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看天下】美國對中政策清晰或模糊?

·3 分鐘 (閱讀時間)

拜登政府上台以來,對中國更加強硬,似乎讓很多觀察家跌破眼鏡,大選前,以為拜登上台比較好溝通的老共,顯然也大吃一驚,認為預期錯誤。

僅管共和黨政客還是批判拜登軟弱,尤其在氣候協定上,蓬佩奧認為:美國無需與中國合作,因為很容易失去美國能源自主權。

川普下台之前,對中國侵台的壓迫,以及對美國滲透,看在眼裡,當時華府鷹派就主張美國必需清晰表態,只要老共發動戰爭,美國肯定奉陪,主張戰略清晰者認為:「留下一種即使海峽爆發戰爭,美國不一定出兵保護台灣的懸念,反而會給老共嘗試機會」,但是,拜登政府很顯然不如此以為。

5月4日,英國《金融時報》一場座談會上,擔任美國印太事務協調官的康貝爾很坦率說:「實施戰略清晰,反而會帶來危險」,康貝爾認為戰略模糊,是長期以來,華府處理中國和台灣問題主旋律,主要目的就是維持尚未到攤牌時刻的氛圍,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華府不願意把話說死,那麼處在危險關頭的台灣,更需要自立自強,不能老想著靠美國,說白了,美國對台灣人護台的決心,還是有些懷疑,說實在,如果台灣人不為自己獨立付出,美國人何必為你的建國努力?

日本仇中親緒高漲

從台灣的最近統獨民調顯示,拒絕被中國併吞高達八成,但是很吊詭的是:台灣社會討厭中國的比率卻不高,這一點也隱藏另一種意義,若被中國武力強行併吞,反抗中共力量就不會太激烈,因為缺少情緒上動員。

再說,台灣的民族性過於柔順,這一點和日本或韓國很不同。5月4日,皮尤研究中心公佈一項調查,針對十四個民主國家,所進行仇中民調,結果令人大吃一驚,討厭中國冠軍是日本,亞軍瑞典,澳洲第三名,韓國第四,英國第五,值得一提的是:比起2002年同樣調查,過半國家討厭中國上升了50%,這數字證明了:二十年來,中國經濟提升了,但是在國際上的作風,越來越難讓人接受,問題是,台灣的感受,為何和其他國家差異如此巨大?

日本人和中國世仇,態度一向仇中,可以理解,瑞典是最近被中國外交戰狼修理,澳洲同樣與中國貿易戰爭沒完,問題是,台灣長期被武力恐嚇,仇中不應落在這些國家之後,除非台灣人罹患被虐待症候群。

我想到一個原因,台灣被灌輸中共不等於中國的印象,對中國同情超過其他國家把政府與人民視為一體,中國人選擇中共政權,當然要負擔選擇責任,否則就應該努力站起來推翻他。

中共努力要說服國際,老共打台灣是延續內戰,而美國則努力要把台灣從「兩個中國」泥沼中拉開,這個時候,台灣人不可以事不關己。

美國不會為了「兩個中國」淌戰爭混水,歷史上已經證明,美國更害怕,萬一戰爭開打,台灣內部一堆中國人要投降,這時候就很尷尬了。

美國兩黨已經表態:「台灣不屬於任何一個中國」,台灣是台灣人的,那麼自認自己是台灣人,就必需認真行使守護台灣責任,不需太擔心美國政策清晰或者模糊。


作者指出,台灣是台灣人的,那麼自認自己是台灣人,就必需認真行使守護台灣責任,不需太擔心美國政策清晰或者模糊。 圖/擷自公視新聞影片2020.11.13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