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不懂的美國民主

呂志翔
·2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總統選舉已結束兩周,投開票過程複雜、耗時,許多台灣民眾看得霧煞煞,而自認擅長選舉的台灣政客則驕傲地表示,「美國也該來跟台灣學習。」他們忽視了兩個事實:國家元首帶頭鬧事,美國民主體制依然運轉,司法及媒體制衡監督毫不退縮;這次美國選舉最重要的口號──「每張票都重要」,正是台灣選舉制度與國際趨勢的落差所在。

選舉投票是基本的參政權,每票都重要的意涵在鼓勵人民投票,提升政治參與,這也正是「不在籍投票」的目標。由於新冠肺炎大流行肆虐美國,民眾今年透過通訊投票及提前投票的行為更為普遍。

美國各州規定不同,投票方式繁多,加上選情激烈的搖擺州必須以人工計算每張選票,確實造成開票遲緩的現象,但除了川普及部分支持者,美國選舉制度的合理性及公正性並未受到質疑。

台灣公職人員選舉在當天晚上就可確定結果,也因此許多人主觀認為,美國總統大選制度落後、缺乏效率。再加上台灣「川粉」為數甚多,他們認同川普將一切歸咎於制度缺失及選舉弊端的說詞。而實情是,獨立選務機構根本不理會總統下令停止計票,以及川普控訴選舉不公、造假,紛紛被法院駁回。

美國媒體更是毫不容忍川普離經叛道的論調及作為。川普在記者會談話內容離譜,電視台當機立斷切斷訊號;川普推文「我已贏得選舉!」推特馬上加註「多重來源對選舉有不同說法」。即使掌握政權也無法凌駕超然、獨立的選務機關、司法系統及媒體監督,這是民主的真諦。

1.59億人投票,66.9%的投票率創下了美國120年來最高投票率,這是美國人民及民主的勝利,如非藉助不在籍投票、通訊投票、提前投票等機制,不可能會有此成果。台灣選舉規定於投票日進行在籍投票,選務工作相對單純,但潛在缺點是,限縮、甚至剝奪了許多人的投票權。絕大多數旅居海外僑民、留學生及台商等,由於缺乏不在籍投票設計,只有忍痛放棄他們的投票權。

即使在台灣內部,在戶籍地以外工作就學者、必須執勤的軍警選務人員、行動不便身障者、以及未被褫奪公權的受刑人等,如有不在籍投票制度,他們都能參與投票,擴大人民政治參與,同時可節省開支與社會成本。但精於算計的政客只熱衷修憲放寬投票年齡到18歲,迴避只要修改規定就可實施的不在籍投票,現在更夸夸而談美國應向台灣學習,真是民主的最大諷刺。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