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美錯估形勢

本報訊
·2 分鐘 (閱讀時間)

雖然祕密運作3周,但當美台同步高調宣布在蓋亞那成立「台灣辦公室」後,不敵北京要求「改錯」而告終,一齣外交鬧劇不到24小時翻轉,證明了國際現實難以忤逆,也促使台灣該思考,拜登對中國大陸實施「戰略克制」對台可能產生的後果及影響。

蓋亞那過去為英屬殖民地,1966年建國後主要政黨如人民進步黨,都偏屬社會主義政黨,與北京關係千絲萬縷。1970年代加入「不結盟運動」後,兩國關係更加深厚,從農業、醫療、經貿及建設等層面不斷拓展,至今建交半世紀關係從未生變。

台蓋之間就沒特別聯繫了,至今經貿往來僅200萬美元之譜,因此成立「台灣辦公室」也被合理視為美國踐行《台北法案》的象徵。美國做法少見高調,透過駐蓋亞那使館、國務院助卿、AIT三管齊下發聲明;這做法對美國也是一石二鳥,表明對盟友道義支持,戳了北京痛點,更消解了委內瑞拉這後院搗蛋鬼聯合「敵國」的一口悶氣。

但是美國顯然錯估形勢。首先,蓋國雖想多元發展,但執政黨傳統與北京關聯深厚,都是共產政黨起家;其次,蓋國對台灣設處始終定位在經貿層次,雖給予部分優惠,但非外交豁免,負責人也僅是「代表」。

第三,奇怪的是,蓋國政府從未提「台灣辦公室」的名稱。這令人聯想,是否只是美台單方提出,蓋國在北京要求「改錯」後才了解「台灣」有不同的政治涵義。若真如此,蓋國高層恐有受騙上當之感。

更重要的是,川普的規矩拜登不一定買帳。最近美國智庫蘭德提出「戰略克制」一詞,建議拜登政府對北京「合作大於對抗」、「降低與台關係」。想想拜登提過「戰略耐心」,近日又說「隨時有條件與北京合作」。美中最終不會不合作,台灣也該思考下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