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網球重鎮盧彥勳:職業生涯最後的東京奧運奮戰決意

·9 分鐘 (閱讀時間)

提及台灣網球,就不能不提到盧彥勳。世界男子單打最高33名,一直以來都刻苦練與經驗取得當今名聲。東京奧運在延後一年後,來到職業生涯最後一刻的盧彥勳,要拿出最後的拼勁來到東京賽場。


在參加奧運前,盧彥勳打了生涯最後一場的溫網,並與球王喬科維奇合照。(畫面提供:盧彥勳)

「東京奧運就是我最後一戰!」從2001年投入職業網壇,37歲寶島網球一哥盧彥勳,原本還捨不得在球場上的生活。然而,受到疫情爆發東奧延後一年影響,全球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快速變化的許多不確定因素下,盧彥勳已經確定要把受傷保護排名(protect ranking)的最後一站安排用在東京奧運上,為他最愛的寶島台灣打完生涯最後一戰後,正式謝幕!

征戰職業網壇20年,奧運在盧彥勳心目中一直有特殊的意義,從2004年雅典奧運的懵懵懂懂到今年東京奧運,盧彥勳將第五度在奧運殿堂披上台灣戰袍出賽,他說:「這是我為台灣打的最後一場比賽,不能說是一個完美的ending,但我是真心真意感謝這塊土地上的一切,真心要為台灣打最後一戰,不管結果如何,我都不會帶著遺憾離開!」

2020年東京奧運,受到疫情影響而宣布延後1年,對盧彥勳的退役有決定性的影響。他說:「其實如果去年打東京奧運,當時原本還有打完後再看看狀況的想法,特別是當時已經慢慢把狀態調整出來,有感覺到慢慢已經恢復到接近昔日的水準,還沒有奧運後退休的完整想法。」


盧彥勳在2021年溫網征戰的休息一景。(畫面提供:盧彥勳)

但不料東京奧運宣布延長1年後,打亂了盧彥勳的復出計劃,特別是在這一整年看到全球因為疫情的變化,讓以往出國比賽都覺得理所當然的事,如今都變得複雜起來。

盧彥勳說:「主要是心理上變的跟正常很不一樣,以前出國可以來去自如,但如今因為疫情回台灣要隔離14加7天自主健康管理,你不僅要付出更多的時間成本,精神壓力也變的更大,因為你永遠不知道旁邊的環境是不是乾淨的,心情上永遠沒辦法鬆懈,這不是我想要的。」他也在這次的奧運中擔任台灣的掌旗官。


2020年遭逢新型冠狀病毒,盧彥勳還是每天維持固定訓練量備戰奧運。(畫面提供:盧彥勳)

同時,若盧彥勳還想繼續打下去的話,也得將面對更多的現實面,在疫情下也將更難解決,世界排名第680的盧彥勳表示:「因為疫情關係,外籍教練沒辦法來配合訓練,充其量只能用線上指導,同時,當我打完受傷保護排名可用的9站賽事後,除非比賽單位給我外卡(Wild Card),我甚至連挑戰級賽事都打不到,我必須重新從最基本的ITF賽事打起,再試著去把排名重新拉回來」

對此盧彥勳坦言:「不是我不願意從最低階賽事打起,但因為疫情關係,亞洲賽事幾乎都停擺,我必須像這次一樣一出門就要和家人和兒子離開超過3個月以上,以我現在這個年紀來說,這不是我想要的。」這也是盧彥勳決定把2021年的東京奧運做為職業生涯最後一站的原因。

在疫情環境下征戰,讓職業網壇球員倍感壓力,盧彥勳說:「大家現在都很疲憊,雖然職業賽還是一個接一個,而且賽事都採『泡泡方式』來維持選手的安全,但現在每天都必須面對病毒陌名的壓力,以前心情不好或壓力大或許還可以用出去走走來化解,但現在人不是在飯店就是在球場,對每個職業網球員的心理壓力都很大。」


盧彥勳父親盧慧源在2000年12月過世,至今盧彥勳每年都會回去父親的墳前送上鮮花。(畫面提供:盧彥勳)

從2001年投入職業網壇起,盧彥勳就屢屢創下台灣男網的里程碑。盧彥勳來自台灣新北市三重雞販之家,父親盧慧源靠販賣活雞養育家庭。但在2000年12月,父親突然心肌梗塞過世,對當時還未滿17歲,正準備要開始進軍職業網壇的盧彥勳來說,無疑是相當大的震撼。

然而盧彥勳仍在家人支持下咬牙,在2001年正式投入職業網球,創下了包括29座挑戰賽單打冠軍、2008年北京奧運打敗以後成為世界球王的穆雷(Andy Murray)、2010年溫網男單8強以及2010年11月1日世界男單第33,這些都已經成為台灣男子網球難以超越的「盧彥勳障礙」。


盧彥勳在2018年6月於法國開刀,2019年的賽季完全無法出賽。(畫面提供:盧彥勳)

