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被改造的祖國認同

(張立齊/中華青年發展聯合會副祕書長)
旺報
二二八事件的死難者,正是當年支持新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台灣同胞,如今藍綠都不敢提二二八的真相。圖為今年2月28日,受難家屬與民眾前往二二八紀念碑送花、鞠躬致意。(郭吉銓攝)
二二八事件的死難者,正是當年支持新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台灣同胞,如今藍綠都不敢提二二八的真相。圖為今年2月28日,受難家屬與民眾前往二二八紀念碑送花、鞠躬致意。(郭吉銓攝)

台灣人口從歷史以來絕大多數為大陸閩粵之移民。進而再移民太平洋諸島與閩粵移民構成南島語族先民,台灣是南島語族發源地之一,也是重要的再移民之地。台灣原住民的發展促進了島上的人類文明社會以及刀耕火種和狩獵的發展。早在三國時期台灣就納入了中國地理探索的視角,其文化與古代閩越有著高度相似。漢唐時期中原文化不斷向粵閩等地域傳播,中原的口音、先進的農耕技術和儒學文化伴隨著固始陳元光一支向南遷徙,在閩南漳泉地區開枝散葉。我母親陳氏先祖就是泉州從蚶江到鹿港,在彰化地區繁衍生息的陳氏家族。

台灣人口皆為大陸移民

明清時代大量的閩粵人士開始向海外移民,尤其是通過廈門和鹿耳門這一正口渡台的閩南族群為最。閩南族群是中原漢族融合了閩越族群形成,而台灣的漢化過程與閩越地區一樣只是因為地理因素導致時間早晚的問題,閩南和其他地方的漢人將代表漢文化的儒學,以及中原的農耕和美食製作的技藝傳播到台灣島上,更和閩越後裔的台灣原住民逐漸形成血緣文化的融合,不只大大的發展了台灣島上的生產力,勞動資本的積累也開始形成了區域貿易活動,以及進入到國際間爭奪的視野之中。

大多數的台灣同胞論其血緣皆為族群融合之結果。古越民族和中原民族融合,無論在大陸或在台灣都是一致的,閩南語中的唐山指的就是其先祖從大唐中原故土而來,盛唐的榮耀和記憶至今仍在血脈中延續,客家人在宋代開始南遷閩西粵北,落地生根後又為了生存向海外去南洋過台灣。無論閩客,到了台灣為了生存和開墾,都和原住民產生了深刻的互動,通婚入贅是平凡之事,台中豐源張氏客家先祖張達京,原為朝廷與原住民部落溝通的通事,後來與部落酋女通婚,這一家族在豐原新社等地繁衍生息,而這正是我父親的家族源流。

在台灣的中國人在不斷移民與融合之中建構起多元並包的人格,後移民者不斷帶進多元文化與生活經驗,不同的美食製作工藝,為台灣的文化多元性注入源源不斷的活水以,同時也作為台灣對外聯繫的重要文化樞紐,台灣討海人海派的氣度正是源於勇於開放融合不畏懼瘋狗浪吞噬船隻的氣魄。故步自封畫地自限只會讓台灣發展的活水停滯,陷入自我陶醉卻處處無能為力的境地。這不是台灣的傳統,更不是中華民族長期不斷融合多元一體的傳統,信仰媽祖的閩南族群更是通過他們的努力生活足跡遍布中國沿海、東南亞甚至海內外各地。

甲午戰爭戰敗後,日本通過不平等條約要求中國割讓主權領土,後來贖回遼東半島但台灣同胞卻陷入日本長期殖民統治之中。面對這場不義之戰,台灣同胞也曾以血淚抗擊日本的占領,劉永福組織客勇形成黑旗軍。義軍堅決抗日使得日本近衛師團在島內對客家莊實行三光政策,燒殺擄掠慘絕人寰,這是每一位台灣客家人不能忘記的歷史記憶。日本對於台灣同胞是鄙視二等公民的對待,限制人身自由的保甲制度,「台灣第一憨,賣甘蔗給會社磅」,這句台灣俚語說穿了日本對台灣同胞勞動力的野蠻剝削。

