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瑟致觀點》一句「公投已死」 朱立倫把公投當工具的邪惡

·5 分鐘 (閱讀時間)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為公投失敗,鞠躬致歉。   圖:張良一/攝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為公投失敗,鞠躬致歉。 圖:張良一/攝

[新頭殼newtalk] 國內外眾所矚目的台灣四項公投結果出爐,「核四重啟」、「反對美豬」、「公投綁大選」及「反對三接」全數未能通過,而且「不同意票」皆多於「同意票」,這場政治性公投戲碼終於落幕,朱立倫雖然表示接受公投結果,但是回頭看,這場被國民黨拿來當政治鬥爭的公投攻防,把公投當工具的藍營戰犯,就應當要被檢討。

朱立倫放任戰鬥藍 誰該如何承擔責任?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承認失敗,但卻心有不甘,對照蔡總統低調且將公投結果定義為「沒有輸贏」的高度,朱立倫一句「公投已死」顯得氣度不足且有失風範。當然可以理解朱立倫政治算計的失落情緒,畢竟每一項公投的「不同意票數」都遠高於他2016年總統大選的得票數,可以說,這是朱立倫政治上的重大挫敗!

當然,國民黨內在投票前就已經在找戰犯,這幾乎斷定藍營步入失敗的結果,顯然,無論是江啟臣時代的國民黨,或是朱立倫回鍋後的國民黨,都無法在公投案中說服黨內地方諸侯,更遑論那些原本潛在的支持者,而本來就應當以理論理的公投議題,卻被操作成理應在國會內的「倒閣」,誤判了國內民意傾向,更是自我催眠過度的政治自信。

其實,說白了,從國民黨提出及操作這四項公投案的一開始,便已讓自己陷入「為了反對而反對」的窘境,那些表面看似兇狠的「戰鬥藍」,實際上卻是一群缺乏理念與論述的投機客,竟成了公投的主力,可悲的是,朱立倫卻樂此不彼。

朱立倫領導下的國民黨,重回過去宮廷文化的陋習,為了拉下民進黨,無視台灣國家發展的重要,挾著成案的公投當工具,整個黨前仆後繼往深藍的政治光譜前進,這恐怕不是換個人來領導,就能止跌回升或啟動路線改革。

「公投已死」成了民主戰犯的自白

過去以來,威權時代是國民黨的歷史包袱,但如今檯面上依舊是那些享過權力與利益的群體,朱立倫跟趙少康等人還有臉敢提「不要去找戰犯」,這根本就是缺乏檢討反省的說法,為了滿足自己的政治利益,捲動全國社會資本,讓國家整體發展差點步入險境。

朱立倫等人才是該檢討的戰犯!就是差點讓台灣失去競爭力的主謀!好加在,台灣多數民眾協力抗衡成功,否則後果真的不堪設想,難道國民黨沒有責任?!

朱立倫一句「公投已死」,說得臉不紅氣不喘,這不只是沒有運動家精神,更是顯示政治道德敗壞的一面,「未能通過」就是公投已死,也難怪乎馬英九會認為「台灣已是不自由的民主」,這些人和獨裁的中國根本沒兩樣,國台辦說台灣民主是笑話,紅藍對台灣民主的認知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如今提案公投的國民黨,被民意給拒絕竟惱羞成怒,反批公投的民主意義,顯見他把公投當成工具,在這些戰鬥藍眼中只有黨意,以及投中國(中共)所好,就是擔心民進黨政績太好、台灣國家發展走對路線,讓中國對台的統一野心無法順心如意,當前,朱立倫憂心的不是侯友宜變黨內箭靶,而是自己成了中國對台失敗的戰犯!

朱立倫讓國民黨將完全失去社會信任!

接下來,朱立倫該怎麼鞏固主席之位?以及如何博取中國的信任?會再度重演「清黨」的畫面嗎?恐怕他還得面對明年一月初的台中第二選區的補選,還有明年底的縣市選舉,黨內那些不接地氣的勢力會繼續和稀泥,朱立倫當然可以怪罪於前任江啟臣留下的爛攤子,但他沒有改弦更張繼續誤判情勢,這就是個人政治判斷與領導能力的問題。


說白了,那些自以為是的戰鬥藍仍會寄生在藍營之中,跟朱立倫也早已是生命共同體,這不是政治精算後想要甩鍋就甩得掉,再說,沒了戰鬥藍,朱立倫還有什麼?請鬼拿藥單,如今所託非人已來不及,離心離德早註定該死。

持平而論,這場公投已經結束,無論是要檢討制度、議題及政策,或是領銜人、提案方要內部自省,都不能否定公投是台灣民主的象徵,從提案到投票,以及對結果的接受跟承擔,都是台灣民主深化及成熟的表現,這也是無論朝野各黨的共同認知才是。

只是,朱立倫一句「公投已死」,曝露自己內心對民主價值的錯亂,甚至有失最大在野黨主席該有的風範,必須說,朱立倫做了一個錯誤的示範,也失去當時在公投立場的格調,回頭來看,台灣民眾才發現原來國民黨眼中的「台灣更美麗」是如此醜陋不堪!朱立倫的失言,已讓國民黨失去民主政黨的基本信仰,也對未來任何可能的公投提案中失去社會信任!

更多新頭殼報導
分析》只想教訓民進黨 正藍已是死路一條
國民黨四大公投全敗!蔡詩萍:更慘的是「找不到自己輸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