當局提供緊急返鄉列車,這些火車被稱為「勞工專車」(Shramik Specials)。

《紐約時報》(NYT)15日刊出專文報導,這些班次最終變成病毒列車,導致印度疫情自5月起一發不可收拾,從每日新增確診數千人確診,變為每日確診數萬人。到2020年底,印度是世界上確診人數第二多的國家,995萬人染疫、14萬人喪命。

新冠肺炎:印度疫情(AP)
新冠肺炎:印度疫情(AP)

莫迪政府總共加開4621個班次,運載超過600萬民工。他們從剛成為疫情熱點的大城市湧出,也將新冠病毒一起帶走,一批一批地輸送到每個醫療不便的農村角落。紡織工業中心蘇拉特共有50萬名工人搭上列車,售票員辛哈珊(Ram Singhasan)回憶當時:「看到外面擠滿那麼多人的時候,感覺像是世界末日來了。」

當局應在每位乘客上車前進行新冠病毒篩查,但卻幾乎沒有人接受篩檢。火車超載,完全不可能保持社交距離,乘客密集接觸超過一天後,各自在遙遠的村莊下車,給幾乎沒有病例的農村地區帶來新冠病毒,其中甘賈姆縣(Ganjam)即是在民工返回後,成為印度感染最嚴重的農村地區之一,許多村民根本不知道新冠病毒的症狀,直到周圍開始有人病死。

列車爆發群聚感染,「病例激增與火車直接相關,」甘賈姆地方官員瓦善(Keerthi Vasan V.)坦承,「很明顯是返鄉民眾攜帶病毒。」引發諷刺悲劇的莫迪政府官員卻打死不認,鐵道部發言人納拉因(D.J. Narain)聲稱,搭火車是民工返鄉最安全的方法,「與世界上某些先進國家相比,印度在控制疾病傳播方面已經做得非常出色。」

反對派政黨敦促國會對政府防疫失職進行調查,但執政的印度人民黨(BJP)杯葛了這項提案,今年10月,印度最高法院駁回要求獨立調查政府防疫處理失當的訴訟。

印度總理莫迪(美聯社)
印度總理莫迪(美聯社)

甘賈姆縣首例死亡患者:返鄉民工普拉弗拉

5月1日,印度鐵道部宣布加開「勞工專車」,路線從西部大城市蘇拉特、孟買(Mumbai)、艾哈邁達巴德(Ahmedabad)及東部清奈(Chennai)、位於北部的首都新德里(New Delhi)等多座城市出發,深入全境各地農村地區。

租屋處只剩下一袋米的貝赫拉氏兄弟,看見存活下去的一線希望。不過39歲的哥哥普拉弗拉很猶豫,他們的家鄉位於東部奧里薩邦(Odisha)甘賈姆縣附近村莊,他認為回去那裡是找不到工作的。弟弟拉賓德拉今年32歲,通常很聽哥哥的話,但是這次,拉賓德拉很堅持返鄉:「我們就算要死,也應該死在家裡。」

貝赫拉氏兄弟決定回家,他們是第一批返鄉的民工,乘坐擁擠、無空調的二等車廂,火車在田野間奔馳1600公里、持續約27小時,酷熱環境令普拉弗拉吃不消,他不斷抱怨自己可能發燒了。5月6日下午1時左右,精疲力竭的兄弟倆抵達甘賈姆縣,熱情的鄉民們原本規劃盛大歡迎儀式,但是地方官員意識到疫情傳遞的風險,喊停慶祝活動,緊急召集1萬人力,將數百所學校改建為檢疫隔離中心,容納返鄉民工。

一人領取1根牙刷、1塊肥皂、1個水桶和1張薄被,要求隔離21天。第一天早上,普拉弗拉醒來時頭痛欲裂,醫生認為他應該不是罹患新冠,但作為預防措施,建議他把床位移到庭院空地,遠離其他人。第二天早上,普拉弗拉病情惡化,幾乎喘不過氣,他用手機給妻子打電話,喃喃道:「帶孩子們來看我,我需要見你們。」

