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職業足球夢」之39 日本堅定不移走巴西派太可怕(上)

何長發
·6 分鐘 (閱讀時間)

前言

要落實「台灣職業足球夢」,必須先承認現在我們的紮根,看似有點樣子卻虛有其表,而職業化卻存在著「假象」;國家隊在亞洲仍無力突破「基本門檻」,女足亞洲五強實力擋在我們前面,男足還無力衝破「亞洲20強」行列,我們憑啥向國人炫耀今天足球的驕傲?

 

本系列前16篇的前言,中華足協改組很快兩週年過去了,從國民政府遷台開拓足球發展逾70年了,發哥直指我們努力追趕未必要求遠取經,東亞鄰近最成功的日本足球崛起之道,足以讓我們翻身而起。因此本篇開始,再揭「東瀛足球可怕秘笈」,發哥用心一篇篇切入揭開了日本足球今天成功之道,足為我們體育界不僅是足球,甚至也足為其他運動推展之借鏡,只要用心看肯虛心學習討教人家長處,道理盡在其中。

日本堅定不移走巴西派太可怕(上)

學習巴西技術堅持二十載不變

 

二十幾年前,中村俊輔、本田圭佑等人都還是風靡一時的《足球小將》的忠實讀者,現在這幫足球大將已將漫畫變成現實。儘管2010年世界盃在16強PK大戰中遺憾地被淘汰,還無緣晉級世界八強,但日本隊那次世界盃四場比賽面對任何強隊在技戰術上絲毫不處下風,這也應驗了二十幾年前《足球小將》中的預言,日本足球必將在世界足壇強勢崛起。確切地說,這個預言更像一個理想,領導了此後20年的日本足球。

 

對於兩岸的華人足球來說,日本足球的成長歷程就像一面鏡子:日本足球何以振興?就像《足球小將》描述的那樣,二十餘載,一門心思練技術。

 

堅定不移學習巴西足球

 

在1985年和1987年的世界盃、奧運會外賽相繼失利後,日本足協痛下決心提高自己的足球水準。上世紀90年代後,當時他們堅定了走技術足球的路線,並將巴西隊的風格確定為他們的目標。1990年開始,日本在各級國家隊和各年齡段梯隊全面引入巴西的技術流訓練方式,引進了大量巴西教練,全神貫注學習巴西足球的每一個細節,並把大批兒童送到巴西學習足球。

 

而此後的日本聯賽也以引進巴西外援為主,1994年日本隊未能踢進世界盃會內賽,但日本隊已在學習巴西的路上,終於在1998年世界盃,第一次闖入世界盃會內賽,但三戰全敗小組被淘汰,回家後他們又持續學習巴西。到2002年作為東道主,日本隊最終首次分組晉級而闖入16強; 2006年世界盃再入圍但小組賽未能出線,日本仍繼續學習巴西。不管成敗,日本足球學習巴西,貴在堅持了二十幾年不變。

 

迷信巴西源於實際

 

迷信,迷者信也。日本足球在1985年兩負南韓失去進軍墨西哥世界盃賽後,日本人的改革並沒有著急開展職業聯賽,而是結合本國的國情發展足球運動。最終確定學習巴西,日本人經過深思熟慮,這裏面既有歷史的原因,在巴西有幾百萬日本移民,前往那裏學習,日本人在生活上更為方便,也有現實原因,日本人身體條件不突出,只能走技術型道路。

 

當時,日本人做出上述決定的根據是,本國人的身體素質而不是世界上的潮流。在日本人進行改革之時,德國足球正處於世界巔峰,在那三屆世界盃裏德國拿了兩個亞軍一個冠軍,但日本人沒有盲目追風。與日本足球幾乎同時期開始改革的中國大陸足球卻落入了跟風的陷阱,中國隊請的第一個外教就是德國人施拉普納,此後中國隊還請過英國人、墨西哥的南斯拉夫人、荷蘭人、南斯拉夫人及西班牙人,十幾年的時間裏,中國足球風格幾乎一直在搖來搖去。

 

技術流助日本崛起

 

初戰世界盃雖以失敗告終,受到激勵的東瀛武士遂狂練百戰刀法,與歐美強隊頻繁熱身,最終,發現自己唯一能拿出手的就是自己多年堅持學習巴西的細膩技術。2002年,世界盃第一次來到亞洲,作為主辦國之一的日本已經號稱「亞洲巴西隊」,小組賽一平兩勝,第二次闖入世界盃的日本便躋身16強,這無疑成為世界盃史上的一段佳話。

 

然而,此後的2006世界盃德國之旅,卻讓心存高遠的日本人大失所望,但末戰巴西,玉田圭司的進球算是日本人在祖師爺面前的一次森巴足球展示。2010年世界盃日本身處准死亡小組,荷蘭、丹麥、喀麥隆個個難啃,卻能最終小組出線,首次殺入非本土世界盃的16強,再看看本田圭佑那腳漂亮的自由球,誰敢說那不是頂尖的技術足球?成績節節高升,恰恰來自於他們二十幾年來學習巴西足球的堅持,來自於他們苦練技術足球的堅持。

 

取經相較之下兩岸華人太善變

 

與日本足球執著地學習巴西相比,兩岸華人足球太過善變,學到最後一事無成。

 

早在1992年,中國足協王俊生提出要學習德國,並請來德國教頭施拉普納,可是世界盃冠軍的德國在兩年後竟止步八強;1996年中國足協轉向學習英格蘭,並且請來其國家隊交手,兩年後如日中天並擁有貝克漢、歐文、薛勒強大的三獅軍團,卻止步於十六強;也只有米盧時期,不靠譜的他一不寫訓練計畫、二不提學習口號,他是那樣的不著調,說中國隊要學習自己的打法,被中國媒體炮轟,可是就這一次,2002年世界盃中國隊竟歷史性首度出線了。

 

2004年中國又請來荷蘭教頭阿里漢,想學學荷蘭,2006年改學切爾西,後來又想學巴薩,另請來西班牙教頭卡馬喬,搞得國家隊四不像。

 

反觀看看在台灣的情形,這些年來也是在向外學習上像無頭蒼蠅一樣,冒然請來跑江湖的巴西教練迪多帶國家隊,隨後重用日本足協推荐的今井敏明帶兵,一年過後,從南美帶回巴西三人教練組,成效未作評估,重新交回本土教練帶兵;2011年世足會外賽首輪出局後,改借助韓國教練李泰昊掌國家隊,因慘敗香港歷次最多的六球下,也導致這波學習韓流暫告中止後,引進日本體系教練組,隨後另找來英格蘭教練蓋瑞懷特一度世界排名竄升,轉交其副手蘭卡斯特後宣告結束了「中華隊的英國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