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幣名列疫後全球最強貨幣前三名 歐元區疲軟 歐豬五國財政再度惡化

·5 分鐘 (閱讀時間)

全球晶片需求暢旺、台灣防疫成就傑出之下、台商資金回流等因素之下台幣為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之後兌美元升值的全球前3強貨幣。(攝影/趙世勳)

武漢肺炎在2020年第一季正式在全球擴散,各國染疫人數飆高,封城抗疫,導致經濟情勢惡化,兩年下來造成不同程度衝擊,幾家歡樂幾家愁,統計主要94個國家中,今年11月底和2019年底相比,兌美元升值幅度最強的前三名為以色列謝克爾、中國人民幣、還有新台幣。

各國央行在疫情爆發之後,多半採取降息手段刺激經濟成長,尤其在解封之際紛紛加碼,導致各國游資氾濫,外界多關注美國聯準會的動向,維持低美元的政策,實際上許多第三世界國家降息、放出的貨幣供給比美國還多,使得各國在疫情後的兩年,也就是2021年年底時,除了以、中、台、瑞等貿易強國為升值,大部分國家貨幣兌美元呈貶值狀態。

以色列貨幣兌美元強勁,台幣兌美全球第三強

到今年11月為止,該國貨幣兌美元升值前10強依序為以色列、中國、台灣、瑞士法郎、摩洛哥、瑞典、烏干達、加拿大、越南、埃及,若考量貿易經濟活動規模(全球貿易排名),剔除烏干達,那麼遞補的第10名為澳洲。

以色列在這波疫情中領先全世界全國接種第三劑疫苗,讓經濟活動得以維持,再加上各國封城的軟體需求、伺服器、資料中心的軟體需求等,使得經濟活動維持暢旺,2019年12月到今年11月底為止,以色列貨幣謝克爾兌美元升值9.5%,全球第一。

其次是中國人民幣兌美元升值9.35%,但中國匯率受到政治影響大,而且還有房地產地雷、外資持續撤出等不確定性因素,因此後續還很難論斷。

(更多相關新聞:銀行淪囤房炒地靠山!放款過半流入不動產 「週轉金」名目是個大漏洞)

越南受疫情干擾,但整體經濟表現不差

台灣則是受惠於全球封城對ICT產品需求增溫,外資訂單從紅色供應鏈漸漸移回台廠,對晶片需求殷切、台商大幅回流、防疫成效卓著等因素,新台幣表現相當強勁,兌美元升值8.19%,這種情況下房價還能大漲,足以顯示政府失能。

在新興經濟體中,埃及和越南表現可圈可點,兩國貨幣兌美元升值都在2%上下,雖然受到疫情嚴重的威脅,但生產製造活動依舊暢旺,埃及這幾年厲行改革,政府專注經濟發展,已逐漸展現成果,越南則承接許多離開中國的外資廠商進駐,國際投資再度飆高,但南越解封後,大量工人為逃離疫情可能發生的管控,紛紛回到北越,使得寶成等鞋廠面臨缺工問題,實為隱憂。

日本韓國隱性衰退,歐元區表現普遍疲軟

令人意外的是東北亞兩大經濟強國日本、南韓的整體經濟表現卻相對疲軟,韓元去年相較於疫情爆發前兌美元升值6.3%,今年反倒貶值2.85%,韓國央行也宣布降息振興經濟。日圓去年兌美元升值5.5%,今年勉強辦完東京奧運之後,反倒貶值4.36%,今年10月日圓兌台幣匯價甚至創下15年新低,1比4.02。

涵蓋德國、法國、比利時等歐洲二十多個國家的歐元區,歐元的表現先盛後衰,去年兌美元相較於疫情之前的2019年還升值9.78%,今年兌美元升值幅度竟然只剩下0.831%,等在歐洲央行前面的麻煩是義大利、西班牙、希臘、葡萄牙的財政再度惡化,可能重演歐豬五國危機。

在巴爾幹半島幾個國家,雖然兌美元大多呈現升值,然而經濟表現卻是惡化,以波士尼亞馬克為例,去年兌美元升值10.54%,算是相當強勁,但今年升值幅度縮水剩1.549%,塞爾維亞貨幣也是去年兌美元升值9.78%,今年升值幅度僅剩0.69%,該國今年沒有明顯降息,匯率卻大幅貶值,和其他巴爾幹半島國家一樣面臨著衰退問題。

中南美洲財政赤字,重演當年國債違約戲碼

雖然巴爾幹半島國家今年普遍呈現衰退,但畢竟各國匯率兌美元仍為升值狀態,中南美洲國家經濟情況就相當嚴重了,阿根廷在疫情爆發的第一年,2020年就創下了史上第九次主權債務違約,阿根廷披索兌美元相較於疫情之前狂貶值40.65%,其他中南美洲國家從墨西哥到哥倫比亞都沒好到哪裡去。

土耳其2年前經濟成長已經欲振乏力,但總統發兵參與敘利亞、利比亞內戰,導致國家經濟陷入危機,里拉兌美元匯率幾乎創新低。(圖片來源/總統Recep Tayyip Erdoğan臉書)

巴西雷亞爾兌美元兩年下來也貶值到28%,哥倫比亞和祕魯都貶值18.59%上下,烏拉圭貶值15.9%,墨西哥也貶了12%,智利也至少貶值了10%,幾乎所有中南美洲經濟體2021年的情況都比2020年惡化。

土耳其出兵敘利亞利比亞,導致經濟嚴重衰退

中東與非洲圍繞著戰火,再加上疫情,經濟情況本來就惡化,但比較特別的是土耳其,它本是歐亞地區的經濟小巨人,在全球貿易量排名前28名,今年9月底土耳其央行意外宣布降息100個基點,里拉暴跌接近歷史最低,兌美元一度跌至8.7537。

土耳其的惡化主要來自參與兩場代理人戰爭,敘利亞、利比亞內戰,不論是派軍事顧問、使用傭兵,兩年下來對土耳其的財政侵蝕不少,當各國政府可以專注對付經濟問題,土耳其還得處理政治、戰爭問題,因此陷入泥沼。

土耳其相較於2019年疫情爆發之前,土耳其貨幣里拉到今年11月底為止兌美元大貶了53.41%,貶值幅度比葉門還大的多,因為葉門早就陷入內戰多年,因此貨幣走勢變化不大。至於陷入嚴重內戰的敘利亞、利比亞、非洲南蘇丹,其貨幣兌美元貶值都超過7成以上。

更多信傳媒報導
民調》重啟核四、停建三接、公投綁大選告急!唯獨反萊豬固若金湯
反對美國政府補貼電動車!馬斯克嗆聲要把拜登的法案丟「垃圾桶」
銀行淪囤房炒地靠山!放款過半流入不動產 「週轉金」名目是個大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