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川粉的王子症候群

廖元豪
·3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總統大選投票結果大勢已定,拜登無論在普選票數或選舉人票數都以相當大的差距擊敗現任總統川普。然而,此時卻讓我們看見了百年難見的兩個怪現象。

一是川普始終不認輸,甚至不承認自己「目前」的計票結果遠遠落後。他在欠缺證據的情況下,指控選舉舞弊,說郵寄投票充滿錯誤與作假,還要發起訟海戰術,在各個爭議州大打官司。更扯的是,他還阻撓正常的政權交接準備,扣住各國致送給拜登的賀電。這些表現,不但沒有風度,更是標準的賴皮,殊難想像出現在任何一個國家的領導人物上。

另一個是台灣的「川粉」。台灣的網路上有一大批立場偏綠的人,只因為川普會用最粗魯的方式咒罵中國,又給了台灣許多口惠,就成了鐵桿川粉。荒謬的是,當美國各大媒體認定川普即將輸掉選舉時,他們不但自己崩潰,還四處出征,咒罵任何對川普不利的說法,擠爆國內外各個網站。甚至AIT與美國《紐約時報》都成了受害者,逼得外交部出來瞎扯說這些有名有姓的民進黨支持者乃是「機器人」。

川普與台籍川粉的行為模式就像小孩輸了比賽,躺在地上哭鬧賴皮,指天罵地。他們不肯面對「輸」這件事,而且還編造各種謊言指控別人作弊。當有人想勸諭他們時,他們就抱怨人家「不支持我」。川普正在秋後算帳,把他認為「不夠挺我」、「忠誠不足」的機關首長開除掉,以為報復。

台灣川粉呢?早已被認證製造假消息的大紀元、新唐人等媒體,只因為它們敢無視事實而說「川普領先」,就被台灣川粉熱情引用;《紐約時報》報導大紀元如何造假,就遭到台灣網民漫天蓋地的攻擊。這些幼稚的行徑就是俗稱的「王子病、公主病」現象。

基本上,會被認為有王子病或公主病的人,大致有一些特徵:極度自我中心且欠缺同理心,只聽得下好話,而且世界都必須繞著他們轉。在此同時,這些人實際上又很脆弱,不願面對壓力與挫折。所以,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

川普與台灣川粉的行為模式都很相似,但最大的差別是:川普是直接利害關係人,而且是有本錢耍王子脾氣的人。台灣川粉則是同樣自憐,同樣脆弱,同樣輸不起。問題是,這是美國總統選舉,你的憤怒與崩潰都完全無法影響結果。出征美國媒體只會讓人覺得莫名其妙。另一方面,台灣川粉沒有川普的實力可以賴皮,也無法在網路以外的現實世界去征服其他國家。所以只能崩潰,在自己看得到的空間呼天搶地,然後遷怒每一個「讓」他們的人。

美國最大的王子病患者即將被換掉,算是美國不幸中的大幸。台灣有千千萬萬的王子病、公主病患者,不知道還會發作多久。但無論如何,他們需要的是真話、教育與治療,而不是假話堆成的安慰,國家政策更不可被這些人牽著鼻子走。但願王子病的美國帶頭大哥下台了,台灣川粉也可以在夢碎之後回歸正常世界。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