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疫情危機正是檢驗全民防衛動員的好機會

·6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王臻明

近日因為華航諾富特飯店的群聚感染事件,導致台灣的疫情加遽,已進入全國第三級警戒的狀態。股市因此出現大幅震盪,讓人心極為浮動,在擔心疫情進一步失控下,民眾大舉搶購民生物資。此時部分縣市又逢乾旱,正在分區輪流供水,不料台電又接連兩次,因電廠與電網的故障,無預警大規模停電。讓台灣人首次體驗到了停水、停電、經濟動盪、不敢外出、民生物資短缺、謠言四起的情況,也算是經歷了一場逼真的小型臨戰演習。

我們的救災動員體系並不完備

台灣雖然號稱備戰六十餘年,但早就是個承平富裕的社會,久不聞戰事。不止後備動員系統問題叢生,每年的萬安演習為了避免擾民,都是分區舉行,於短時間內施放防空警報,進行人車管制,儘量在二、三十分鐘內結束。災害搶救也以定點演練的方式,進行最小規模的動員。多數民眾不止不清楚住家附近的防空洞在哪裡,難以想像真正面臨戰事時,會是什麼樣的情況,更不知道如何應變。整個社會的救災動員體系,並未經歷過真正的考驗。

以這一波的疫情來看,醫療資源最豐沛的台北市與新北市,在確診人數突破上千例後,就已經開始吃緊。台北市更宣布將召回退休或離職的醫療人員,以彌補不足的人力。但如果真的爆發戰事,身為政經中樞的台北市與新北市,勢必受到最猛烈的敵方空襲,傷亡人數恐怕將會是目前的十倍、百倍以上,很明顯現有的醫療體系無法負荷。到時候全台灣大規模的停水、停電,絕對沒有辦法在幾個小時內修復,電信系統恐怕也會無法正常運作,很有可能在戰爭告一段落之前,都將處於這種全面癱瘓的狀態。

到時候股市不止崩盤而已,應該會無法開盤交易,大半的交通線與生產線接近停擺,青壯勞工換上軍裝,依動員令編成後備部隊,準備上戰場。民生物資樣樣短缺,卻已經沒有超市可以補貨。由於情況一片混亂,缺水缺電,政府平日可以使用的電視、廣播、網路等政令宣傳管道全部中斷,於是謠言四起,甚至有不法份子開始趁火打劫,讓人人自危,更為恐慌。情況隨著戰火蔓延而越來越惡劣,最壞的情況是戰況不順,社會秩序崩解,城鎮飽受戰火蹂躪,百姓必需要在斷垣殘壁中掙扎求生。

因此我們可以知道,台灣過去的準備是絕對不夠的。這次的疫情、限水、停電等小規模災害,與真正的戰時情況相比,只是微不足道的情況。面對國際情勢快速轉變,美、中兩國交惡,解放軍近來正不斷升高軍事挑釁的層級,已讓台海情勢陷入緊張之中。國軍開始針對過去後備動員系統的弊病展開改革,立法院則三讀通過《國防部全民防衛動員署組織法》,設立全民防衛動員署,以整合所有的後備動員工作,為可能的危機作準備。而這次的事件,剛好讓我們清楚地瞭解,全民防衛並不只是召集後備軍人,編成作戰部隊那麼簡單。

這次災疫只是未來更大戰事的預演

如何在戰時快速擴張醫療能力,並持續救護一般民眾,將是穩定民心的重要關鍵之一。因為承平時期的消防救護體系與醫療院所,很明顯無法應付戰時可能出現的大量死傷,而軍方所開設的各級野戰醫院,卻又必須處理在第一線作戰負傷的士官兵,難以收治一般民眾。政府是否有一個醫療人力動員計畫,並儲存足夠的醫療物資,以應付這種情況?還是一樣只是紙上談兵?

在長期斷水、斷電下,要如何維持民眾最低限度的生活需求?如何將乾淨的飲用水送到民眾的手中?如何建立最基礎的通訊管道,讓政府的政令可以傳達給基層公務員與一般民眾,以減少恐慌。如何確保最低限度的金融流通,甚至是民生必需品的生產與配給。這些在有水、有電的情況下,看來都不是什麼問題的問題,在戰時卻攸關民眾的生死與整體的士氣消長。

更不用說最為重要的糧食與燃料,要如何在交通系統嚴重受損的情況下,即時分配給二千三百萬人,將是一個無比巨大的工程,這不是目前公務單位或超市物流可以負荷的。甚至在極端的情況下,如何確保糧食的運送安全,維持最基礎的安全與秩序,恐怕也不是警政單位有辦法應付的。因為除了不法份子可能會聚集滋事外,也不能排除會有敵方滲透的人員,想要伺機攻擊重要設施,或以謠言煽動一般民眾,破壞並削弱台灣社會的抵抗意志。

台灣在戰時要面臨的挑戰,絕對不會是小區域,單一情況的危機,而會是全台灣都受到攻擊,各種問題同時出現的嚴酷考驗。這也是為什麼這個後備動員單位的名稱,會被國會改為「全民防衛動員署」,特別強調全民防衛的概念,因為必須動員全國的力量,才能面對這種大規模危機。政府要瞭解戰時的情況會有多麼艱難,必需做最萬全的準備,全民防衛動員署成立後,絕不能只是被動彙整過去的後備動員工作,而是要積極朝全民防衛、整體動員的方向規劃。

就廣義的全民防衛而言,任何力量都該納入

這個法案在審議時,曾有立委質詢國防部長,是否曾考慮全面動員民力,納入過去在重大災害發生時,發揮不少功用的宮廟組織與附屬慈善團體,而引起媒體的報導與討論。就狹義的後備動員來看,這些組織團體當然不屬於國防戰力的一環,但就廣義的全民防衛來說,能安定民心、協助百姓的任何助力,都應該是政府積極去運用的生力軍。只是如何將這些人手,納入動員計畫中,就有待全民防衛動員署正式掛牌以後,仔細思考與計畫了。

當然,這些準備工作牽扯到政府的各個部門,從醫療衛生、警政消防,到經濟生產、糧食物資等方方面面,不是國防部底下一個三級單位可以處理的,需要跨部門來統籌。但全民防衛動員署有義務要動推動這些工作,並提供各個部門建議,因為政府的其他單位,平日很難有戰時準備與動員的概念,有賴軍方主導協助,這將是全民防衛動員署未來不可推卻的重要責任。

作者關心國防與地緣戰略議題,軍事專欄作家

更多思想坦克文章

十七條協議70年後:西藏是怎樣淪陷的?

中國強推疫苗外交,為的是哪椿?

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