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為美中戰火添油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第三份《歷史決議》,與藉批判錯誤以確立毛、鄧地位的前兩份歷史決議相較,除未直接批評過去曾犯錯誤,更強調共產黨不斷鬥爭方得進步的成就,並藉由毛、鄧、江、胡一路「站起來、富起來」的繼往歷史,舖陳習近平「強起來」的開來論述,在建黨百年時機,確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其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總舵手的地位,習近平已為自己鋪好了長期執政之路。

今年中國先有「美國沒資格居高臨下同中國說話」,後有「地球夠大,可容中美各自和共同發展」的宣示,除「東升西降」機遇之助,一個聲望在高峰且幾乎要長期執政的習近平,面對內外政治分裂、身心似有狀況且民調支持率不到4成的拜登,顯有高度自信。

拜登就任後,美中接觸的目的由顛覆中國體制轉變為建立護欄,防止競爭變為衝突;在兩岸政軍經實力向大陸大幅傾斜下,雖然習近平「牢牢把握兩岸關係主導權和主動權」,但也深知「台灣問題」的形成和地緣戰略利益密切相關,武力統一必遭國際干預,即使成功亦難收服台灣人心。在邁向習時代高峰且可能長期執政下,雖「願以最大誠意、盡最大努力爭取和平統一的前景」,但「台獨」仍是最大變數。

「拜習會」前,王毅在與布林肯的通話中要求美方明確反台獨,不無希望拜登能就此親自表態,但拜登「反對片面改變台海現狀」的回應,使得習近平「台灣當局一再企圖『倚美謀獨』,而美方一些人有意搞『以台制華』十分危險,是在玩火,而玩火者必自焚。」以及「如果『台獨』分裂勢力挑釁逼迫,甚至突破紅線,我們將不得不採取斷然措施。」一席話,除要求美國約束台灣別迫大陸動武,也充滿不惜為此與美國一戰的警告意味。

拜登在會後回答媒體有關台灣的問題時,一句「It's independent」被台獨支持者解讀為拜登認為台灣是「獨立」的而興奮不已,事實上緊接在後的「It makes its own decisions」,說明「independent」是指台灣是「可獨立做決定的個體」,並非指台灣是「獨立的國家」。之後他再度強調「They have to decide, they Taiwan, not us…let them make up their mind」,顯然拜登的立場是台灣要為自己的未來做決定。但話雖如此,美國對台灣真做出其不支持的決定後會如何回應,仍將基於對自己利益的算計。

拜習會後美中對抗雖暫降溫,但兩岸問題也搬上檯面成為美中關係發展的關鍵變數。台灣宣稱改變現狀的是大陸,卻不斷進行被視為切香腸式「隱性台獨」的強化台灣本體性與去中國化,及灌輸仇中抗中意識的內、外宣認知作戰,為兩岸甚至美中可能的戰火添加燃油。當前執政者有無期待美中矛盾加劇以漁翁得利的企圖?或擁有利用美中矛盾左右逢源的智慧?還是根本無技可施只是兩強的棋子?歷史會給答案。(作者為駐美國軍事代表團前團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