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正在消失的自由

陳復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亞洲週刊》是全球華人知識分子都喜歡閱讀的新聞週刊。綠營政治人物很喜歡稱讚吾師韋政通教授,總說他在白色恐怖時期願意著書立說反抗國民黨統治,深具有「異端的勇氣」,其最後一本著作在生前一直不能出版,甫過世就被冠上《異端的勇氣》獲得暢銷熱賣,殊不知韋政通教授生前每個星期最愛讀的雜誌就是《亞洲週刊》,因為這本新聞雜誌不隨時事浮沉,站在華人知識分子的觀點,深度關注與評論全球政經局勢的發展,在當前充斥腥羶色的新聞中實屬難得。

沒想到這本被大陸當局境內查禁訂閱的新聞雜誌,在香港如此艱難的處境中一直堅持秉持著中道原則來辦雜誌,當年曾支持台灣黨外運動,常從正反兩面角度來評論包括大陸在內的時政,未曾獲得民進黨政府的絲毫讚許與支持,卻因為其最新一期拿蔡英文總統作封面,用電腦合成身穿太后袍來當主題,標題寫著〈綠營新威權主義現象,台灣民選獨裁幕後〉,內文採訪民進黨創黨元老張俊宏、林正杰、前總統陳水扁與前副總統呂秀蓮等人的看法,就被民進黨發言人顏若芳稱作該雜誌立場親共,專為北京政府喉舌,這是否跟現實有太大的落差?

《亞洲週刊》作為一家來自香港的國際媒體,直到今年底為止,新聞報導都常出現「中華民國」這4個字而沒有加上引號,這可看出大陸當局基於「一國兩制」的政策,只能尊重香港的言論出版自由,卻反過來被民進黨解釋成該媒體「長期支持一國兩制、打壓香港民主自由」,生活在香港如果不尊重「一國兩制」,就如同生活在台灣如果不尊重中華民國,其憲政或法律相關秩序該如何獲得維持?這家媒體正基於香港的言論出版自由,訪談綠營政治人物來討論現任中華民國總統的治績,卻反過來被視作親共,其邏輯著實令人費解。

在台灣當前緊縮的政治環境中,批評政府會引發麻煩,這已是人盡皆知的事實,因此多數知識分子已習於噤聲。但綠營政治人物誰不知道言論自由被打壓的痛苦?怎麼會當自己執政後,就用盡各種手法效法當年的國民黨,合理且合法壓縮言論自由的空間?現在不只中天新聞台被關了,繼大陸童書繪本《等爸爸回家》被查禁後,更傳出明年2月1日起,台灣出版由大陸出版社授權的書籍,都需先向文化部申請許可,取得書號才能出版。當台灣要恢復我童年時期偷讀禁書才能得知大陸出版品的景況,這難道不是「白色恐怖」重新來臨嗎?

《亞洲週刊》作為境外媒體,不隨著歐美主流媒體反中的主旋律起舞,關注台灣言論自由正在實質緊縮的處境,這是雪中送炭的義舉,政府不應再禁《亞洲週刊》在台灣的發行,畢竟民進黨不能只允許我們有批評共產黨的自由,卻不允許我們有批評民進黨的自由,當民進黨採取跟共產黨相同的作法,並使得我們批評民進黨跟批評共產黨其內容沒有什麼實質差異時,我們就會很遺憾發現:這兩個政黨在不同時間點雖然都徹底打倒國民黨了,卻始終沒有遵守承諾,還給我們本該擁有的思想自由,這最終會變成接受誰統治,到底又有什麼差異呢?(作者為國立東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兼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