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疫情趨緩 輝瑞新藥試驗招嘸人 國際藥廠依貢獻度配貨 恐搶不到優先訂單

·2 分鐘 (閱讀時間)
疫苗及新藥是對抗新冠病毒兩大利器。圖為台北市花博公園大型接種站22日施打量能全開。(杜宜諳攝)
疫苗及新藥是對抗新冠病毒兩大利器。圖為台北市花博公園大型接種站22日施打量能全開。(杜宜諳攝)

新冠肺炎疫情進入下半場,搶奪新藥成為主戰場。繼國際藥廠默克(Merck)之後,輝瑞的新冠肺炎新藥9月也找上台大、亞東、中國附醫、台中榮總、高雄長庚等5家醫學中心,預計在國內收250名個案進行第三期人體臨床試驗,不過,專家指出,研究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收到個案,原因就是沒疫情,何時能取得期中報告,目前還是一個大問號,而國際藥廠會依貢獻度配貨,若國內無法收到個案,可能還是搶不到優先訂單。 

默克藥廠已於今年7月與台大醫院、部立桃園醫院合作新冠肺炎藥物的第三期人體臨床試驗,預計今年第4季將有初步結果。而輝瑞的新冠肺炎新藥也找上國內5家醫學中心進行研究,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感染管制中心副院長黃高彬指出,最近國內疫情趨緩,研究面臨收不到個案的窘境,何時能夠完成試驗、取得期中報告,目前還是個未知數。 

前疾管局長蘇益仁分析,現在國內進行臨床試驗有一大難題,那就是沒有疫情,「防疫做太好,不利臨床試驗收案」,雖然參與藥廠臨床試驗,確實能增加藥物的優先供應機會,但藥廠也會依貢獻度配貨,若國內無法收到個案,還是可能搶不到優先訂單。 

而缺乏受試個案,只是導因於一時的疫情,國內新藥研發,卻存在長期缺乏具規模動物試驗中心的根本問題,國衛院副院長司徒惠康指出,台灣缺乏靈長類實驗中心,導致藥物實驗只能拿小鼠進行,但畢竟小鼠不是馬來猴、恆河猴,因此很多研究都無法達到產業化的目的,導致許多疫苗、新藥開發虎頭蛇尾,無法產業化。 

蘇益仁指出,「台灣生技從研發到成為產業,中間有很大的問題,因為政府沒有長久的預算支持,讓還在學步的單位沒辦法長久走下去」,我國無論是在疫苗、藥物,切入研發的時間都太慢,新藥或疫苗一條龍的產業因牽涉很多資金與人,實在難與國際大廠競爭,台灣比較適合從事單一領域的研發,例如培養細胞株、研發佐劑等,「這些都是疫苗研發中很重要的原料」,既然做不到產業一條龍,不如專注單項研究,打入國際大廠的供應鏈比較實際。

我嚴防新冠肺炎
新變異株「Delta+」 國內未檢出
第13輪開放混打 AZ第2劑恐現棄打潮
抗體雞尾酒療法 變異株中和效果更佳
盼早日復業!酒店業者喊「防疫設備已備好」
清冠二號降5成重症死亡 陳時中:成本較低也方便

相關新聞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