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丹福歷史學家:烏克蘭若戰敗 恐長期血腥叛亂

·3 分鐘 (閱讀時間)

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戰爭持續進行。知名學者、史丹福大學歷史學家奈馬克(Norman Naimark)在史丹福校報指出,其實自17世紀以來,烏克蘭就一直是俄羅斯統治者思考其權力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然而,這次普亭是無謂的入侵,而且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如果烏克蘭戰敗被占領,烏克蘭當地的血腥叛亂恐會再次出現。

奈馬克是研究俄羅斯和東歐歷史的學者,目前的研究重點是二戰後蘇聯在歐洲的政策和行動,以及20世紀的種族滅絕和種族清洗相關領域。

奈馬克指出,俄羅斯與烏克蘭在過去幾個世紀以來都有著複雜的關係。俄羅斯將烏克蘭視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烏克蘭人則經常認為自己與他們所共有的東斯拉夫共同遺產不同,並且獨立於所共有的傳統。普亭希望烏克蘭融入更大的俄羅斯政體,不希望烏克蘭是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家。烏克蘭愈是繼續建立民主自由與法治、愈與西方融合,就會讓普亭更感威脅。

奈馬克表示,歷史其實是一個很好的啟發工具,判斷當下的事件。其實自二戰以來,歐洲就沒有看過如同這次俄羅斯發動的大規模入侵。從歷史經驗來看,其實很多年長的烏克蘭人,都還記得1941年納粹入侵他們的國家、還記得1944年紅軍奪回他們的土地,以及烏克蘭地下組織在烏克蘭西部與蘇聯進行的叛亂戰爭。因此,如果烏克蘭輸掉這次戰爭而被俄羅斯聯邦軍隊占領,類似血腥叛亂可能會再次出現。

「令人深感不安的是,普亭與西方之間的對抗達到如此驚人的程度,以至於莫斯科甚至威脅進行核打擊。更何況,(西方國家)對俄羅斯實施嚴厲制裁,顯然也會損害俄羅斯經濟和正常生產生活的能力。」奈馬克提到,「在我看來,這是莫斯科方面的無謂入侵,只會損害俄羅斯的利益,並將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使美俄關係惡化。」

至於是否真的會因此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奈馬克則表示,自己不這麼認為。然而,可以肯定的是,普亭在進入烏克蘭時做出了非理性的反應,但北約堅定不移地採取了明智的行動,並採取了一致的行動來保護北約的東翼。他不覺得普亭會挑戰美國及盟國的聯合力量,普亭感興趣的是他的歐亞帝國,而不是世界霸權。」

但是奈馬克也說,儘管如此,仍可能存錯誤和誤判,依然必須非常小心,確保不會發生意外。

奈馬克並且進一步表示,普亭版本的俄羅斯歷史「既扭曲又有害(distorted and pernicious)」,可惜由於嚴格的審查制度,這些史觀也是俄羅斯媒體提供的唯一版本。去年12月在俄羅斯關閉了民間社會組織「紀念館(Memorial)」,而該組織向來致力於準確記錄和解釋蘇聯的過去,「可以肯定的是:自19世紀後期以來,已經有俄羅斯民族主義思想家,像普亭一樣頌揚俄羅斯人民的特殊作用、東正教優越的道德品質、俄羅斯人在歐亞大陸的正當支配地位,以及俄羅斯集體在世界上的獨特地位。但也有很多理性的俄羅斯人,他們拒絕這些民族沙文主義,願意與鄰國和平相處,在民主社會中過上正常的生活。這場戰爭真的傷害了這些好人。他們生活在一個殘暴的獨裁者之下,可是無法改變國家的政策。」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俄國怎化解「經濟制裁」?美分析:靠中國和能源
紐約地鐵非裔兇嫌再現 又持刀刺傷七旬老婦
才讚普亭侵烏「精明」 川普改口批俄「大屠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