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趙君朔/港共政府毀民意

文/趙君朔
·10 分鐘 (閱讀時間)

自從2019年6月《逃犯條例》激起香港人空前而持久的抗議,並贏得廣大的國際矚目以來,中共想盡辦法要弭平抗議浪潮並挽回丟盡的顏面,但屢戰屢敗,最後只好心一橫以粗暴的手段硬將《國安法》加諸於香港之上,換來美國政府對香港與中共官員的三波制裁、香港民主派政治人物和參與抗議活動年輕人的大舉流亡和金融機構、人才的一波波出走。

《國安法》固然暫時嚇阻了體制外的抗議活動,但基本法依然明文規定了香港人能靠投票選出區議員和立法會議員以在體制內發出反對的聲音。中共若連這個管道也敢廢棄,那麼將再也無法圓北京仍切實履行一國兩制承諾的大謊。在無奈之下,為了避免重蹈2019年11月區議會選舉親共建制派空前慘敗的覆轍,特區政府已經以疫情為藉口,將原定於2020年9月舉行的立法會議員選舉延後一年。

然而中共自己心裡很清楚,延後一年也無法扭轉已對北京和特區政府徹底絕望的民意,因此北京已經指示特區政府官員要再度玩弄法律,訂出能進一步削弱民主派在議會勢力的規則。於是香港政府提出了《2021年公職(參選及任職)(雜項修訂)條例草案》,明定各種可以取消議員資格的主觀認定標準,還準備要改變立法會議員的選舉方式,以求增加建制派候選人勝選的機會。

這個預定下個月17日送交立法院審議的公職參選與任職條例草案,明訂了9種可以取消公職的條件,除了公開故意損毀國旗、區旗和侮辱、貶損國歌或國家主權的任何其他象徵標誌和宣揚或支持港獨主張,算是比較有客觀標準的條件外(但依然嚴重限制了言論自由),其他6項都是解釋權完全操之在北京手上、將法治當壓迫工具的可笑規定:(1)危害國家安全;(2)拒絕承認中國對香港行使主權;(3)拒絕承認香港為中國地方行政區的憲制;(4)尋求外國政府或組織干預香港事務;(5)損害或傾向損害特首主導之政治體制秩序;(6)做出損害或傾向損害香港整體利益的行為。

一旦有違反這9條中任何一項的行為,則擔任公職的資格會被取消,5年內不得參選。這項規定還會從立法會議員身上延伸適用到18個區議會的區議員,因此這個法案若獲得通過,去年4位欲參選立法會卻因為類似理由被判定無參選資格的民主派區議員袁嘉蔚、岑敖暉、鄭達鴻和梁晃維將會被立即取消區議員資格。(這4人中有3 人曾參與在台灣2020總統大選前夕錄製影片,以普通話表達香港對台灣人大力支持反送中條例抗爭的感謝,並提醒台灣人要在1月11日前往投票,珍惜得來不易的民主)

除此之外,本條例還建議之後被選為區議員的候選人在就職時和立法會議員一樣要經過宣誓的程序,並加入具體宣示要求及忽略誓言的法律後果。還明定監誓人由行政長官(也就是特首)或其授權人士擔任。若當選人有拒絕宣誓、虛假宣誓或做出違誓行為而被取消議員資格的人士,5年內不得參選。

由以上的敘述,可以很明顯看出,中共已經命令港府官員要先逼迫日後會大量當選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或是區議員,先承諾遵守定義很空泛、模糊的宣示性言詞,然後只要他們在議會行使法定職權時踩到了中共的紅線,這個當初由他們親口(被迫)唸出來的誓詞就變成為「呈堂證供」來解除他們的職務,也作廢了當初將他們選出的民意。

這些規定絕非具文,在上一屆2016年選出的立法會,已有梁頌恆、游蕙禎、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和姚炎松,6名民主派議員的宣誓被香港高等法院裁定無效而被判喪失議員資格。現在有了白紙黑字的惡法做後盾,中共將可更明目張膽的指揮特區政府將任何它視為眼中釘的民主派議員以違背誓言或是前述公職條例規定的其他原因予以解職。

當然上述的惡法只是一種事後補救:如果民意還是踴躍的投給民主派人士,特區政府在接到北京指示後,將根據這個新法、強加一個理由將不聽話的議員解職。但最根本解決香港「亂象」之道是要「落實愛國者治港」。這是中共港澳辦主任,也身兼港澳工作領導小組的夏寶龍在本週一(22)於北京舉行的「全國港澳研究會專題研討會」上做的指示。