一個小時後,普拉弗拉過世了,新冠篩檢結果顯示,他是甘賈姆縣的首例新冠死亡病例。包含與他同行返鄉的兄弟朋友在內,疫情很快就傳開,當地第一家專門收治新冠患者的醫院僅有不到60間加護病房,患者擠滿醫院,不少人只能躺在地板上。但是「勞工專車」不斷抵達當地,一天至少4到6個班次,有時甚至有16班列車,每一趟都載回2000多人,等於是人口約350萬的甘賈姆縣,每天要容納多達2萬名民工。

檢疫隔離中心也全部爆滿,情緒憤怒不滿的民工刻意砸壞內部設施,用塑膠瓶塞住馬桶,為了趕緊讓出空間,當局將隔離期限21天減為7天。醫師米什拉(Umashankar Mishra)說,有一次突發狀況,200位病患的氧氣供應即將在15分鐘內用盡,他驚慌地呼叫醫療供應商送貨,得知載有氧氣瓶的卡車被困在鐵道路口。當卡車終於到達時,米什拉獨自抱著一桶鋼瓶衝進加護病房。他說,如果卡車晚到一分鐘,「那將釀成一場大屠殺。」

印度確診人數超過420萬人,達世界第二高。(AP)
印度確診人數超過420萬人,達世界第二高。(AP)

病毒列車的惡果

全印度都發生同樣的危機,尤其是安得拉(Andhra Pradesh)、那迦蘭(Nagaland)、阿薩姆(Assam)、恰蒂斯加爾邦(Chhattisgarh),勞工專車抵達幾週後,醫療資源匱乏的貧窮社區開始感染率急劇上升。病毒學家約翰(Thekkekara Jacob John)指出:「要使病毒到達村莊,需要快速的攜帶者,然後還有外來者,特別是乘火車旅行的外來者,無論到哪裡,他們都無意間造成了嚴重浩劫。」

「勞工專車」直到6月底才停駛,當時甘賈姆縣數十個村莊被勒令封鎖,居民只能待在室內,但疫情已經失控。米什拉醫師指出,甘賈姆疫情在8月達到頂峰,該地區總共通報2萬2000病例和320人死亡。

一位年僅26歲的老師史塔派西(Simanchal Satapathy)高燒一周、被誤診3遍之後,離開了人世,他生前致力於替民工爭取權益,頗受鄉民擁戴。得知兒子已經去世後,史塔派西的父親去市場買繩索、找了一棵樹上吊身亡,他的母親也自殺,被發現吊在吊扇上。

替哥哥普拉弗拉辦完喪事後,拉賓德拉搭乘火車返回了蘇拉特。他的哥哥說的沒錯,在甘賈姆縣是找不到工作的。普拉弗拉遺孀失去了支柱,幾個月前,普拉弗拉帶回家的手提箱裝滿了禮物,但箱子在隔離檢疫中心遭到破壞,他的女兒們從來沒有拿到爸爸送的新衣。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首爾的新冠重症病床只剩一張空床!」日韓第三波疫情來勢洶洶,兩國醫療資源雙雙告急
相關報導》 法國總統馬克宏確診新冠肺炎!即刻自我隔離7天

今日最夯新聞流量前3名
僵持不去檢疫所 舞團協調內幕曝
被爆申請紓困 又要員工放無薪假
北台灣快發霉「這3地」沒一滴雨

全球疫情大流行
候任白宮高階顧問新冠肺炎陽性 拜登狀況受關注
「救無數人 卻救不了自己!」敘利亞仁醫染新冠肺炎逝世
被囚籠子11年 「世上最孤獨的熊」因疫情重獲自由
大陸新增12例確診 四川有1例本土病例
822確診破紀錄 東京發布特別警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