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團火熱期1/沒男伴顯落寞 芮德夜晚直奔高爾宣家

·3 分鐘 (閱讀時間)
芮德和婁峻碩(左)及唐仲彣在萌寵嘉年華活動演出,但卻不見同團的高爾宣身影。(圖/本刊攝影組)
芮德和婁峻碩(左)及唐仲彣在萌寵嘉年華活動演出,但卻不見同團的高爾宣身影。(圖/本刊攝影組)

[周刊王CTWANT] 高爾宣和前女友分得難堪,被對方指無縫接軌女歌手芮德。前陣子感情事暫時告一段落,他又掰了老東家,自己成立工作室,和芮德、婁峻碩、唐仲彣合組嘻哈團體「CHING G SQUAD 」。緋聞傳得沸沸揚揚,芮德二月受訪時表示高爾宣「還在觀察期」,但本刊日前直擊,芮德結束工作後直奔高爾宣住處,看來兩人已經進階到「火熱期」。

表演結束後,芮德拎著一堆紙袋上車,旁邊還有不少粉絲搶拍她的身影。(圖/本刊攝影組)
表演結束後,芮德拎著一堆紙袋上車,旁邊還有不少粉絲搶拍她的身影。(圖/本刊攝影組)

十月二十三日下午兩點多,芮德、唐仲彣與周予天、蕭秉治等人出席內湖區一場搖擺萌寵嘉年華活動,三點半左右,同團的婁峻碩也現身,以特別來賓的身分加入,與芮德和唐仲彣為活動壓軸表演,婁峻碩女友焦凡凡也來到現場,唯獨沒看到「CHING G SQUAD」另一團員高爾宣的身影。

工作結束後,芮德與婁峻碩、焦凡凡這對情侶一起前往中山區餐廳用餐,席間情侶檔熱絡聊天,芮德顯得有些寂寞。(圖/本刊攝影組)
工作結束後,芮德與婁峻碩、焦凡凡這對情侶一起前往中山區餐廳用餐,席間情侶檔熱絡聊天,芮德顯得有些寂寞。(圖/本刊攝影組)

大約四點表演結束,芮德手上拿了一堆紙袋上車,車旁還站著一群粉絲拍照,在工作人員的陪同下,芮德和唐仲彣、婁峻碩、焦凡凡一起搭乘保母車,前往中山區一家餐廳,剛結束工作,眾人肚子餓壞,大快朵頤起來,席間婁峻碩與焦凡凡這對情侶不時甜蜜放閃,一下湊近看手機,一下一起笑鬧,對比孤身的芮德,她表情有些孤單落寞,不時放空或是滑手機。

吃完飯,芮德孤身一人搭著計程車離開。(圖/本刊攝影組)
吃完飯,芮德孤身一人搭著計程車離開。(圖/本刊攝影組)
芮德熟門熟路進入高爾宣家社區(左),約五小時後,高爾宣走出家門口。(圖/本刊攝影組)
芮德熟門熟路進入高爾宣家社區(左),約五小時後,高爾宣走出家門口。(圖/本刊攝影組)

五點半多,大夥兒終於吃飽聊夠,芮德獨自搭乘計程車離去,本已經開到了文山區,但中途折返到一家動物醫院。六點半領了藥後,再度搭上計程車,芮德不斷與友人用通訊軟體聯絡,隱約可以看見對方名稱有個類似愛心的符號,看來和對方關係匪淺。七點多,她坐車抵達新店某住宅社區,熟門熟路推門進去,如同進出自己家,而這邊正是高爾宣住處。

高爾宣拿著衣物到家附近的洗衣店。(圖/本刊攝影組)
高爾宣拿著衣物到家附近的洗衣店。(圖/本刊攝影組)
洗完衣服後,高爾宣短暫回家一趟,多穿了件外套再度出門。(圖/本刊攝影組)
洗完衣服後,高爾宣短暫回家一趟,多穿了件外套再度出門。(圖/本刊攝影組)

深夜十一點十分,高爾宣獨自現身社區大門,拿了一大袋像是被子的衣物,到附近的洗衣店烘,隨後便回家。過了二十分鐘左右,他穿著外套再度現身,獨自搭計程車到大安區一家美式餐酒館,中間和友人出來抽菸聊天,一點左右與友人轉往另一家餐酒館續攤。

高爾宣深夜來到美式餐酒館和朋友吃飯聊天。(圖/本刊攝影組)
高爾宣深夜來到美式餐酒館和朋友吃飯聊天。(圖/本刊攝影組)

由於芮德被捕捉到進入高爾宣家,本刊詢問高爾宣兩人關係時,經紀人轉述高爾宣回應:「他笑笑說『這是新聞嗎?這不是新聞了吧!』芮德也笑說『之後我要發片了,再請大家多多關注我的作品』。」但雙方都未正面回應兩人關係這題。經紀人也表示,公司不會干涉藝人交友空間。

離開餐酒館後,高爾宣又和朋友到第二家續攤。(圖/本刊攝影組)
離開餐酒館後,高爾宣又和朋友到第二家續攤。(圖/本刊攝影組)

(《CTWANT》提醒您,吸菸有礙健康。戒菸專線:0800-636363)

原始連結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同團火熱期2/被指和芮德戴情侶戒 高爾宣曬同款貓秀默契
零售界林志玲1/家樂福股權競購 徐旭東拋「價高者得」PK統一集團正統傳承堅持到底
就是不判死1/華山分屍案驚傳重大瑕疵 更一審鑑定做半套就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