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APEC暨經濟領袖會議 張忠謀傳達我國具加入CPTPP條件

·5 分鐘 (閱讀時間)

記者陳映庭∕臺北報導

代表我國出席「2021亞太經濟合作(APEC)暨經濟領袖會議(AELM)」的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13日上午在總統府舉行的會後記者會中,偕同行政院政務委員鄧振中、經濟部長王美花、國家安全會議副秘書長徐斯儉及我國APEC資深官員外交部國際組織司司長吳尚年,向國人說明這次APEC整體會議情形,以及雙部長會議及AELM峰會等成果。

張忠謀表示,這一次APEC領袖會議有一個主要的議題,主辦會員紐西蘭主席-阿爾登(Jacinda Ardern)總理要各會員回應,「我們如何攜手努力在COVID-19疫情下加速經濟復甦?」此外,好幾位領袖也聚焦於疫苗及氣候變遷等議題。他也說明12日於APEC經濟領袖會議的致詞內容如下:

「首先,COVID-19疫情尚未結束。全世界,包含亞太地區,仍努力朝著我們認為COVID-19已在身後的路標上俯伏前進,也就是重新回到不受限制、不需隔離的自由旅行狀態。要抵達這個目標,最好的醫學建議似乎是:全球人口充份廣泛的疫苗接種覆蓋率。回到亞太地區,有一些成員沒有足夠的疫苗,但有一些成員仍有過剩的疫苗,或可能也是疫苗生產者。我們認為後者應該讓前者容易地取得足夠的疫苗,並實現廣泛的疫苗接種覆蓋率。」

「我代表中華台北,很高興地向大家報告,我在七月的特別會議時表達了對於我們疫苗不足的擔憂,由於美國、日本,以及數家本地企業和機關團體的慷慨捐贈,當時的擔憂如今已經多少獲得緩解。此外,迄今為止,身為或許是透過數位工具控制疫情,避免疫情嚴重爆發的最成功的APEC成員之一,中華台北再次重申,我們願意分享其中的經驗來幫助其他成員。」

「一旦我們抵達得以自由旅行的路標,表示我們已經克服,或至少中和了COVID-19疫情,那麼,我們的主要挑戰是什麼?是自由貿易!是只受限於關鍵性國家安全需求的自由貿易。」

「APEC成員們在過去數十年透過自由貿易而蓬勃發展。相較於過去,最近的「自由貿易」似乎多了一些條件,中華台北在此感到關切。我們相信大部分條件有不良的後果。我們堅信,只受限於關鍵性國家安全需求的自由貿易才是每個APEC成員實現供應鏈韌性和繁榮興盛的康莊大道。」

「談到供應鏈韌性,半導體供應瓶頸的現象近期經常引起討論。晶片短缺的情況是需求遭到低估、天然災害發生、物流擁塞與數位需求激增等因素匯集而成。」

「雖然任何關鍵零組件的短缺都是一個嚴重的問題,然而,包含自由貿易與自由競爭的自由市場,仍然是最好的解決方案。事實上,因應近期晶片短缺而大幅提升晶片製造的產能,正好體現了我們認為自由市場是解決短缺或過剩問題的最佳方案。」

「區域經濟整合使我們的經貿關係更加密切。中華台北認為,我們的經濟發展高度依賴亞太地區的繁榮。因此,我們相信支持能夠深化經濟整合、促進高標準的貿易相關規則,並協助改善亞太地區人民生活的倡議。」

「基於這些信念,我們已經申請加入CPTPP,一項可以為區域發展帶來動力的全面協定—在促進可持續成長的同時,實現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中華台北在全球高科技供應鏈中扮演著不可取代的角色。我們也有高度透明的市場經濟,能夠並願意尊重CPTPP的高標準。」

「最後,我們感謝紐西蘭克服今年所有的挑戰順利主辦所有的APEC會議。我們相信今年在相關重點領域取得的成果將為今後的APEC議程奠定基礎。」

「我們同時感謝,也支持美國和秘魯分別提議將在2023年與2024年主辦APEC會議。對於明年由泰國主辦的APEC會議,我們也充滿期待。」

張忠謀也提及,此次經濟領袖會議中,各會員主要聚焦兩項重要議題,首先是「疫苗」。有疫苗或疫苗過剩的國家,提到了他們捐了多少疫苗,以後還會再捐多少;疫苗不足的會員則是有所怨言。中華台北介於兩者之間,我們雖然沒有能力捐疫苗,但是7月時他曾提及的疫苗不夠情形,現在看起來已經緩轉了。

他並指出,第二個共通主題是經濟復甦,如何靠科技、數位化的方式復甦經濟,而且是包容性的,不只是少數人享受經濟繁榮的果實。另外還有永續及氣候變遷等議題。

在接受現場媒體提問有關加入CPTPP的條件時,張忠謀說,在他的致詞內容已經有提到,中華台北在全球高科技供應鏈中扮演著不可取代的角色,也有高度透明的市場經濟,能夠並且願意尊重CPTPP的高標準,「這個就是我們很好的條件」。

他進一步說明,APEC也不是我們要去爭取加入 CPTPP的場合,因為APEC 有21個經濟體,CPTPP則有11個成員國,是由他們決定誰進入CPTPP,所以APEC也不是一個適宜的場合去談這個議題。

有關媒體詢問中國官方曾說過臺灣或中華台北想參與相關經濟合作組織,必須在「一中原則」下才能加入,此次中國是否有在會議中闡釋相關意見或釋出善意。他回應「沒有」,意即中國在這次會議並沒有提出「一中原則」。

被詢及對於臺灣申請加入CPTPP的看法,張忠謀認為,就他個人的感受,臺灣很有條件加入,雖有若干阻力,他無法說有幾成把握,但是我們的條件相當好,應該是有希望,但他的感想與領袖會議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