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疫情:毛霉菌病讓新冠患者雪上加霜

·6 分鐘 (閱讀時間)
,

真菌感染可以是毀滅性的。特別是毛霉菌病,它正在加重一個深陷新冠危機的國家的痛苦。我們在印度看到了有關毛霉菌病的報告,這通常被稱為「黑真菌症」,在曾經感染新冠或正在從新冠感染疾病中康復的患者中發現。

截至今年3月,世界各地已錄得41例與新冠病毒感染相關的毛霉菌病,其中70%在印度。報告稱現在的病例數要高得多。考慮到目前印度爆發的新冠疫情,這並不令人意外。

毛霉菌病是什麼?它與新冠病毒有何關聯?

毛霉菌病是什麼?

毛霉菌病以前稱為接合菌病(zygomycosis),是由一種屬於毛霉菌目(Mucorales)的真菌引起的疾病。這種真菌通常存在於土壤等環境中,經常與腐爛的有機物質有關,比如水果和蔬菜。

這種真菌中最常引起人類感染的是米根霉。但在印度,另一種在熱帶和亞熱帶氣候中發現的鱗質霉真菌也很常見。

在實驗室中,這些真菌生長迅速,外觀呈模糊的黑褐色。

那些導致人類疾病的真菌在人體溫度和酸性的環境下生長良好——同樣的現象發生在組織走向死亡時,或出現糖尿病失控時。 

毛霉菌病是怎麼來的?

毛霉菌目的真菌被認為是機會性的,它們通常會感染免疫系統受損或組織受損的人。使用糖皮質激素等抑制免疫系統的藥物可能導致免疫功能受損,也可能導致其它的一些免疫功能低下的狀況,如癌症或轉移。組織受損可能發生在遭遇創傷或手術後。

人類染上毛霉菌病有三種方式:吸入孢子、吞食食物或藥物中的孢子、或孢子污染傷口。

吸入是最常見的。我們實際上每天都吸入許多真菌的孢子。但我們的免疫系統和肺如果健康,通常會防止它們引起感染。

當我們的肺部受損、免疫系統受到抑制時,比如正在接受重症新冠治療的患者,這些孢子會在呼吸道或鼻竇中生長,併入侵身體組織。

毛霉菌病可能出現在肺部,但鼻子和鼻竇是最常見的感染部位。從那裏擴散到眼睛,可能導致失明,或者擴散到大腦,引起頭痛或癲癇。

。
新德里的火葬場一直在努力應對新冠病毒導致的死亡,毛霉菌病也加劇了問題。

它也會影響皮膚。在自然災害中受傷後,或在傷口被土壤和水污染的戰場上,會出現危及生命的傷口感染。

環境

在印度以外的國家,與新冠相關的毛霉菌病感染很少。為什麼那裏的情況如此不同呢?

在新冠大流行之前,毛霉菌病在印度已經比在其他國家都普遍得多。在印度,每10萬人中就有14人患此病,而在澳大利亞,每10萬人中只有0.06人患此病。

在全球範圍內,毛霉病的爆發是由受污染的產品引致,如醫院用牀單、藥品和包裝食品。但從很多報告上看,毛霉菌病在印度的廣泛傳播不是來自單一污染源。

毛霉菌存在於土壤、腐爛的食物、鳥類和動物排洩物、建築工地周圍的水和空氣以及潮濕的環境中。

儘管從未被比較過,但澳大利亞有關毛霉菌的環境負擔可能比印度要低。

但在印度,可能還有另一個因素在起作用——糖尿病。

當糖尿病控制不佳時,血糖會很高,組織會變得相對酸性——這是毛霉菌生長的良好環境。早在新冠大流行之前,這就被確定為導致毛霉菌病在印度(糖尿病在印度日益流行,而且往往不受控制)和世界範圍內流行的一種風險。2000年至2017年間,在全球科學期刊上發表的所有毛霉菌病病例中,40%的病例出現了糖尿病。

最近一份與新冠病毒相關的毛霉菌病總結顯示,94%的患者患有糖尿病,67%的患者控制不佳。 

一場完美風暴

糖尿病和肥胖者感染新冠病毒後往往症狀嚴重。這意味著他們更有可能接受經常被用於治療新冠疾病的糖皮質激素。但是糖皮質激素和糖尿病一起,增加了患毛霉菌病的風險。

同時,新冠病毒會破壞氣道組織和血管,這也可能增加真菌感染的可能性。

。
對於已經在與新冠疾病作鬥爭的患者來說,毛霉菌病可能威脅生命。

因此,新冠感染對組織和血管的損害、使用糖皮質激素治療、糖尿病人口的高感染率,以及環境中更廣泛的真菌暴露,都可能是導致印度毛霉菌病現狀的原因。 

治療的挑戰

在許多西方國家,我們看到在新冠病毒嚴重感染、需要重症監護管理和接受糖皮質激素治療的患者中,感染另一種真菌曲霉菌(Aspergillosis)的病例有所增加。這種真菌也存在於環境中,但屬於不同的家族。

曲霉菌是全球最常見的機會性真菌,我們有快速診斷這種感染的檢測方法。但對毛霉菌不行。

對於許多受毛霉菌病影響的患者,結果很糟糕。大約一半的患者會死亡,許多人的健康將受到永久性損害。

盡早進行診斷和干預很重要。這包括控制血糖、緊急清除壞死組織和進行抗真菌藥物治療。

但不幸的是,許多感染很晚才被診斷出來,治療也很有限。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前,印度的情況就是這樣,目前對衛生系統的需求只會讓情況變得更糟。

控制這些真菌感染需要提高認識,需要更好的檢測來進行早期診斷,還需要注重控制糖尿病,並明智地使用糖皮質激素。患者需要及時接受手術和抗真菌治療。但也需要對這些感染的預防進行更多研究。

*莫妮卡·斯拉文(Monica Slavin)是皇家墨爾本醫院肺部感染方面的專家,也是澳大利亞墨爾本彼得·麥卡勒姆癌症中心傳染病科的主任。

*卡琳·瑟斯基(Karin Thursky)是澳大利亞墨爾本彼得·多爾蒂感染與免疫研究所的微生物學教授,也是國家抗菌藥物管理中心的主任。

點擊閲讀英文原文

全球疫情大流行
中國疫苗接種大飆車!5天打1億劑
曾火化1300位確診死者 67歲新冠戰士染疫後卻沒病房釀死
陸女打疫苗堅持露肩 網酸:學關公刮骨療傷
美疫苗施打量破三億 科羅拉多出現首位百萬疫苗樂透得主
非洲兩星期確診暴增20%!智利過半接種 醫院仍99%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