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女孩變好萊塢食物造型師:酸甜苦辣都為人生堆疊風味

鄭郁萌
·8 分鐘 (閱讀時間)

金馬影展電影工作坊於11月中旬啟動,今年請來的講師有三位,《小偷家族》日本導演是枝裕和、《追殺比爾》的美術指導花谷秀文,以及食物造型師李宛蓉(Anna Lee)。


夾在兩位資歷超過30年的電影人之間,台灣土生土長、35歲的李宛蓉的資歷卻也不遑多讓,她是電影《丘奇先生》、Netflix影集《安眠書店》的食物造型師,更是《星戰:原力覺醒》導演J.J亞伯拉罕的多年私人廚師。

她在北投陽明山腳下長大,學的是電影。23歲時擔任《瘋台灣》的執行製作,負責的集數裡有兩集曾被提名亞洲電視大獎。2010年,當李安導演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在台灣尋找能講雙語的製作人員,她便順理成章進入劇組。

任何事,她都多做一點

調味是:你覺得差不多時,再加一點點,讓你更能掌握平淡無味與人間美味間,那條虛虛實實的線。

曾和李宛蓉合作《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美術指導廖惠麗回憶,她總是會比該做的事多做一點點。

當時她的職位是美術協調,工作內容極為瑣碎,從工作人員午餐、蒐集資料、幫外籍美術人員翻譯等,但明明是訂個便當就可以解決的事,她卻會今天找外燴、明天是桌菜、後天則是主題餐盒……,還全部掌控在預算內。

「她非常體貼,注意到有個挑嘴的外籍美術整天只吃潛艇堡,她說『台灣是美食天堂,怎麼能讓外國人只吃Subway!』」廖惠麗說:「她認為伙食影響工作心情,明明有很多省力的辦法,她總是會多做一點、多那一勺。」

雖然只是劇組裡的小螺絲釘,她的細心讓導演李安也注意到她,讓她到道具組學做食物道具。主角Pi(蘇拉.沙瑪飾演)漂流到小島啃樹根維生,當時主角所吃的樹根正是李宛蓉提議以牛蒡撒上海苔粉,做成青苔密布的樹根,簡直令人難分真假。今年她出書,李安也特別為她寫推薦語。

留學,在名店以工換食

高級餐廳前場都是美麗的模特兒,後場全是黝黑的非法移民。上流社會最華麗的廚房裡,廚餘桶也最大。

或許是樹根給予的勇氣,26歲時,李宛蓉決定前往美國,一面打工一面讀廚藝學校,同時投履歷找食物造型師助理工作,卻都石沉大海。她不死心,以無薪實習生身分進入洛杉磯高級餐廳米羅與奧立佛工作。

整整半年,她只能用工作換食物,每天工作8小時、一週烤600片餅乾,沒有一分錢,後來即使拿到工作簽證,也只有最低時薪每小時十美元。但當她做滿一年半後離職,這份經歷卻讓她的私廚工作應接不暇:「我的車都還沒停好,他們支票都開好了。」

當初她以工換食,身邊沒人贊同;但從這裡她看到了美國西岸的奢華與拮据、荒涼與美麗,也以此經歷得到私人廚師工作、並且奠定服務高級客戶的基礎。「如果我當初計較時薪,就不會有接下來的私廚工作。」她說:「此刻的『不好』或許就是為了未來的『好』打下根基。」

她記得,小學時聽父親說起自己的故事:在孤兒院長大,小學三年級就開始做飯給院裡的小朋友吃,因為菜不夠吃,必須懂得加重調味、將剩菜變花樣,才能讓更多人吃飽。

「他小學三年級在做菜餵飽別人,我還在公園裡滾泥巴!」李宛蓉半懂不懂,只知道料理等於成長,開始蒐集報紙上的食譜,以手邊最容易取得的材料做出看起來美味的食物。

學期末同樂會,同學帶洋芋片跟乖乖,她卻以妞妞珍珠圓罐頭,加上檸檬汁與蜂蜜做成「雞尾酒」,以吐司加上香蕉跟草莓醬做成「壽司」,變成班上的風雲人物。

因為不是正統廚藝學校出身、又學了電影,她的食物造型路也不走廚藝正統路徑,往往都是一點巧思、加上對色彩畫面的敏感度,以身邊唾手可得的材料,創造出新的路徑。

食物造型師做出道具不難,難的是必須能吃、好吃。而好萊塢更是被她形容成「飲食邪教大本營」,演員飲食禁忌多如繁星:吃素、無麩質、乳糖不耐是基本款,為了愛美,還要無油、無糖、無澱粉。