但在職業網壇征戰20年,傷病跟盧彥勳也是如影隨行,2003年的肩傷一度危及職業生涯,2006年腰傷、2009年病毒感染,再到2016年手肘開刀,以及最近一次在2018年法網前決定因肩膀關節脣撕裂而動刀,加上復建時間長達9個月,整個2019年賽季全部泡湯。

一直到2020年1月的澳洲網球公開賽,盧彥勳才再度復出。只是隨後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讓他只打了2站賽事就停擺,一直到2021年2月墨爾本挑戰賽才再度復出,並開始備戰他人生的最後一戰─東京奧運。

與日本網球壇的相互砥礪

盧彥勳與日本網球員特別有緣,2005年第一次在澳網參加男雙就是搭檔日本球員鈴木貴男,成功打進男雙16強;職業生涯在法網參加過7次男雙賽事中,唯二次拿到的勝利就是2012年與添田豪合作打敗英國Andy Murray的哥哥Jamie Murray與澳洲Carsten Ball組合,另一場就是2021年法網搭檔西岡良仁拿下法網雙打的第2勝。

盧彥勳佩服日本網球員的精神意志力特別好,打球非常黏,在與日本網球員交手,沒到最後一球打完,都完全不能確定可以贏球。


盧彥勳2021年法網的男雙搭檔是日本新生代好手西岡良仁。(畫面提供:盧彥勳)

特別近幾年日本網壇也冒出許多實力相當突出的新人,盧彥勳覺得與日本網壇逐漸與國際接軌有關。盧彥勳分析,日本很擅常把國外的訓練方式慢慢吸收消化後,轉變成自己的一套訓練模式。

盧彥勳說:「日本球員依據一套SOP訓練下來,球員都比較不會出軌,球員的水平也不會差太多,當然或許球員的有些創意就會被限制住,但日本已經建立出許多企業將球員送到國外長期訓練的模式,這也是台灣未來應該要多加學習的地方。」

台灣在2021年6月4日,接受到來自日本124萬劑疫苗援助,當時盧彥勳法網期間,也特別在臉書上向日本致謝,他說:「在台灣疫情如此嚴峻之時,日本願意提供124萬劑的AZ疫苗幫助台灣! 雖然在國外,仍時時刻刻緊盯著台灣的疫情,希望大家同島一心,一起撐過難關。台灣加油!」盧彥勳感激日本的幫忙之餘,也時時惦記著家鄉。


盧彥勳在2021年的溫網,再度回到館內在2010年的比賽照前合照。(畫面提供:盧彥勳)

就像盧彥勳先前在2010年出版過的一本自傳「亞洲網壇球王:盧彥勳的堅持」中的書名,盧彥勳最令人尊重的地方,就是他一年365天無休的「堅持」。即便在2020年疫情期間沒有比賽可以打,他還是每天維持固定的訓練量,讓體重始終維持在72至75公斤,這對盧彥勳來說,已經就像是一個每天的固定儀式。

因為他更知道,在東京奧運前他還不能放鬆,盧彥勳說:「即便現在還是一樣全身酸痛,但我不想讓大家認為東京奧運只不過是我個人的最後一戰,或許五度參加奧運是一個不錯的紀錄,但奧運是所有選手心目中最崇高的殿堂,我依然會認真去爭取更好的成績,讓自己每天保持在最佳狀態。」

對於東京奧運之後的計劃,雖然不少人認為盧彥勳形象好、人緣佳,有進軍政壇的資本,但他說:「台灣的政治容易標籤化,當你一旦加入某一黨派,你就會被貼上那一個黨派的標籤,就沒辦法做你真正想做的事情,如果台灣的政治環境可以再單純一點,Why not?」

但其實在盧彥勳心中,一直有個夢,就是在台灣建立一個真正規模的網球基地,他說:「我還是打算在台灣,用我這麼多年在國際賽上所學到的經驗和精力奉獻在這塊土地上。台灣打球的人其實並不少,但常常在過程中浪費掉太多的時間和精力,我想去啟發更多的年輕球員,假若台灣能有一個優良的訓練場地和環境,我想台灣球員肯定會有更多的機會。」

台灣網球一哥,在用職業生命燃燒東京奧運的最後一刻前,仍然堅持到底。對於放下球拍後的未來,在他心中似乎也已經更篤定。


直到職業生涯最後一刻,盧彥勳依舊樂觀並堅持燃燒對網球的熱愛。(畫面提供:盧彥勳)

詹健全 [作者簡介]

台灣資深記者。1996年進入《大成報》後,從記者升至綜合組副組長;2001年轉至《麗台運動報》協助創刊;2003年進入《蘋果日報》記者再升至綜合組組長,現職為《麗台運動》新聞網站總編輯。主跑網球、足球、游泳、自由車和格鬥等項目,曾經親自參與2000年雪梨奧運、2008年北京奧運、1998年曼谷亞運和五屆世大運及2011年法國網球公開賽等實地採訪,採訪經驗年資達25年時間。

今日推薦奧運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