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設復旦分校 匈牙利抗議活動持續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第9區,雖然目前還沒有挖掘機和吊車的影子,但根據匈牙利政府的計劃,他們應該將很快開始施工。匈牙利將建立上海復旦大學匈牙利校區,預計於2024年竣工。這將是復旦大學迄今唯一的海外分校,也是中國大學在歐盟27個成員國中的首個分校。

然而,這一計劃在匈牙利遭遇強烈抗議。位於布達佩斯的Republikon研究所的一項最新調查顯示,66%的匈牙利人反對該項目,其中也有不少執政的菲德斯黨(Fidesz Party)的支持者。反對派批評這項計劃將佔用原定興建“大學城”的空間及資源,並計劃於本周六(6月5日)在布達佩斯舉行一場名為“支持大學城,反對菲德斯”的游行。

在竭盡全力阻止該校區建成的反對人士中,來自匈牙利對話黨(Párbeszéd)的布達佩斯市長卡拉松尼(Gergely Karácsony)是領軍人物,他計劃在明年的議會選舉挑戰現任總理歐爾班。


街道改名 中國批評

卡拉松尼得到了第9區區長、無黨派的巴蘭尼依(Krisztina Baranyi)的支持:本周早些時候,位於該區的復旦分校預定校區周圍的街道被改名為“達賴喇嘛道”、“維吾爾烈士路”和“光復香港道(Free Hong Kong Road)”等。

卡拉松尼在周三(6月3)的路牌揭幕儀式上表示:“當我們以受到中國國家迫害的個人和團體的名字來命名公共場所時,我們不僅是向他們表達支持,也是為了表達自由和團結的理想。”匈牙利 政府發言人科瓦奇(Zoltán Kovács)對這種改名的做法提出了尖銳的批評。他向互聯網門戶網站Telex指出,反對派似乎已經“失去了理智”。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周三當天的例行記者會上就卡拉松尼的行為表示:“當前,中國同匈牙利關系發展勢頭強勁,友好務實合作成果豐碩,為兩國和兩國人民帶來福祉。匈方個別政客企圖借炒作涉華議題博眼球,阻礙中匈合作,這種行為令人不齒。”

送給中國的一份厚禮

圍繞復旦匈牙利分校的爭議已持續數月,街道更名將這場爭論推向了一個新的高潮,該分校的建立也日益成為競選的議題之一。主要的問題在於項目的規模和成本:新校區的面積將超過50公頃,比其他匈牙利大學都大得多,但是新校區預計最多只能容納8000名學生,明顯少於其他布達佩斯的大學。

據匈牙利媒體Direkt36今年4月報道,政府顯然願意為該項目支付高達15億歐元的建造費用,比2019年整個匈牙利高等教育系統的支出還要高。報道還指出,新項目所需的大部分資金將由一家中國銀行提供貸款,校區也由一家中國建築公司負責興建。

提高匈牙利學術魅力?

奧爾班政府強調,世界排名前段的復旦大學將能將能提高匈牙利的學術品質並使其大學更具競爭力。但批評者質疑,奧爾班在2018年關停的中歐大學(CEU)就是一所全球知名、受美國和歐盟雙重認證的高等院校。

布達佩斯考文紐斯大學助理教授、中歐與東歐亞洲研究中心創辦人馬圖拉(Tamás Matura)對德國之聲表示:“復旦大學確實是全球最優秀的大學之一,可以讓匈牙利在技術等領域取得進步。”但他也擔憂,復旦大學的聲譽及財力將吸引當地頂尖的教授和學生前往,進而削弱匈牙利其他大學的競爭力。與此同時,他也認為拿匈牙利納稅人金錢投入復旦大學分校的做法存在問題。

中國版“特洛伊木馬”?

有反對黨政治家甚至形容復旦大學分校是中國放入歐洲的“特洛伊木馬”。匈牙利前教育部長巴林卡斯(József Pálinkás)認為這將是“中國在中歐的堡壘”。事實上,奧爾班政府過去幾年不斷深化與中國的關系。匈牙利外長不久前剛批評歐盟以大規模侵犯人權為由對中國進行的制裁。在新冠疫情期間,匈牙利也是唯一一采用中國國藥集團(Sinopharm)的歐盟國家。

中國問題專家馬圖拉認為,正因如此北京才會選擇布達佩斯開設新校區:“在柏林或巴黎,復旦大學需要擔心在政治上被拿放大鏡檢視。對中國而言,布達佩斯是政治上較安全的空間。在這裡他們不會受到攻擊,至少在這個政府還掌權的時期是如此。”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Felix Schlagwe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