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羽球王者周天成:東京奧運能再與世界王者桃田頂上決戰?

·10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羽球一哥」周天成,憑著精湛球技與俐落步伐,在2019年時一度拿下世界第2排名。在遭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之下,周天成持續鍛鍊,並在2020下半年恢復參加比賽。瞄準東京奧運,喜歡日本美食與文化的他,滿心期待能再與世界許多好手對戰比賽,許多球迷也期盼——他跟世界第一名的桃田賢斗對決能再度實現?

延期一年備戰

東京奧運在2021年7月23日正式開幕,匯集全世界各體育項目的好手競技。其中男子羽球項目上,台灣男子羽球第一的周天成,與女子羽球第一的戴資穎,被認為是奪牌機會濃厚的兩位好手。

「在奧運比賽前,我們都在做模擬比賽,做更困難的訓練,希望精神力可以更集中。比賽耐打很重要,奧運當時下一定大家是全神貫注,長時間下不管體能跟精神都要準備」周天成說。

在2020年,全世界經歷一年多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波動,但面對疫情,周天成調適心態,對東京奧運依舊保持高度信心。周天成坦率地說「我想不只是我,其實所有選手都是一樣心態。雖然說多一年準備,但比賽數量也比較少」。

羽球選手要累積許多出國比賽經驗「以賽代訓」,爭取積分來贏得國家隊。但是在2020年3月後,因為疫情全球大流行,許多比賽都停辦,周天成回憶「以前一年可能都要打20多個比賽,但疫情那時有點回到高中時期,回到系統性地訓練」。透過閉關修練下,周天成潛沉半年後,於當年10月的丹麥公開賽復出。

「去丹麥那時,其實沒有其他台灣選手參加。但我們就認為,東京奧運一定會在疫情下舉辦, 早點適應那個狀態,好比說要(PCR)採檢或者是什麼」。周天成早早回到國際賽步調,邊配合做PCR,邊開始學習適應在疫情下的國際賽事。


出發前往奧運的周天成,出發前也做了許多模擬比賽。(周天成提供)

早日適應「後疫情」

其實在奧運之前,原先5、6月還有星加坡與馬來西亞的公開賽,但因為源自印度的Delta變種病毒擴散緣故,兩個公開賽也相繼延期或取消。進入2021年後,周天成只有參加泰國與中國廣州的公開賽。

「在泰國的時候幾乎每隔三天就要PCR檢測,我想三週做了十幾次有」,但他也提及「真的要特別注意身體的狀況,泰國比賽的時候,就真的有人確診,那位選手就不能比賽」。

然而,比賽當時也有許多突發狀況,比如有選手是陽性,到醫院反覆檢測後才確認是「抗體陽性」,因此本來是棄權,後來又回來賽場。周天成認為,其實疫情當下,很多狀況都不明確的,有不少選手沒做好保護,就被隔離14天。因此在比賽期間,就算是選手彼此也無法太多互動,每個國家的車都是分開行動。


出發前往奧運前,周天成都在位於台灣南部城市高雄的訓練中心苦練。(周天成提供)

在沒有比賽的期間,周天成也導入不同競技的訓練,比如田徑的一些爆發力技巧等,還有衝刺。在優秀的田徑選手傳授下,他也按照課表紮實苦練。

其中對於精神層面,周天成也很重視,「心態準備好,身體強度與維持比賽強度,練不同打法,不能一成不變。比較多是技術技巧,這是面對所有選手都管用的。技術修細下,如果對手有小動作也可以好好面對,保持很好心態」,他說。


2018年,周天成參加日本公開賽對戰中國好手林丹。(AFP)

談到東京奧運,周天成依舊興奮地說「當然是很期待,而且日本會辦得非常好的。」周天成從2011年開始每年都會去日本參加公開賽,尤其是第一年參賽時就擊敗了名將陶菲克,「他是我的榜樣,最後有戰勝他,是很棒的經驗!」

其中,目前世界第1的羽球選手桃田賢斗,也是周天成認為相當強勁的對手。事實上,桃田與周天成生涯對戰,桃田有著11勝2敗的絕對優勢,甚至不少媒體曾形容桃田是周天成的「天敵」。

但周天成認為,奧運是他從小的夢想,能跟世界各地的好手對戰,練球技,就已經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對於桃田,周天成說:「他真的很優秀,心理素質很棒,面臨落後永遠不會放鬆。我想也是日本的民族性吧,纏鬥力真的好」。其他包括常山幹太、西本拳太等名將也是他認為的好敵手。

周天成也認為,日本的強項是很容易吸取各國的優點,「你看他們總教練人選,男單是日本、女單是韓國,女雙是中國,混雙是馬來西亞」。他解釋,不同國家就會有不同想法、進步就很快「哪個項目哪國是專長,直接去加強就很有目標性」效果也會更立竿見影。

