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可以從「中丐互憐」看到的機會

·4 分鐘 (閱讀時間)

最近,中國有一種網路相關產業的戲謔詞彙,叫做 「中丐互憐」,當然它是對應「中概互聯」一詞而來的,形容過去那段網路相關產業紅紅火火的盛況,如今居然成為如過街老鼠一般,令人不勝稀噓。雖是戲謔,但是或多或少反映了中國網路科技產業的現況。

過去中國以龐大內需市場透過網路科技業的興盛吸收了太多國際資金,大家賺得不亦樂乎。如今,大陸改弦易轍,認為在過去寬鬆制度下對企業過度縱容所衍生的問題必須矯正,因此近來頻出重手抑制網路產業的發展,甚至認為網路科技並不是必要鼓勵的行業,大陸官媒更進一步批網絡遊戲為「精神鴉片」,造成騰訊等公司股價急跌,之後,大陸又推動共同富裕政策,要求企業「自願公益捐贈」,也是以網路巨擘為目標。《財訊》統計,這波中資股蒙受的政策風險,自2021年股價高點迄去年8月中旬,至少蒸發了1.9兆美元市值。

寫到這裡,相信大家都跟我一樣好奇,2019年全球市值排名前10大企業中國可占兩席,但到2021年末居然連1席都不剩,為何中國要重拳打擊明明可在全球網路科技業吸引資金的企業,難道是錢賺太多嗎?難道是一句「精神鴉片」就可以解讀的嗎?

日前英國智庫「經濟和商業研究中心」(CEBR)發表年報,預估2022年全球經濟產出將首次超過100兆美元,而中國將於2030年取代美國成為第一大經濟體。我的想法是,中國想要成為第一大經濟體,如果仍然採老二主義、學美國網路科技一樣發展的路數,是不可能達成的!

你可能會認為,中國有全球最大的市場,其網路創新更是活蹦亂跳,為何不能?在過去的網路發展史,美國有搜尋引擎,中國就有;美國有社群媒體,中國就有;美國有串流影音平台,中國就有,基本上也就一抄二研的老二主義概念,這是完全正確的策略,只不過,當中國想取而代之當老大時,她開始發現數位經濟最重要有兩大基礎:一硬一軟,是她很難跨越的屏障。

一硬指的是半導體,美中貿易衝突的核心,其實就是半導體,美國不惜一切出重拳就是要讓中國的半導體發展受創。一軟指的是作業系統,無論是過去的個人電腦、智慧電視、連網手機,乃至於未來的車聯網,在在都需要作業系統。只是,放眼全球,主宰各式終端設備的,不是蘋果的iOS就是字母公司主導的Android,華為的鴻蒙系統能否成功仍是未定之天,能否走出國內又是另一回事。

中國打了一下算盤,怎樣做短期都很難有勝算,假設人民越來越依賴虛擬網路,中國就越受美國制約,想當老大,當然要想辦法與虛擬經濟漸行漸遠,至少目前是如此,而實體製造就是一個好的取代及發展方向。

大陸從2022年起全面執行「十四五規畫」,「十四五規畫」與「十三五規畫」最大特色的差異是一個注重服務業比重的提高,一個重視實體製造,可謂南轅北轍。在「十三五規畫」執行期間,大陸服務業比重明顯上升,相對地,製造業比重卻呈現下降趨勢,現今,中國有經濟霸主的野心,當然就有調整的必要。先進製造業包括什麼呢?半導體、電動車、電信設備,以及商用飛機等都是,要建立自主供應鏈,避免受制於他國,維持大陸強大的生產力,這就是一個方向的大轉變。

問題來了,台灣是網路應用所依賴的電子產品出口大國,當中國壓抑網路、數位電子相關產業發展,同時強調自己製造,對出口資訊電子產品數量屢創新高的台灣,影響真的是很大。我覺得我們不妨反向思考,當對岸壓抑數位內容等文化產業發展時,正是台灣本土數位內容相關產業翻轉的好時機?政府及相關企業是否該好好考慮如何做多?

(作者為科技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