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袍親友的愛與鼓勵 支持薛鈞耀堅定抗癌

青年日報社
青年日報

記者孫建屏/專訪

發現罹癌前,薛鈞耀士官長是一位救災英雄,是一位「運動員戰士」,優異表現是部隊官兵的表率,是母校的傑出校友,也是家人眼中的好丈夫和好爸爸,未料生命卻給他一門「嚴苛的功課」,讓他從充滿希望的高峰跌落絕望的谷底,因著官兵、親人的愛、包容與鼓勵,再從低谷爬起一躍而起。

人生的轉彎,未消磨薛鈞耀的意志,他不忘身為軍人的職責,不因病痛推卸士官本務,把握機會為部隊訓練、戰力傳承奉獻心力,以鬥志對抗所有的磨難,以堅定與癌症和平共處。

「當時真的都是人生跑馬燈,醫生說的話根本就聽不下去,都是內人幫忙聽醫生所轉達事項。」薛鈞耀坦言,去年因頸部淋巴腫大到醫院檢查,一發現病情不樂觀時,心情之低落根本無法接受事實,後來醫生判定為鼻咽癌第四期時,一度想著出院後就要從高樓跳下,自我結束生命,在僅存的理智中,才拉回如此自私的想法。

薛鈞耀表示,從發病至切片確診,共做了核磁共振、正子造影、骨骼造影、胸腔X光、腹部頸部超音波、血液檢驗、尿液腎檢查等相關檢查,牙齒也拔了8顆,左胸口插上人工血管,並在確定為鼻咽癌第四期後,展開常人無法想像的療程。

開始治療時,薛鈞耀一次要施打10罐5FU藥劑(抗腫瘤抗代謝藥物),過程中,另外加上止吐、抗過敏、類固醇和利尿劑,148小時療程幾乎一直施打藥劑,病床旁的「靜脈輸送器」,就像是「交響樂」無間斷的播放,總計3次化療療程,總計累加了37瓶化療藥劑,35次放射性治療,第三次時化療更呈現昏迷狀態、呼吸急促,在薛鈞耀的堅強意志下安全挺過。

薛鈞耀指出,接受放射性治療的副作用,是外觀改變,以及各種不時作噁、嘔吐、頭痛、喉嚨潰爛等疼痛,且無法進食須靠噴麻醉補充流質營養品;平時血壓低很容易頭暈目眩,晚上入睡需靠安眠藥,但是不到3小時又被痛醒,因為呼吸都會痛,鼻血會不經意的流出,與往日的健壯、精實簡直是天壤之別。

因為療程之間在家,薛鈞耀看到曾經親密互動的兒子,失去了活潑的態度,也不敢出門與朋友玩樂,讓他驚覺不能一直以病態在家養病,使家人喪失希望,而妻子原本希望他所有療程結束,依國軍相關規定請假療養,卻也感受到先生是一位軍人,必須在部隊才能施展抱負,又放心不下單位的訓練和工作,因此,經過夫妻討論後,薛鈞耀結束療程立即返回崗位。

陸軍士官學校畢業分發部隊後,薛鈞耀一直在原單位服務,「埔光」部隊如同他的「第二個家」,尤其對狙擊手的訓練和傳承更充滿使命感,他希望用自己的經驗,協助狙擊隊提升戰力,讓官兵能夠精益求精。

「很感謝在發病時來幫助我的長官、親朋好友們,感謝老婆不離不棄的照顧,有他們的愛,讓我不畏懼且更加堅強。」薛鈞耀以自身抗癌的經歷,鼓勵癌友們勇於接受治療、相信醫療,癌症不是絕症,只是比較難過,堅持堅定定能走出困境,也希望身旁的親友給予愛與包容,陪伴癌友度過難關。

薛鈞耀在民國108年的最後一天,帶著人工血管跑10公里迎接新的一年,懷著感恩的心,感謝各級長官、官兵、同袍和親友的鼓勵,未來他更希望能逐漸恢復體力,成功挑戰全馬,實現完成鐵人三項競賽的夢想。

家人的愛、包容與陪伴,一直是薛鈞耀士官長(右一)抗癌的堅強後盾。(薛鈞耀提供)

部隊兵官、同袍在薛鈞耀(左一)住院化療時,前去探視、給予鼓勵。(薛鈞耀提供)

薛鈞耀意志堅定,勇敢面對癌症,化療療程束後,立即展開體能的自主訓練。(薛鈞耀提供)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