常來日本比賽的他,對於日本的乾淨與服務態度都覺得相當棒「(日本)會令人感覺舒服,做事上都很到位」。當然,周天成也有對日本也特別回憶:「第一次吃到沾麵,不知道吃法,覺得麵很乾,湯很鹹。是因為我把麵和湯,也就是沾醬分開吃,才會發生這情況。我還被學長調侃,之後我就深刻地了解沾麵吃法(笑)!」


2019年在參加日本公開賽時,周天成跟印尼名將陶菲克於路上碰到並合影。(周天成提供)

大器晚成的好手

目前世界排名第4的周天成,其實是位大器晚成的選手。1990年出生於台北的他,小時候就跟著父母一起打羽球,原先父母只是打興趣,但沒想到周天成愈打愈好。後來小學後開始加入校隊,開始拿下各項比賽冠軍。

小時候周天成的脾氣比較急,國中與高中教練也特別針對他的脾氣進行調整與更多訓練。在20歲時,周天成首次進入台灣前4名,首次入選國家代表隊,前往參加廣州亞運,當時世界排名66的他,一路打到8強才止步,但當時已經讓周天成聲名大噪。

隨後周天成也在世界各羽球大賽中持續獲得佳績,2014年拿下法國羽球公開賽的冠軍後,更是讓他世界排名升到第7位。終於在2016年時,才首度以26歲年齡參加奧運,但是在8強賽中敗給馬來西亞好手李宗偉,東京奧運也正是他在邁入30歲後的第二次奧運,相比其他選手,周天成才能比較晚才開花。


周天成自認非天才型球員,靠著一步一步不斷練習上來後,對於每個細節都極為認真。(周天成提供)

周天成認為,他不是那種天才型球員,而是一步一步不斷練習上來的球員。「我大概都會知道自己少一點什麼,多一些什麼。了解自己身體,如果身體有點緊,就會去要自己不會這麼緊張」。他認為天賦高的球員,有時能力與生俱來,但是一不小心成績跌落,狀態會掉得非常快,就是因為不知道如何面對小問題。

因此,周天成把自己定為成一種慢慢不斷小幅成長的類型,「100個小問題,如果慢慢做,半年變成只剩60個小問題,對我來說就是好的」。周天成後來常常找時間去指導年紀小的球員「因為他們可能前面5、6個羽球動作是對的,但第7個做錯,就整個錯了,我不希望他們這樣失敗就放棄羽球」。


信仰基督教的周天成,常常在教會中分享他的見證。(周天成提供)

自從2010年首度被遴選為國家隊成員以來,周天成心境也有很大變化,「以前是真的比較會生氣,一個誤判,一個動作不好就心情不好」。

2013年起,周天成也開始信仰基督教,「我用禱告讓心靈更平靜,看聖經、禱告、甦醒,重新再來、重新得力」。基督信仰成為他的日常,「不是比賽需要才找,而是隨時,好的是讚美,不好也是讚美」,他說。

久而久之,打羽球碰到挫折時,他就當作是上帝的考驗,周天成說:「就當祂在磨練我吧,主祂一定會有祂的作為計畫,就活在他的計畫中」。對於自己還能打奧運,他也認為是上帝安排,「祂給了我一個夢想,一個奧運金牌夢,這小學五、六年級以來的夢,還能持續著很好」。

這幾年,周天成也跟經紀人持續參加各種運動公益活動,將來他希望退休後,能繼續深耕台灣的體育環境,「日本的運動環境就很不錯,羽球企業聯賽對抗性也好,加上日本的企業都很支持」。他盼望將來台灣的企業也能更多投入體育產業,帶動整個產業提升,讓體育也變成台灣社會的基因。

從小跟著羽球一起長大,羽球對周天成來說彷彿是家人也是情人。筆者突然問他:「如果羽球是個人,你會想對它說什麼」?

周天成想了下回答:「羽球,我們相處這麼久,好像好了解你,但又感覺可以更了解你。但謝謝你陪伴我這麼久,但我覺得我們還可以相處很久,請你多多指教,跟我繼續努力奮鬥 !當然感謝主給我這麼好的夥伴,我想體育是最好的肢體語言,讓世界看到我們一起的努力」。

從小到大,從一而終,周天成對羽球,乃至對體育都是純粹而堅持,在東京奧運中同樣會看到他的那份真摯的狂熱。


將羽球視為是人生第一的周天成,對於羽球給他的一切也由衷感激。(周天成提供)

鄭仲嵐 [作者簡介]

nippon.com多語種部門記者、編輯。1985年生。畢業於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曾留學日本,喜歡搖滾樂與棒球。過去任職台灣的電視臺,現定期供稿給BBC中文、德國之聲中文與鳴人堂、關鍵評論網等台灣媒體。著書《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2020年,文藝春秋,台灣由親子天下發行),同時擔任樂團《The Seven Joy》吉他手,負責作詞作曲。

今日推薦奧運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