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籃球歷經20年黑暗期…無畏95%看衰 陳建州讓3.8萬人掏錢看「新職籃」熱身賽

楊竣傑
·8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暌違20年又將出現職籃賽事,由陳建州催生、強調主客場與專業經營的P聯盟,能否展現不同於超級籃球聯賽的活力,帶動台灣籃球新一波黃金世代?

新竹攻城獅後衛高國豪,運球加速閃過防守球員,作勢傳球卻忽然起跳出手投籃;在空中畫出拋物線的籃球碰框後,又輕巧地彈進網內,讓全場球迷振臂高呼,現場主播也不禁興奮大喊:「哇,這個傳球假動作,竟然是個幸運的三分球。」

這場比賽不過是今年新成立的職業籃球聯盟P.League+(讀音Plus league,簡稱P聯盟),第11場熱身賽,震耳欲聾的加油聲,已讓不少資深籃球迷聯想起當年進場支持職籃球隊的盛況。

今年5月,曾經是籃球國手的藝人陳建州,宣布將推動全新的台灣職業籃球聯盟,隨後臺北富邦勇士、福爾摩沙台新夢想家、新竹攻城獅、桃園領航猿四隊陸續宣布加入,賽季將於12月19日正式開幕。由於這是中華職籃聯盟(CBA)解散20年以來,國內首次出現職業籃球賽事,還沒開打就已廣受各界注目。

「台灣籃球歷經了20年黑暗期,大家真的等太久了。」在黑色西裝上別著字母P徽章的P聯盟執行長陳建州,接受《今周刊》專訪時,全程表情嚴肅地抱著籃球,完全看不見新聯盟剛成立的雀躍,因為他知道,橫在眼前的挑戰,才正要開始。

「黑暗期太久 只能彎腰請益」

找上竹科人拼上最後拼圖

今年43歲的陳建州,曾經也是個以站上職籃舞台為目標的熱血少年,但CBA在2000年閉館,他也遭遇十字韌帶斷裂的嚴重傷勢,無法實現在職業級賽場上發光發熱的夢想;即使日後以藝名「黑人」在演藝圈闖蕩,但始終不曾忘情籃球。

職籃解散後,中華民國籃球協會在2003年創設「半職業」性質的超級籃球聯賽(SBL),當年的國家隊主力選手陳信安、林志傑、田壘等球星皆參與競賽,成為台灣水準最高的籃球賽事。而陳建州也從「競技組」搖身變為「推廣組」,陸續擔任SBL台啤籃球隊與富邦勇士隊的副領隊。

但近年來,由於國內一線球星陸續被中國職籃聯盟以高薪挖角,再加上SBL各隊共同行銷、輪流實施主場日的賽制難以吸引球迷進場,陳建州在2017年與展逸國際行銷總經理張憲銘等好友成立寶島夢想家隊,與富邦勇士先後轉戰強調主場制度的東南亞職業籃球聯賽(ABL)。

雖然因大環境因素轉戰國際聯盟,但陳建州始終認為,只要妥善經營,以籃球在台灣的盛行程度,絕對足以支持一個職業聯盟。因此今年5月,他許下讓職籃重返台灣的生日願望,但在那當下,他對於具體該怎麼做,卻是毫無頭緒。

「就算你打過籃球,如果給你一個成立新聯盟的任務,你會知道從何開始嗎?」陳建州突如其來地拋出問題,隨後又自己搖搖頭說:「黑暗期太久,毫無前例可循,You have no idea(一點想法也沒有),只能彎下腰到處請益。」

不重蹈過去的覆轍,或許就是最好的起點。

陳建州向籃壇資深前輩請益後得知,當年的中華職籃聯盟董事長,是由各球團老闆輪值,由於彼此理念不盡相同,且誰也不服誰,導致發展策略無延續性,也未必能獲得所有球團支持,直接導致閉館的轉播權利金爭議,其實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得到啟發的陳建州因此決定,新聯盟不能再走職籃老路,必須公司化,且沒有社團法人才有的「會長」職務,並由自己擔綱執行長。初期為有效凝聚共識,決定先以4隊規畫,並落實主客場制度,由球團統包行銷活動與票房收益。

「我當時認為,碰上疫情,剛好可以讓球團老闆靜下心思考未來,也許願意聽聽我的想法。」他說。

但展開遊說行動後,陳建州遭遇到的卻是浪潮般的勸退聲,他望向窗外,語氣平淡地說:「9成5的人都不看好我吧,多得是警告或勸我別碰籃球聯盟,否則蹚了渾水後,只會千瘡百孔、萬箭穿心。」不過他笑稱早已習慣遭網友批評,在沒有得失心的情況下,陸續成功說服富邦、璞園及夢想家入列。

