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依賴性:德國與俄羅斯天然氣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烏克蘭危機導致俄羅斯與西方之間的關系顯著惡化",巴澤道(Matthias Basedau)和舒爾策(Kim Schultze)的研究以這句話開始。這份題為《對能源進口的依賴:德國和歐洲的風險?》的研究報告表示:德國和歐洲在相當程度上依賴從俄羅斯能源進口。這首先涉及的是天然氣、原油和煤炭。鑑於與俄羅斯關系惡化,警告聲越來越大,擔心俄羅斯政府可能利用供應停止作為政治武器。

值得注意的是,該文件是2014年由德國全球和區域研究中心(GIGA)漢堡萊布尼茨全球和地區研究所撰寫的研究報告。

明知危險卻愈加依賴

那時針對地緣政治的分析,如今依舊適用。事實上在過去數年,普京在外交和能源政策上繼續加碼。這位俄羅斯國家元首讓該國軍隊從根本上變得更加現代化,並以威脅性的軍事姿態使其鄰國和部分歐盟國家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

致命的是,在過去十年裡,德國對俄羅斯能源進口的依賴再次大幅增加。2012年以來,僅俄羅斯天然氣的供應份額就從40%攀升至55%。在石油進口方面,這個時期俄羅斯的份額也從38%上升到42%。

問題不在缺乏供應

在德國,每兩個公寓就有一個通過天然氣供暖。而且根據天氣情況不同,供暖季節常常要持續到三月。盡管如此,專家們相信,如果烏克蘭沖突升級,人們也不必擔心家裡突然沒了暖氣。

《法蘭克福匯報》援引德國外交政策協會(DGAP)的能源問題專家戈德豪(Andreas Goldthau)的話說:"如果只討論全球供應問題,那麼我們明天就可以替掉俄羅斯天然氣,問題是,我們想為它付多少錢?"他表示,如果俄羅斯天然氣供應凍結的話,歐洲將有三個選擇:通過管道從其他供應國購買更多的天然氣;用油輪進口更多的液化天然氣;或者使用儲備的天然氣。

尤其是佔比德國天然氣消費35%的工業,目前已經在高昂的天然氣價格中掙扎。對於鋁、化肥、陶瓷行業等能源密集型行業來說,一旦天然氣價格達到一定水平,生產就無法再有收益。

德國天然氣儲備在歷史低位

想要利用起來天然氣儲存設施也不是那麼容易。這是因為主要位於德國北部的儲氣設施的填充水平處於歷史最低水平。

德國天然氣儲存系統運營商協會(INES) 的布萊施克(Sebastian Bleschke)證實了這一點。他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表示,德國擁有世界上第四大的天然氣儲存能力,這當然是許多人、特別是歐盟內部市場的人,現在關注德國儲存設施的一個原因。然而目前,它們的儲氣量不到42%。布萊施克說:"填充水平還從未這麼低過。"

一個有趣的細節:德國10%的天然氣儲存設施是由克裡姆林宮下屬的俄羅斯天然氣工業集團(Gazprom)的子公司運營。正如布萊施克所證實的那樣,這些儲氣罐裡只有17%裝滿了天然氣,而在其他儲存設施中,這一比例為50%。

挪威、荷蘭、英國等歐洲生產國無法取代俄羅斯的天然氣。根據奧斯陸政府的說法,挪威正在竭盡所能生產,而荷蘭也不能再提高其供應量了。而英國本身正在遭受天然氣短缺和創紀錄的天然氣價格,這已經使一些小型天然氣供應商破產。

液化天然氣(尚且)無法取代管道天然氣

最近幾周,有更多油輪載著液化天然氣從美國出發前往歐洲。然而,與荷蘭等鄰國不同,德國在其沿海地區沒有一個液化天然氣接收站。而德國有北溪2號管道,該管道已經裝滿了俄羅斯的天然氣,正在等待其運營許可。在北溪2號項目中,德國對於俄羅斯的能源依賴的這種敏感和矛盾表現得尤為明顯:該項目一會兒被德國外長貝爾博克作為對俄羅斯制裁的潛在武器提出來,一會兒又被總理肖爾茨淡化為一個純粹的私營經濟項目。不過,這位總理最近改變了主意,表示在俄羅斯侵略的情況下會停止該管道運營。

然而,業內人士並不認為俄羅斯會完全停止向西方國家供應天然氣。電力生產商Uniper的負責人毛巴赫(Klaus-Dieter Maubach)指出,即使在冷戰期間以及俄羅斯吞並克裡米亞之後,俄羅斯也遵守了其長期供應的承諾。毛巴赫估計,俄羅斯天然氣在德國需求中所佔份額為50%。然而,這個比例是波動的,尤其是最近。根據數據提供商ICIS的數據,去年12月俄羅斯供應的天然氣僅佔德國消費量的32%;挪威貢獻了20%,荷蘭佔了12%。德國的天然氣需求中,只有5%是由德國國內生產的。

盡管如此,即便從俄羅斯進口的份額遠低於50%,Uniper公司首席執行官毛巴赫也明確指出:"在未來幾年,俄羅斯作為供應商是無法被取代的。"此外,德國能源轉型還設想要關閉三個目前仍在運行的核電站,並逐步淘汰燃煤發電。要彌補由此產生的能源缺口,天然氣仍然是德國的核心化石能源。

更多通過現貨市場購買天然氣

幾十年來,很多歐洲供應商和進口商與俄羅斯管道天然氣有著長期供應合同,有些長達30年。而目前天然氣價格大幅上漲的原因之一是,許多供應商在所謂的現貨市場上短期購買天然氣。在過去的一年裡,現貨市場上的價格成倍增長。這是這些供應商沒有預料到的。

能源專業人士普遍都同意這一點:等到人們能用昂貴的海運液化天然氣來完全彌補可能的俄羅斯供應短缺之時,德國供暖季應該已經結束了。

當然,時間對於德國和歐盟來說是有利的。德國天然氣儲存系統運營商協會的布萊施克認為,德國和歐盟從俄羅斯獲得的天然氣,能滿足其大約40%的需求。他表示,現在天氣相當溫和,而且未來天氣可能進一步轉暖,但他也稱,"仍存在不確定性"。

可能也是因此,天然氣的價格繼續昂貴--至少在春天之前是如此。也許只有當普京和西方的地緣政治牌局有了和平解決方案時,局勢才會真正緩和。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Thomas Kohl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