她接到的挑戰包括「做出美味的嘔吐物」,她必須把肉桂粉、泡軟的燕麥、楓糖漿、堅果奶打成咖啡色黏稠的液體,讓演員順利演出酒醉嘔吐戲。

或者,她必須要做出看似生蠔跟魚子醬給吃素的演員吃。於是她用木薯粉包裹黑芝麻餡後蒸熟,放在蚵殼裡就是以假亂真的「生蠔」;或是把黑莓籽浸泡在咖啡裡,放在餅乾上,就跟魚子醬有九分像……。

食物造型師這行,多得是各種不可能的任務,但她的堅持是:「至少集滿十個Yes才能說一個No,而這唯一的No,也要先想好替代方案再說。」她說,這也適用於任何職場,真的辦不到的事先找好備案,對方反而還會欣然跟你訂定妥協計畫。

太害羞,易被當沒能力

謙卑與自卑只有一線之隔,「不大方說出自己的想法」,跟「沒熱忱、沒想法」只有一線之隔。

但在頭角崢嶸的好萊塢,身為唯一的台籍食物造型師,她也有相當大的文化衝擊:「台灣人通常不主動說出自己的想法,就算說,也都是做十分講七分,這叫謙虛。」但她的美國老闆卻提醒她:「在好萊塢太害羞,只會被人認為你沒能力。」

「我們以為的謙虛,其實是他們眼中的沒熱情。」她說:「你的每一勺都要告訴他們為何而下,甚至給他們參考圖片看,就會越來越有能力跟人介紹。」

當她第一次當星戰導演J.J亞伯拉罕的私廚時,座上有史蒂芬.史匹柏、喬治.盧卡斯等人,酒酣耳熱之際,女主人請她出來跟客人介紹菜色,她毫無準備,一面掛心著爐裡的烤雞,吞吞吐吐的對座上賓說:「呃,大家好,我準備了……沙拉、馬鈴薯,等下還有烤雞……謝謝,請慢用。」

那是她入行第二年,糗得想要直接鑽進地洞。卻沒想到因為手藝精湛,還是被留下來當了多年私廚,只是亞伯拉罕太太直到三年後,才敢再找她到餐桌旁向客人介紹菜色。

壞經驗也能是人生養分

炒過的菜都會留下「鍋魂」,煎完牛排的鍋接下來做法式洋蔥湯,味道會比乾淨的鍋更有層次。

第二次的座上賓有班.艾佛列克、U2主唱波諾。這次她詳細介紹了菜色搭配邏輯、健康考量、中間安插幾個小笑話,賓主盡歡。

「不論多蠢的路都不會白走,再不愉快的經驗都是養分,是下一次進化的可能。」她說。如果將人生譬喻成料理,而人就是承載無數酸甜苦辣的鍋,每次烹煮無論成敗,都能留存鍋魂,替未來堆疊風味。

當她在電影《丘奇先生》擔任食物造型師,劇情需要製作扁豆湯。導演本來提議用罐頭湯即可,但李宛蓉卻本著「多一勺哲學」,一早起來熬雞湯、勤勤懇懇用香料燉煮許久。直到拍完,導演喊卡,女主角端著空碗走近她:「能再給我一碗嗎……真好吃。」

「她已經拍了好幾個小時的喝湯戲,好萊塢明星又重視身材,不會多吃非劇情需要的食物,妳能讓她再來一碗,真不容易。」劇組人員告訴她。

那碗多盛的湯,那句「好吃」,是她在好萊塢打拚十年裡的神奇時刻。

更多商周文章
做對五件事 你就是老闆愛將
四面楚歌的螞蟻,誰造成的?中國在24小時內,擋下人類史上最大IP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