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齊爾:被英超棄用的德國球星還是中國因素的犧牲品?

沙穆恩·哈費茲(Shamoon Hafez) - BBC體育部記者
·6 分鐘 (閱讀時間)
。
厄齊爾(奧斯爾)代表阿森納(阿仙奴)出場254次,贏得過三屆英格蘭足總杯冠軍。

曾是世界杯冠軍隊成員的前德國足球員梅蘇特·厄齊爾(Mesut Ozil,奧斯爾)被排除在英超球隊阿森納(Arsenal,阿仙奴)的英超聯賽以及歐羅巴聯賽(Europa League,歐霸杯)參賽大名單。消息傳出後,厄齊爾在當地時間周三(10月21日)表示,「忠誠在這個年頭已經很難遇到。」

「槍手」(阿森納隊外號)的主教練米克爾·阿爾特塔(Mikel Arteta,阿迪達)表示對此負責。他說,他對於這名德國中場組織核心球員調教「失敗」,他被排除出球員名單之外純粹是「足球層面上的決定」。

然而,一些阿森納球迷指出,厄齊爾目前被「打入冷宮」的處境,與他在2019年12月有關中國的維吾爾族穆斯林受到不當對待的言論有關。

在周三社交媒體上發表的聲明中,32歲厄齊爾寫道:「我會繼續盡我最大的努力訓練,也會在任何可能的地方用我的聲音去對抗不人道,為公義發聲。」

事件背景

2018年,BBC的調查報道披露證據,有大約100萬人——大部分來自中國的維吾爾族穆斯林社區——被認為在沒有審判的情況下被拘押在防衛森嚴的拘留營中。

去年12月,作為穆斯林的厄齊爾在社交媒體上發帖,稱維吾爾族人為「抵抗壓迫的戰士」,同時批評中國以及對此沉默的穆斯林群體。

阿森納俱樂部與厄齊爾的言論劃清界線,表示俱樂部「作為一家足球俱樂部一貫堅持不涉及政治的原因」。

中國一直否認不當對待維吾爾族穆斯林群體,聲稱他們是在「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接受教育,以應對暴力的宗教極端主義。

在他的帖文發佈後,厄齊爾在中國版的《Pro Evolution Soccer 2020》遊戲當中角色被刪除,球隊此後與曼城的比賽原本要在官方中央電視台播放,亦被取消。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當時指,厄齊爾發表言論之前已經「被一些假新聞蒙蔽了雙眼」

作出此番言論後,他出場比賽過嗎?

有。

厄齊爾是在前任主教練烏奈·埃梅裏(Unai Emery,艾馬利)手下淪為非主力,在2019年12月初又在臨時主教練弗雷迪·永貝里(Freddie Ljungber,龍格保)手下重回主力陣容。

當月稍後,也就是在厄齊爾最初作出該言論的同一個月,在阿爾特達上任為正式主教練之後一直到3月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迫使比賽停擺三個月之前,這位德國人在球隊的全部10場英超比賽當中首發上陣;不過在那之後,他沒有再身披阿森納球衣出場之後。

七年前, 厄齊爾在從皇家馬德里加盟阿森納,為「槍手」在各項賽事中上陣254次,攻入44球。

他在周三表示:「此刻,我對於自己沒有在英超賽季得到註冊感到深深的失望。」

「在2018年簽訂我的新合約時,我表達了我對阿森納這家我所愛的俱樂部的忠誠,但沒有得到回報,這令我傷心。」

「在一周接一周的時間裏,我總是試圖保持積極,或許不久就會回到球隊陣容裏。因此,我才一直以來保持沉默。」

。
厄齊爾(奧斯爾)代表阿森納(阿仙奴)出場254次,贏得過三屆英格蘭足總杯冠軍。

————————

分析:「厄齊爾應該看看鏡子裏的自己」

- 歐洲足球專家吉列姆·巴拉格(Guillem Balague)

「我覺得說厄齊爾是因為他的政治立場而被冷落的說法是有意轉移視線和非常想當然的結論。 他針對中國和維吾爾穆斯林發聲後,有上過場比賽,也由被召喚進球隊。你必須從(在足球層面上的)大局來看。」

「為什麼最近的兩任主教練都覺得很難找到方法將他融入到球隊當中?毫無疑問,他是有才華的球員,但是在精英層面,有才華是不夠的。」

「你必須身體力行,必須投入,在場上聽從指揮,在訓練和比賽下苦功,不管有球無球,都對團隊和領導曾有信心……所有這一切都是必須的。」

「聲稱這當中隱藏著其它動機的說法,能非常輕易地影響到阿森納的球迷,但是為什麼兩任主教練都不選厄齊爾,難道是為了讓自己球隊做不到最好嗎?」

「有沒有可能是因為他們需要提高球隊標凖,而這些是厄齊爾所達不到的呢?我的印象是,厄齊爾應該看看鏡子裏的自己,誠實面對他所看到的。」

「厄齊爾沒能持續地在比賽發揮作用,現在主教練感覺在英超和歐羅巴聯賽當中放棄他,才是對團隊最好的做法。」

————————

為什麼拿中國說事?

在他被「流放」之後,一些阿森納球迷認為,厄齊爾是因為他對維吾爾族穆斯林的支持而被排擠。

在周三的言論之後,「中國的穆斯林」這個說法隨即在社交媒體上成為流行語,一些人也表示,擔心阿森納未能與它的球員站在一起。

BBC體育部聯繫球隊的時候,阿森納就重申了阿爾特塔的回應,堅稱這「是且只是一個足球層面上的決定」。

本月較早前,厄齊爾再次在社交媒體上提出了政治觀點,呼籲解決阿塞拜疆和亞美尼亞之間就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地區而持續發生的暴力衝突。

他的合約將在本賽季結束後到期,而他在本賽季將只能和23歲以下預備隊球員呆在酋長球場度過最後的合約期,同時每周領取據報有35萬英鎊的薪水。年長隊員偶爾因受傷或其它原因留在預備隊和年輕隊員一起比賽。

厄齊爾在德國國家隊的生涯也同樣是在爭議當中結束——2018年,他退出國家隊,聲稱自己因為他的土耳其血統而在德國受到「種族歧視和不尊重」。

前阿森納前鋒球員伊恩·賴特(Ian Wright,伊恩·胡禮)表示,他對於厄齊爾將無法比賽感到「傷心」,並指目前的狀況是一種「悲哀」;前阿森納中場球員傑克·威爾謝爾(Jack Wilshere,韋舒亞)則補充說:「他是我合作過最好的球員之一,他肯定為此很沮喪。這是多麼好的一個球員。」

「這對於他來說是艱難的時光,但是我肯定,如果不在阿森納的話,他還有很多東西可以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