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婚後來怎麼了4】同婚立法缺陷造成意外結果 不用待奉公婆她們好羨慕

鄭進耀
·5 分鐘 (閱讀時間)
彩虹平權大平台執行長呂欣潔認為,同婚立法過程是同志社群的一次政治練習。
彩虹平權大平台執行長呂欣潔認為,同婚立法過程是同志社群的一次政治練習。

各種保守力量的反撲不僅只有教會。外有教會反撲和傳統家庭規範對個人的束縛,專法本身則常被批評不夠完善:「專法是一個政治妥協下的結果,充滿保守的精神,但你也不能因此一切劃下去,武斷地說這個法案是完全保守還是進步。」世新大學教授陳宜倩如此評論。陳思豪牧師及陳宜倩教授則都認為,公投期間的政黨動員、謠言傳佈也影響了人們對同婚的看法。

外在反挫力道不斷,專法又常被批評不夠進步,「專法是一個政治妥協下的結果,充滿保守的精神,但你也不能因此一切劃下去,武斷地說這個法案是完全保守還是進步」,陳宜倩如此評論。

在這個只有出現一次「婚姻」字眼的妥協法案裡,「第2條關係」並沒有姻親,「立法背後的動機當然是保守,想把同婚限縮在2個人個人之間的事」。前立委尤美女曾因這點公開批評立法不公,這個立法也的確造成各種困擾,好比如果同性伴侶的父母家暴,因無親屬關係,無法申請家暴令;在公共招標案上,也不必因姻親而做利益回避(這點已在修法中)。

有趣的是,同志熱線在各地做的同婚座談會,到場的女性觀眾對無姻親關係皆表示羨慕。陳宜倩贊同台大教授張小虹的看法,台灣民法充滿華人社會的宗族規範,傾向將婚姻定位成2個家族間的結合,「所以討論同婚,當時法務部長邱太三會連死後誰要拜牌位的問題都提出來,這是宗法下的思考,連你死後是誰家的鬼都規範好了」。

於是在「宗法」之下,女人常要扮演媳婦照顧公婆,如果不照顧還有法律上的棄養問題,但到了家族分產時,法律卻沒保障媳婦權益。「無姻親關係的同婚專法,把同性伴侶排除在宗法之外,婦女運動一直追求打破宗法制對親密關係的限制,結果反而意外在同婚專法裡達到了」。結婚成了個人之間的選擇,而不再是家族間的事。

「台灣的《同婚專法》也反映2019年台灣社會對親密關係的期待,帶著略微寬鬆的伴侶法的影子」。《民法》1052條中明列離婚的10大要件,包括重婚、外遇、不堪同居之虐待等,其中僅有受害無辜的一方才能提出離婚,這也是傳統婚姻制度為人所詬病的地方,離婚困難,明明已不適合的2個人卻要硬生生綁在一起。

《同婚專法》一樣引用了相似的離婚要件,不同的是,沒有《民法》中異性戀婚姻「但其事由應由夫妻之一方負責者,僅他方得請求離婚」的規範。任何一方都可以提出離婚訴求較具自由的伴侶法精神。

男同志陳威廷觀察到,同婚過後,同志社群看待自己未來的方式已有不同。
男同志陳威廷觀察到,同婚過後,同志社群看待自己未來的方式已有不同。

不管結不結婚,同婚法的確也緩慢地改變著同志社群對自己生命的看法。男同志陳威廷觀察到:「我大學時出去玩,很多同志的玩法是沒有明天的玩法,不在乎感染、不考慮健康,他們覺得就算今天沒有嗑葯或染病死掉,總有一天也會自殺死掉。」同志社群向來有這種「自我詛咒」,蛋蛋也是其中之一,他感染之後曾有段時間不按時服藥,他說:「反正,人也不必活太久,我又生病,如果就這樣死掉也沒關係。」

如果《同婚專法》還有什麼力量,也許就在這裡,陳威廷說:「同婚是一個轉折,你可以上街抗議,還有能力改變些什麼,即便現在運動淡了,大家回歸生活,有些事已經不同了。」是的,有些事已經不同了。至少對婚後的蛋蛋是如此,他說:「我現在還想多活久一點,多賺一點錢,如果可以的話還想領養小孩。我現在好累,要張羅各種生活小事,還擔心老公有前科,工作不知道好不好找。」他的生活依舊填滿各種煩惱,但卻是充滿希望。

婚姻不只是粉紅色的浪漫泡泡,它也實際影響了社會的運作。同志熱線過去大多只接觸社工和教育單位,同婚過後,外商企業開始找他們辦性平教育講座、討論同婚通過後的職場問題。彩紅平權大平台執行長呂欣潔則把這場同婚平權過程當做一場「政治練習」,在這個「後同婚時代」開辦政治營隊培養同志參選人,她說:「我們要把同志的政治影響力繼續延伸下去。」

在保守反撲與進步力量並行的台灣社會裡,我們在這樣矛盾的「第2條關係」裡,仍可見到前方若有光亮。


更多鏡週刊報導
【同婚後來怎麼了番外篇】3人行,行不行?
【同婚後來怎麼了1】戳破亞洲第一虛名 同婚專法「第二條關係」≠婚姻
【同婚後來怎麼了2】通過同婚專法看似進步 同志最深層的恐懼依然沒變

更多生活相關新聞
婦打流感疫苗失味覺 排除染新冠肺炎疑慮
陳時中強調:規劃「經濟泡泡」 聚焦兩條件
10倍速成長!口罩新戰線 吹時尚風
斷軌多焊口...林佳龍4箭補強
「老方法檢查 台鐵難根絕斷軌」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