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傳統媒體與新媒體正邁向黃昏?

楊方儒
Knowing

  

台灣的新媒體與傳統媒體,正出現兩股怪現象。

 

一是新媒體都不賺錢。東森新聞雲在九月份,剛剛達到損益平衡,這是台灣最大流量的網站,但收入卻與流量不成正比,原因是台灣的線上廣告產值,多數被GoogleFacebook給賺走,這導致大流量如東森新聞雲與壹傳媒網路事業,中流量如風傳媒與關鍵評論網,小流量如近一兩年成立與竄起的新媒體,全都沒辦法再依循過去的「內容+廣告」商業模式獲利,甚至是「流量越大、虧損越大」!

 

二是傳統媒體都沒有好消息。無論是三立電視裁員,或是各大電視節目收視率下滑,都表露今年有線與無線電視廣告產值,可能出現懸崖式下滑的窘境。至於平面媒體越來越薄,廣告版面與頁數越來越少,都證明紙媒已經難以贏得讀者的眼球與時間了。

 

擁有媒體,等同擁有影響力!這是新媒體投資者與經營者的一致目的,所以我們看到鏡傳媒、信傳媒、上報自今年以來接連成立,但實在還達不到「雨後春筍」的景況,畢竟跟美國與大陸比起來,每年台灣新媒體的產品與商業模式,甚至是願意嘗試的團隊與人才,五根手指數得完。

 

傳統媒體仍然擁有資金、資源、人才但環顧全世界,實在沒有太多成功的案例。根據獵豹全球智庫的調查,除了日本與大陸外,新聞APP在各國的滲透率都在兩成以下!包括紐約時報的旗艦APPNYT Now」,最近也已收攤。

 

 

日本與大陸,已經證明大數據的聚合新聞APP,確實有很大的市場存在。也就是透過個性化推薦,讓多媒體、跨平台的新聞資訊,可以為讀者量身定做,這在資訊爆炸的時代,可以大幅提升用戶的閱讀效率。

 

畢竟,傳統媒體閱讀的效率太低,電視遙控器轉到兩百多台,還是看不到自己想看的節目,又或者一大本雜誌翻到底,沒有兩三篇是自己真正需要的文章,甚至可能連一篇都沒有完全讀完!

 

台灣讀者與用戶,每天花超過三個小時在手機上,是世界第一的低頭族,而當臉書的APP,成了台灣第一大的媒體,也是最大的廣告投放標的時,一年「吸金」超過一百億台幣,就是既成事實。

 

如今是手機的碎片化閱讀時代,人們一天內接觸的多元訊息、內容閱讀的廣度,可能是電腦與網站時代的十倍、甚至百倍,臉書確實主宰了台灣1700活躍用戶的每一分每一秒。

 

當然,臉書的同溫層,輿論風向、社交隱私問題,一直都是台灣社會不願面對的真相。至於從台灣網路產業發展的觀點來說,臉書僅有「導流」效果,在現階段仍未開通「金流」的前提下,不論是直播主、自媒體…...都無法將流量變現,當最後一哩被掐住喉嚨時,這只會讓所有從業者窒息。

 

這就像YouTuber每月估計至少要達到一百萬流量,才能勉強地賺到三萬元台幣一樣!內容真的不能變現。

 

話說回來,誰能跟臉書搶奪手機用戶的時間?又有誰能夠在臉書壟斷的Mobile帝國中,找到生機?這是台灣媒體經營者們,必須深思的大哉問。

 

畢竟,我們共同的敵人,只有一個。

 

延伸閱讀:韓荷麗:爭取台灣新創舞台,在國際間卡位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