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瑟致觀點》九二共識被加料入是事實也是中共慣用詐術手法

新頭殼newtalk 文/吳瑟致
·5 分鐘 (閱讀時間)
蔡英文日前進行國安改組   圖:擷取自臉書
蔡英文日前進行國安改組 圖:擷取自臉書

[新頭殼newtalk] 國安高層大搬風調整,前法務部長、國安會諮委邱太三回鍋陸委會接任主委一職,邱太三被視為民進黨內對兩岸態度傾向鴿派的人物,過去在扁時期也擔任過陸委會副主委,對於兩岸政策與情勢有相當之了解與掌握;同時,邱太三一直深受蔡總統的信任,尤其在國安議題上是重要的徵詢對象,如今入主陸委會並擔任主任委員,不但會延續過去相關政策作法,也勢必在未來兩岸政策推動上發揮重要的功能與角色。

香港下場歷歷在目中共言行早沒信用

當然,各界都相當關注邱太三擔任陸委會主委對兩岸關係帶來的意涵,有論者認為這是對中國的一種善意,畢竟邱太三過去擔任副主委時曾主導規劃重要交流模式,而且也有多次和對岸學者專家交流的經驗,諸多對外發言也較為溫和,因此外界評判以當前台美中關係情勢,美國進入拜登時代將希望兩岸能維持穩定及溝通交流,那麼邱太三的任命就顯得有意義,這從他在記者會上一在強調「後疫情階段」及「務實」便可看出端倪。

不過,邱太三提及兩岸的「春暖花開」卻被中國國台辦的「東風雨露」給冷回應,強調兩岸要春風化雨就必須要回到「九二共識」,這顯然軟打槍邱太三對於「被加入新內涵,台灣民眾無法接受,盼把爭議做新的處理」的看法;值得關注的是,中國國台辦直接批評邱主委「刻意把九二共識和一國兩制混為一談」,中方為何擔心「九二共識」和「一國兩制」被混為一談?難道兩者是相互獨立?還是可以切割?中共背後考量值得關注。

推敲中國深層的統戰思維,「一國兩制」當然不能言廢,畢竟這是攸關中共顏面的問題,因此,切割是必要的作法,2019年初習近平提到「兩制台灣方案」,就是要降低「一國兩制」的通則性,朝向客製的、獨立的「各種兩制」;此外,去年下半年開始,北京緊縮香港自治權力,不但通過《港版國安法》,更延後立法會改選至少一年,以及進行毫無止盡的政治抓捕與司法迫害,「一國兩制」早已名不符實,又如何能取得台灣社會的信任?

裡應外合撐九二共識無視台灣民意反對

台灣民眾「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危機意識不斷深化,可以說,如果沒有中共這個始作俑者,台灣國內任何一個政黨也難以操作得了;換句話說,中共對港的政治承諾破產,讓台灣有了實境的想像,「台灣接受一國兩制的下場就是這樣」。所以就連原本可以幫中國話聲的國民黨,也不得不表示對「一國兩制」的反對,這是很現實的政治考量,台灣主流民意根本不會接受那換湯不換藥的「兩制台灣方案」,或是狗皮膏藥的「民主協商」。

中國把「九二共識」視為兩岸交流與政治互動的前提,沒了前提何來「民主協商」,如果不進行協商又如何商討「兩制台灣方案」,這是根本是一整個連貫的套路,所以在北京必須把「九二共識」作為兩岸關係的「定海神針」,絕對不能妥協,且必須臣服於中共的定義與設定,不再提「九二共識」中「各自以口頭方式表達」,而是強調「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卸下「共識的假面」,可以「各表」也可以「隨時揚棄」,當前的香港不也如此。

國台辦一再搬出「九二共識」,就猶如馬前總統捍衛「九二共識」,彼此看似脣齒相依、默契十足。對中共而言,反正台灣內部還是又少數人買單,無論是作為政治通關用語,或是有人會裡應外合,九二共識是不會動搖的對台方針。只是,問題在於中共根本不可能接受「一個中華民國表述下的九二共識」,台灣多數民眾也不會支持,詭異的是高舉「九二共識」的先生們,不但達不到效果,還會有反效果,難道只為了力保那已殘破不堪的歷史定位?

兩岸恐入法律戰完善國安法制刻不容緩

從香港慘痛的下場給了台灣警惕,我們必須留意中共可能採取的法律攻防,尤以北京制定《國家統一法》的傳聞甚囂塵上,這或許呼應邱主委上任後立即提到修改《營業秘密法》的緊迫性;從國安的視角來看,著手建立一套國安網來迎戰北京的法律戰,尤以針對來自中國的滲透,相關涉及到《反滲透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及《港澳條例》等法令的完善或修改,這會是邱太三未來推動政務的重要課題。

過去五年,兩岸情勢雖然處於冷對抗,不過,蔡總統的維持現狀政策,雙方雖有矛盾卻仍能保持在可控的範圍之內;然而,近年來,北京升高台海軍事危機的手法確實讓人捏一把冷汗。當然,新的國安人事確實有重要的意涵,尤其是對兩岸關係的影響,但是仍要老生常談,兩岸的主要問題在中方,中共不願面對事實就是兩岸不變的鴻溝,展望未來發展,除了有待來自中方善意的理解之外,中共也必須自我反省持續下探的負面觀感,這現象不只是台灣如此,全球各國亦然,一個惹人嫌惡的政權,說什麼都不會有相信,更遑論要交流交往。

更多新頭殼報導
繼「熱乾麵」後習近平喊「灑胡椒麵」 網:維尼不吃包子改吃麵?
拜登就任首次軍事行動!空襲敘利亞親伊民兵組織 五角大廈發言人證實
藻礁公投成藍綠攻防議題 林濁水譏諷:2大黨都有共同中心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