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時代雜誌》

符芝瑛
·2 分鐘 (閱讀時間)

《時代雜誌》最新一期封面再度抓住我的眼球,我用自己的觀點詮釋了編輯以及設計者想傳達的訊息:畫面主體是一位紅髮女郎戴著幾乎遮住全臉的圍巾。今年新冠疫情以來,美國人為了應不應該戴口罩而爭執,甚至導致社會撕裂;幾個月前口罩缺貨,拿出身邊各種布類裹上遮住,對抗病毒,聊勝於無。現在雖然買得到口罩了,封面上紅髮女郎戴著大圍巾而不是口罩,象徵民眾情緒仍然恐慌,面對疫情再度爆發的危機卻莫可奈何。

封面標誌性邊框裡,用了藍紅兩個顏色,代表即將由紅色的共和黨川普,以及藍色的民主黨拜登角逐總統大位;畫面最下方,雙手合捧紅底藍星美國國旗,應該是想喚起大家的愛國心與急迫感。如何挽救國運垂危的美國?怎樣找回往日生活?封面正中的那個投票箱就是答案!

為了凸顯投票的重要性,編輯竟然大膽更改了《時代雜誌》的名稱,從TIME變成VOTE,呼籲大家踴躍投票!

在許多新聞傳播院校師生與媒體工作者心中,創刊近百年的《時代雜誌》一直是堅守媒體公正理性客觀標竿的聖山,也是我們仰望的對象,最近幾期《時代雜誌》勇於發聲,言所當言,為所當為,值得台灣媒體關注學習。

這幾天台灣為了中天新聞台或可能撤照,新聞鬧得沸沸揚揚,不具公信力的NCC被批淪為政府打手,企圖滅口所有不見容於政府的媒體,消音一切批評監督政府的聲音,國民黨及學者則以維護新聞自由為名,力挺中天新聞台。

歷史的列車其實開得並不遠,不久以前,在野的民進黨用新聞自由作武器,修理執政的國民黨,成效卓著;如今在野的國民黨用新聞自由對抗執政的民進黨,戰鬥力如何呢?我輩媒體人相信,新聞自由理當是民主國家的礎石,台灣花了數十年爭取到新聞自由,想不到竟然這麼快倒退嚕,愧對先賢,還有什麼顏面嗆聲對岸不自由、不民主?

《時代雜誌》這幾期的封面報導,讓我們看到一個媒體因何能夠走過百年,無論是哪個黨派執政,哪個總統坐在白宮,憑著良心公義,不懼權勢,該說的話就大聲說出來。在台灣乃至在全世界,只要任何媒體做到如《時代雜誌》一樣,都值得尊重捍衛。(作者為人間福報前社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