最後一塊拼圖,則由長期經營新竹科學園區的悍創運動行銷創辦人張運智,在百業皆受疫情衝擊下,向聯華電子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以及聯發科、義隆電等竹科大老和公司募資,成立攻城獅籃球隊,這股來自新竹的風,終將P聯盟吹上枱面。

熱身賽做出聲量

有望從內戰變國家對決

4支球隊到位後,接著就是成立公司,身為發起人的陳建州帶頭出資2千萬元,又找來風險投資基金Race Capital合夥人陳信生、電玩《吉他英雄》創辦人黃中凱等「矽谷台灣幫」籌資1千萬元,加上4球團各出資500萬元,組成資本額5千萬元、由陳建州和球團領隊組成董事會,共同決策的新創公司P.League+。

數據顯示,P聯盟自10月17日起舉辦的12場熱身賽,平均每場觀眾人數達6310人,總觀看人數達3.8萬人,YouTube轉播平均觀看人次也逾24萬,球迷進場意願與聲量成正比,替12月19日開幕戰打了強心針。

聯盟與民視及MOMOTV的轉播合約為「分層分潤」,聯盟分潤至少4成,可維持穩定收入;每場賽事裝20支高速攝影機,提供3D回放效果,也自製本土聯盟音樂,展現品牌特色。陳建州更透露,日本、韓國等職籃球隊都致電詢問加入的可能性,若疫情受控,預計2024年可加入他國職業隊,成為「國家對決」。

陳建州
陳建州

陳建州受訪後,臉上雖然掛著笑容與籃球合影,但他知道新聯盟的挑戰才正開始。(攝影/陳弘岱)

P聯盟
P聯盟

勢必與SBL搶市場

做出區隔、傾聽球迷是關鍵

P聯盟看似步上軌道,但外界「台灣已有SBL,為何還要新聯盟」的質疑聲卻沒停過,聯盟未來如何在有限的觀眾市場與SBL競合,和籃協之間又該如何互動,是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對此,陳建州的答案很簡單:「球迷就是市場,聯盟的發展,得由市場決定。」

身為唯一兩聯盟「通吃」的璞園籃球隊總經理陳信安則分析,兩聯盟有明顯市場區隔,「有人喜歡吃粥,有人喜歡吃麵,SBL主打年輕與球迷養成,P聯盟主打專業行銷及全主場制,兩聯盟難以比較。」

不過,曾參與SBL前十季轉播的體育主播田鴻魁認為,P聯盟勇敢踏出第一步,該給予掌聲,但要落實「傾聽球迷心聲」的宣示,才是關鍵,「球團如何好好經營主場,創造附加價值與客戶體驗,是攸關球迷願意進場的關鍵,更不會重蹈SBL一度連食物都不能帶進場、忽視球迷心聲的覆轍。」

雖然球季共48場賽事,但僅4支球隊對戰,田鴻魁認為P聯盟的另一項挑戰是「搶眼球」,因為職籃的對手不只有SBL,還包括已透過連結校友,成功培養出死忠球迷與賽事特色的高中籃球聯賽(HBL)及大專籃球聯賽(UBA),「搶曝光度外,還得搶預算有限的贊助商,P聯盟勢必得從各方面建立收視保證。」

運動賽事的收視率,奠基於高水準且勢均力敵的競爭,但田鴻魁直言,目前看來富邦勇士隊的實力明顯高於其他3隊,若實力失衡,對新生聯盟並非好事,「如果開賽前就可預測結果,球迷怎會願意進場或收看轉播?」他建議聯盟的5位董事應思考平衡球隊競爭力,鼓勵球員交易,創造話題才能延續熱度,「輸球留下遺憾,球迷才會期待下一季的表現。」

「如何培養對勝負的榮譽感,從小培養球迷觀賽習慣,更是P聯盟未來最大的挑戰。」富邦勇士總教練許晉哲認為,如何拉長線、讓球迷願意把娛樂經費花在欣賞球賽上,才是職籃永續經營的關鍵。

歷經7個月發想與籌畫,終於盼得開幕賽,但陳建州的挑戰才剛開始,外界正放大檢視他如何帶領聯盟,不重蹈覆轍又兼顧創新,讓職籃真正扎根,填補「失落的20年」。

P聯盟
P聯盟

P聯盟熱身賽每場平均吸引逾6千人進場觀賽,展現新聯盟話題熱度。(圖/P聯盟提供)


更多今周刊文章
勞動基金魔鬼交易!他遊走在一場場券商、投信高檔餐宴中,坑殺千萬勞工血汗錢…
女人存錢普遍比男人多?這要分婚前和婚後:後者在決定結婚那刻起開始會多存錢,只因他們嚇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