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鐵改造難 斬斷政治鎖鏈更難

陳祐誠/新聞透視
·2 分鐘 (閱讀時間)
台鐵不只安全問題令人憂心,長期虧損也讓財務黑洞愈滾愈大,台鐵產業工會擔心一旦朝向公司化方向經營,未來同工不同酬的狀況恐更嚴重,但是企業工會則認為,營運和人力改善與公司化無關。(張鎧乙攝)
台鐵不只安全問題令人憂心,長期虧損也讓財務黑洞愈滾愈大,台鐵產業工會擔心一旦朝向公司化方向經營,未來同工不同酬的狀況恐更嚴重,但是企業工會則認為,營運和人力改善與公司化無關。(張鎧乙攝)

台鐵的包袱不光是內部管理文化的沉痾,政治力干擾營運也是一大因素,票價凍漲、賠錢班車愈開愈多,甚至是站票,都是民意代表以預算或監督之名干預的結果,台鐵無論是公司化或企業化,表面上看似跳脫公部門的束縛,實際上恐怕沒這麼樂觀。

台鐵負債除了人事成本,營運虧損是一大問題,加開一堆列車、停到沒幾個人上下車的小站去,美其名叫做肩負社會責任,說白了就是立委介入營運,用台鐵的資源成就自己的政績,站票也是同理。

另一大問題在於票價,台鐵票價25年不敢動,怎可能反映現今的營運成本,但是誰不讓它調?這不只立委們有責任,整個社會都要共同承擔。

近期最好的例子,就是中華郵政公司2019年1月想調漲包裹郵資,按理說這是公司化的治理,根本不需要交通部同意,但仍被部長一句話就壓下不漲。幾個月後,台灣高鐵公司本也可以漲價,同樣被交通部壓下來。

有人認為,公司化之後,在立法院的角色可以從「被質詢」變成「備詢」。但私底下,台灣港務公司、桃園國際機場公司,誰沒有被立委抓去辦公室關心過?社會怎能期待台鐵公司化之後,真的能按照自己的意願營運?

台鐵要的不只是組織改造,政治的干預也要抽離,讓台鐵放手經營,回歸市場機制,員工贏得了尊敬和信心,才有繼續談企業化經營的機會。

台鐵經過百年來營運,運務、工務、機務、電務4大單位,各自擁有高度專業,主管也是從基層上位,按理說是專業人在領導。但就是各單位的專業度高,彼此互不信任。

有交通部官員形容,進入台鐵後才發現,4個處室運作起來就像4間獨立公司,橫向溝通極差,也根本找不到能跨4項專業的人來領導台鐵。公司化、企業化都是不得已手段,台鐵人若不團結覺醒,未來也怨不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