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恐列匯率操縱國 央行淡定

洪凱音、王玉樹/台北報導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銀行總裁楊金龍表示,根據美國匯率操縱3項標準,台灣今年確實有可能被列入名單。(劉宗龍攝)
中央銀行總裁楊金龍表示,根據美國匯率操縱3項標準,台灣今年確實有可能被列入名單。(劉宗龍攝)

中央銀行總裁楊金龍昨赴立法院財委會進行業務報告時,立委質詢關注焦點是台灣將遭美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楊金龍坦言,「有可能」,但即使列入其中,楊金龍強調:「不至於有立即影響」,不必太過擔心。」

楊金龍坦言 無立即影響

美國財政部「美國主要貿易夥伴外匯政策報告」預計4月發布,若以判斷匯率操縱國的3項標準來看,包括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經常帳順差超過GDP的2%,以及匯率干預金額占GDP比重超過2%,台灣3項評估標準全部達標,台灣將被列為匯率操縱國。

不過,楊金龍認為,新冠肺炎疫情爆發、遠距商機龐大,對我國資通訊產品需求大增,不是因為匯率因素,加上全球央行QE政策,導致資金全球流竄,又有陸美貿易戰非常態影響,因此,美國這3項標準恐怕無法適用。

央行外匯局補充,去年疫情爆發、陸美貿易爭端等「特殊」因素,讓台美關係更為緊密,尤其在半導體供應鏈上成了重要戰略夥伴,非匯率報告、3項檢視標準所能衡量。

楊金龍強調,央行與美國財政部有順暢的溝通管道,即使疫情干擾,還是可以透過視訊溝通,央行也會向美方反映,這3項匯率操縱國的檢視標準,不適合美方用來衡量當前貿易夥伴的經貿與匯率政策。

疫情等因素 與美可商量

楊金龍進一步解釋,台灣去年對美國貿易順差達299億美元,確實超過200億美元匯率操縱國的判斷標準,原因是陸美貿易戰帶來的轉單效應,再加上新冠疫情爆發後,美國對台灣資通訊產品、半導體需求的殷切,特別時期的狀況並非匯率關係,楊金龍認為「這是可以商量的」。

楊金龍再表態,美國聯準會基於法定職責實施QE,外溢效果改變全球資金移動方向,鉅額資金流入小型開放經濟體;央行因應國際資金大量流入我國,對我國金融市場穩定造成很大威脅。

楊金龍強調,「各國央行QE是我們的挑戰」,央行適時匯率干預、維持金融市場穩定,與美國實施QE相同,都是為了達到各自央行賦予的法定職責,楊金龍說:「從我的角度來看,央行為了盡職責、以貨幣政策為工具,這不叫匯率操縱」。

台美順差大 經部稱互惠

對於台灣可能被美列入匯率操縱國回應,經濟部昨表示,台美兩國貿易順差部分,是供應鏈互惠互利的合作結果,而非競爭關係。政府會透過各種管道與美方溝通,除了說明貿易順差議題,也將向美方表達,兩國之間的供應鏈整合與合作,像是在半導體、5G、電動車等重點產業的高度合作下,對兩國的經濟利益都有正面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