丘逢甲《春愁》這首詩,「春愁難遣強看山,往事驚心淚欲潸。四百萬人同一哭,去年今日割台灣。」噍吧哖事件和霧社事件都大量殘殺台灣同胞,受到日本殖民和強力鎮壓,許多和台灣有關的內渡官紳,也努力的在為台灣同胞爭取自由,丘逢甲更是不斷的培養抗日和復台的仁人志士,後來更支持孫中山革命,以期能夠早日光復台灣。

台灣同胞皆為中國公民

而在抗日戰爭時期,更有許多台灣同胞積極的通過各種方法擺脫日本的枷鎖,回到祖國參與到抗日的隊伍中,甚至參與到共產黨在延安的台灣教導隊中。李友邦組織的台灣義勇隊更是在前線和後方積極活動抗日,更有羅福興這樣的仁人義士,回到島內和日本殖民者頑強鬥爭拚盡最後一滴血。

台灣同胞從1895年到1945年,經歷50年沒有後方沒有前線但仍然不曾停止過抗戰的全民鬥爭。抗戰勝利後、台灣光復後,台灣義勇隊從祖國帶來第一面國旗,李友邦在廈門南普陀寺留下了「復疆」石刻,這是我去廈門每一次都會去拜訪的地方。

抗日戰爭結束後沒多久,兩岸同胞又因為國共之間的戰爭而長期隔閡。在台灣島內有紅色祖國認同的愛國人士再度被肅清,或被迫出逃海外或大陸,在我的親戚中便有不少這樣的長輩。他們參與二二八支持的是中國共產黨是紅色祖國。而二二八最後卻變成藍綠兩黨鬥爭奪取政權的工具,誰都不敢提二二八的真相,當年有那麼一批支持祖國的台灣精英,如今這批人的思想仍然被藍綠給打壓。

從我出生後1986年台灣開始解除戒嚴,我們這代台灣同胞的思想從小就在藍綠兩黨的競爭中埋下複雜的種子,從省籍矛盾開始,本土化運動、社會對立、世代對立、兩岸對立、台灣人中國人的二元劃分,這些種種都在使得台灣內部不斷內耗。最後使得台灣人才和產業只能外流尋找生機,從來沒有見到執政者反省,就算是反省也只是清算反對黨的藉口。而這就是當前的台灣反天反地,高度自嗨民主盛宴,選舉完後造成更大的社會破壞和創傷。台灣沒有錯,有問題的是這套西方的制度不適合在台灣的中國社會;愛台灣沒有錯,但過度任性的愛和叫做恐怖情人。

台灣人民同為中國人民

我出生在台灣,我的家族世代在台灣綿延,我的祖先皆來自大陸,我是本省的客家人。但現在有些人要像日本殖民台灣的時候對待我們,不讓我們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甚至懷疑媽祖和玄天上帝不愛台灣要調查,那會不會那一天也不讓台灣人民祭拜祖先牌位。

台灣天天在為自己叫什麼名字而爭論。但是所有政黨都不敢承認台灣無論叫什麼名字都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太小,又吵又亂,反共、抹黑大陸一流,藍綠掌權都給對方扣紅帽子,然後自詡為台灣民主自由。但對不起,我在台灣出生長大我認同中國共產黨我是中國人。

無論台灣同胞愛不愛,台灣同胞天生就是中國公民,中國公民唯一合法的中央人民政府和首都在北京而非台北。如果不信可以問問美國和日本什麼時候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在台灣的「割據政權」可以欺騙和控制台灣的人民。但是欺騙不了國際社會,聯合國2758案說明了國際立場,一個中國原則更是世界大國之間的共識。如今想要切割台灣和大陸、想要搞一中一台、想要借「中華民國台灣」的殼搞分裂中國,恐怕是沒搞清楚,「中華民國」在1949年就被唾棄了。

二二八事件的死難者,正是當年否定中華民國合法性,支持新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台灣同胞。而這個打著「中華民國」旗號的台灣「割據政權」,如今卻被假借披著二二八受難者外衣的人給篡奪,結果不是為二二八受難人正本清源而是換成「中華民國台灣」繼續延續台灣「割據政權」的生存。更因為害怕台灣人知道自己是中國人而努力的要改造台灣同胞的祖國認同,再多的偽裝和手腳,只要是謊言最後必然會原形畢露物極必反。因為台灣「割據政權」最害怕的就是台灣同胞知道自己天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