而所謂的「落實愛國者治港」其中「最關鍵及逼切」的是要完善選舉制度、阻亂港者入局。也就是在事後防範之外,事先就盡量排除民主派人士進入議會的機會。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根據香港《南華早報》的報導,目前北京正在考慮在香港強推大幅度的選制改革,要將現有的立法會議員選舉的5個選區改為和區議員選舉相同的18個選區,每區選出2席。而投票方式也由現行的比例代表制-候選人以名單形式參選,每份名單的候選人人數最多可達該選區的議席數目。每名選民可投一票,支持一份參選名單議席由該名單所獲的票數分配,改成每人一票投給某份名單上的2位候選人。而最小的港島選區就只會選出1位候選人。在此新制下一樣18區選出和現制(分為5個選區,每區選出5到9席不等)相同的35位立法會議員。這樣新的選舉規則將能有效打破目前民主派大致上獲得六成左右的選票與席位而變為在每一個新選區中,將會由民主派和親共建制派各拿一席的均分局面來抵銷民主派在選舉中的優勢。

此外,北京也考慮要廢除所謂的區議會功能界別的5席立法位議員。所謂的功能界別是北京為了防止立法院全部普選的話會失去立法會多數優勢而保留另外半數35席立法會議席給29個功能界別,每個功能界別或是說專業分別代表香港一個重要的經濟、社會或專業領域如航空交通界、會計界等。該界別的議員是由該領域的團體或公司行號一個組織一票所選出(有少數選民有權以個人身分選出功能界別的議員)。到目前為止,由功能界別選出的議員以親北京的居多。

但在區議員這個政治功能界別則是由民選區議員提名、參選立法會議員,並由全香港未有其他功能界別投票權的香港登記選民一人一票選出五個議席,也是採用名單比例代表制,按特定公式分配選票和席位,以全港為單一選區。

目前廢除這5席俗稱的超級區議會席位後要用什麼來代替還未決定,但目前浮上檯面的兩個方案:(1)以香港的人大代表來擔任;(2)將這五席重新分給親北京的功能界別來選舉立法會議員,都是要防止在下一次的立法會選舉中讓民主派候選人拿到過半的席位。也有另外的消息來源指出,北京想要採行更激進的將各選區直選席位減少到20席,而剩下的50席全由功能組別選出。

不論是那一種選制改革,其實目的都非常明顯,北京想要進一步壓縮香港人的政治空間,並讓號稱代表民意的兩級議會都變成由親北京的人占多數,免得通過讓北京顏面無光或是和北京意旨相違背的法案。

但這樣的計謀一旦實現,1984年鄧小平所提出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就徹底成了空文。但很遺憾的,在拜登新政府上任後,除了在白宮或是國務院公布的美中兩國高層通話新聞稿中,稍微提到了美國對中共壓制香港的關切外,從來沒有提到任何具體的反制方案。

也因此眾議院的外交委員會主席米克斯(Greg Meeks)已和5位議員提案重申對港人的支持,並建議拜登、國務卿布林肯和財長葉倫在當前各地掀起動盪下,別忘卻香港嚴峻情勢,要違背「中英聯合聲明」人士負起責任。

事實上,美國政府手上絕對有足夠的政策工具來讓中共付出嚴重破壞香港自治的代價。去年7月14日川普簽署《香港自治法》後,川普主政下的國務院一共發布了三波的制裁名單共制裁了28名中港官員,而且根據該法規定若還有任何金融機構和被制裁的個人進行交易,那麼美國也能對該金融機構進行制裁。

眼看中共又要推出新的損害香港自治惡法的當下,美國政府實在不應該只是發表不痛不癢的口頭譴責,而該仔細檢視是否還有沒上制裁名單的漏網之魚參與了這次的修法倡議而準備下一波制裁,並留意有無金融機構私下仍和已在名單上的28人有往來,以為可能的金融制裁做準備。

此外,美國也可按照更早通過的《香港民主與人權法》規定,檢視香港最新的自治狀況來檢討1992通過的《香港政策法》中給香港有別於中共內地的待遇是否還有該廢除的。

總之,對一個上任後始終把推廣民主、人權掛嘴邊的政府,如果對中共在香港的鯨吞蠶食視而不見,那就是給習近平放出錯誤的訊號,變相鼓勵他繼續鐵腕行事,不用擔心後果,也是對維護自由、開放的印太最嚴重的挑戰之一。

●作者:趙君朔/紐約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名家論壇》趙君朔/沒有蜜月期的拜登政府
泛民質疑北京 有意操控香港選舉制度
港府列參選公職DQ「九宗罪」!4民主派議員恐將喪失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