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鴕鳥戰疫

楊艾俐
中國時報
儘管美國有不少聲援,但WHA仍然拒絕台灣。(圖/WHA)
儘管美國有不少聲援,但WHA仍然拒絕台灣。(圖/WHA)

世界衛生大會(WHA)日前以線上方式舉行,台灣未受邀參與,雖然事前美、日等8國口頭支持我國參加,但未化為提案,實屬遺憾。其實這次防疫,台灣打了大勝仗,而且未來還有很多國際空間可揮灑,不必執著於進入一個國際組織。

台灣目前為止,確診人數少,病逝的人更少,比起美國、英國、義大利,真的有如公衛奇蹟,陳時中領軍的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功不可沒,但是主要關鍵是國人的謹慎,絕大部分人很早都戴上口罩,避免擁擠場所,縱使那時還不知道很多新冠肺炎是無症狀傳染,這是保護他人、保護自己的好習慣,值得各國參考。

其實台灣可供國際參考的是:一、資訊絕對及時、透明,每天下午有記者會公布最新資料,讓民眾不會以訛傳訛。二、對接觸帶原者的徹底追蹤。

其他做法,國際能借鏡的真還不多,而且會成為負面宣傳。例如被發現確診的人,政府詳細公布他的足跡,然後馬上被網軍起底,約會、看電影,甚至去舞廳,彷彿在身上印上紅字,種種政府和民間行為嚴重侵犯個人隱私,在很多國家都會構成刑法犯罪。此外,居家隔離的人受到政府電子監控、追蹤,當然有助遏制疫情,但在注重人權的西方社會行不通。而且到現在台灣政府和親綠媒體還使用「武漢肺炎」,讓國際人士覺得落後。

現在國際防疫談的是檢測率,是萬人裡有多少被檢篩,根據統計,目前我國萬人中,只有0.3人接受檢篩,不單落後南韓的1.4人、香港的2.2人,更落後美國的3.7人、德國的3.8人、西班牙的6.5人,我國政府官員常以普篩花費高,不符實際為由,又自創名詞「廣篩」(就是有人確診後,追蹤相關人做篩檢),都不算正確觀念。

國際上並沒有主張每個人都篩檢,而是最有可能感染的必須篩檢,如公共交通工具駕駛、警察、急救員、養老院、醫護人員,監獄、軍隊等,發現確診後馬上隔離。例如美國總統川普和副總統彭斯每天都要篩檢、隨扈也每天篩檢。必須群聚工作者如屠宰場工人也得每天篩檢,確診的人馬上被隔離,接觸過的人也要居家隔離,這樣可篩出無症狀的傳染者。和我國有了症狀再去篩檢,做法明顯不同。我國檢篩人少,確診人數當然少。

很多國際衛生專家都主張,這次流行只是第1期,今年秋冬還會捲土重來,最長還會達4年之久。我國政府不對高危險群做普遍檢測,猶如鴕鳥把頭埋在沙裡,裝作沒事,但總有一天還是會出事。

其實不進WHA,台灣此次防疫還有很多國際表現空間,例如推廣我國健保制度,廣邀國際衛生專家來台觀摩;參加國際疫苗發展平台,推廣我國疫苗製造能力,在疫苗發展及製造上再打一次勝仗。(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