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首頁>新聞首頁>國際>亞澳>

反霸凌 亞洲跨性別行動爭權

【記者李威撰整理報導】泰國的納特(Natt Kraipet)從小知道自己是個女生,只是被裝在男人的軀殼裡。她不喜歡穿著學校制服,求學時候曾遭到同學霸凌。

「學生分組的時候,都是按照性別來分,男孩會對我大叫,要我跟女生一組。同學還會性騷擾我,摸我大腿、屁股還有臉頰,拍我背部跟頭部。」她說。

納特說:「我不能真的告訴老師跟爸媽,我怕被指指點點跟處罰。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就是被老師給欺負,因為他們會說,這不過是小孩子之間的玩鬧。」現在已經是「亞太跨性別網絡」(Asia Pacific Transgender Network, APTN)專員的納特認為,這根本不是玩鬧。

校園歧視情形普遍

據《路透》報導,泰國的馬奚杜大學(Mahidol University)與國際兒童計劃組織(Plan International)2月底曾發布一份報告,泰國同志(LGBT)學生在中學遭霸凌的情況相當普遍。半數的受訪學生表示過去1個月曾被霸凌,1/3是遭到肉體霸凌。

另外,即使自我認同不是同志族群的學生,每4人就有1人表示,他們會被當成跨性別來欺負。雖然泰國被認為相當接納多元性別,但跨性別者在泰國只是被容忍而非接納,且常被訕笑。

行動者指出,對跨性別者來說,污名、不友善、暴力等問題,從學生生涯開始就一直困擾著他們,並且一直延續到日後的整個生活。無論入學、醫療,或者是就業幾乎到處碰壁。亞太地區的跨性別運動者,如今開始展開反擊,在2月中旬召開第1場地區性會議。

儘管亞太地區有多少跨性別,人數並不清楚,但聯合國與APTN估計,人數約介於9百萬至950萬之間,其中大多數與Natt一樣,由原生男性轉變成為女性。

新加坡籍的APTN成員王喬(Joe Wong),以男性身份生活10年,他認為跨性別者的人數,比預估的要高出2至3倍。他說:「研究蒐集到的資料,大多是高風險群、從事性工作的跨性女,我們並不清楚隱而不現、接觸不到的那些人究竟有多少。」

身材高挑、全身散發自信的納特,仍舊無法擺脫文化、社會與宗教索加諸的偏見,這些偏見在亞洲社會到處可見,把跨性別被當作次等人、不自然、性偏差、不道德。

雖然納特有政治學學位,而且英文流利,但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都找不到工作。她記得有一次,她跟女性友人一起去申請健康保險。「她(隨行友人)的在當天辦好,但我隔天卻接到保險公司來電,要我到醫院做愛滋篩檢。我問他們為什麼朋友不用,而我卻要?他們沒有回應。」納特說。

大體來說,社會對於無法融入性別正典的人,往往感到陌生,甚至抱持不友善的態度。行動者與研究者表示,否定、忽視、嘲弄跨性別者,長遠來看會有不利影響。

馬奚杜大學與國際兒童計劃組織的報告指出,相對於沒被霸凌,或是因為其他原因而被霸凌者,因為被認作是同志族群而遭霸凌的學生,有更高的憂鬱及自殺傾向。王喬表示:「當社會排擠你,你能去哪?」在社會風氣保守的新加坡,根本找不到所謂的「社群支持」。他解釋,很多跨性別者都一樣,為了不想被人歧視,選擇跟其他的跨性別者保持距離。

改變偏見 勇敢爭取

不過,情況開始有所變化。今年2月,亞洲的跨性別社群跨出兩大步。首先是跨性別行動者舉辦第一屆地區性會議。會議上,來自不同社群的行動人士,構想如何為跨性別者爭取權利,同時又能呼應不同的需求。

接著,35年來頭一次有20名左右的跨性別行動者出席世界跨性別健康專業學會(World Professional Association for Transgender Health)在曼谷召開的雙年研討會,與醫師、研究者與學者分享跨性別者關注的問題。

而亟待處理的事項當中,排名第1的是醫療照護,像是提供照顧服務的供應者缺乏訓練、不懂如何與跨性別者相處,還有醫療體系的整體歧視。

過去幾年,跨性別議題與對抗愛滋聯繫在一起。因為有報告指出,跟一般成年男性與生育年齡的婦女相比,跨性女(男轉變為女)感染愛滋的風險高出50倍。

行動者指出,這個統計數字並不正確,因為這些研究主要聚焦於從事性工作的跨性女,這些人風險本來就偏高。這項統計發現,雖然提高跨性別者的能見度,但許多人擔心會有刻板印象的問題。

納特說:「為爭取資金,我們需要用愛滋議題作為敲門磚,才能處理其他像是人權與跨性別認同等議題。但跨性別者已經被污名化,我們不希望民眾想到跨性別的時候又聯想到愛滋。」

批評者也表示,大多數醫療照護以及愛滋防治計劃,誇大性傾向與性別認同的問題,並且把跨性別者放在「男性間性行為」(MSM)的框架中,而不是被當作另一獨立的群體。

所羅門(Andrew Solomon)在他的暢銷大作《背離親緣》(Far From the Tree)裡談到跨性別者時提到:「關鍵不於他們想和誰在一起,而是他們想要成為什麼。」離開家庭的王喬表示:「作為一名跨性別者,生活中,肯定會在某些時候讓某些人感到不悅。」他說:「你的家人跟朋友遠離你,只因為他們不能接受你跟別人不同的事實。你失去工作機會、喪失如廁時不想被指指點點這樣簡單的權利。」儘管如此,王喬從未後悔自己轉變成男性的決定。

(圖說)泰國曼谷中部孔堤區的跨性別者等待與官員談話,圖攝於2013年4月7日。(圖文/路透)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公告]
如您是安裝IE6、7或其他較舊版本瀏覽器,恐無法使用留言及心情投票。請馬上升級至IEFirefox最新版本,更順暢地使用完整的服務功能。
【留言區公告】
敬告網友,在留言區發表的言論如被多位網友「檢舉不當使用」,該則留言將會被自動隱藏,也不會顯示在「我的留言」中。請大家一起維持乾淨清新的網路環境。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