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瑟致觀點》疫情讓亞裔美人成代罪羔羊 美國多元社會背後的深層矛盾

·5 分鐘 (閱讀時間)
根據美國加州大學仇恨與極端主義研究中心最新發佈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2020年,美國主要城市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增加了150%。   圖 : 翻攝自CCTV
根據美國加州大學仇恨與極端主義研究中心最新發佈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2020年,美國主要城市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增加了150%。 圖 : 翻攝自CCTV

[新頭殼newtalk] COVID-19疫情肆虐衝擊經濟發展與生活模式,美國國內再次掀起種族問題的風波,近日喬治亞州發生連環槍擊事件,造成8人遇害,其中有6人是亞裔女性,雖然嫌犯宣稱並不是仇視亞裔而犯案,但是,近期美國社會確實也出現多起歧視亞裔的事件,而這次又發生槍擊死亡案,讓全美都相當關注亞裔族群的安全問題。

美國多元社會背後的深層矛盾仇外心理的種族主義

喬治亞州的槍殺慘案發生後,當地警方表示對於嫌犯的犯案動機仍在調查之中,不過,近期密集的種族歧視事件已經驚動美國聯邦政府,就連總統拜登及副總統賀錦麗都不得不更改原本既定的政治行程,與亞裔社群領袖會晤商討對策,以及國會舉辦反亞洲歧視和暴力行動的聽證會,各界也不斷呼籲平等與尊重,但是,可以說,自川普時期所遺留下來的種族矛盾,如今進入拜登時代仍然持續發酵。

長久以來,美國向世界強力放送的國家形象,是多元融合、民主法治的情境,讓許多人都懷抱著「美國夢」,也因為這樣的嚮往成了美國國力的象徵,不過,這樣的歡樂國度卻深藏著社會的矛盾,許多階級與族群的衝突逐漸化暗為明,更出現各種針對亞裔的仇恨言行。

回顧去年五月在全美各地引爆的黑命關天BLM抗爭氛圍,暴露了美國社會看似多元、實則複雜的種族問題。如今,爆發亞裔美國人槍殺事件,加上美國社會對COVID-19疫情的不安情緒,部分美國民眾將內心的不滿轉移到亞裔族群身上,不分青紅皂白,只因亞洲臉孔而被另眼對待,各地仇視亞裔的行為屢見不鮮,社會瀰漫著仇恨的對立氛圍,令人不安。

疫情讓亞裔成了情緒出口實然是白人至上根深蒂固

面對美國社會仇視亞裔的情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副總統賀錦麗在辦訪完亞裔社群領袖後坦言,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一直存在於美國社會之中,而白宮也曾對外表示會有仇視亞裔的情形發生,和川普時期的針對性言論息息相關,去年在大選期間,川普刻意將新冠病毒改稱為「中國病毒」,誤導了社會大眾,使得美國國內出現對亞裔族群不公平的偏激看法。

不過,如果完全甩鍋給已卸任的前總統川普,恐怕是過度政治算計的風向操作,其實美國的種族融合問題早就根深蒂固,而疫情的爆發只是將這樣的不滿情緒藉機宣洩而出。先不論深根上百年的「白人至上」思維,當代因為經濟發展所引起的階級問題,更可看出那隱身在多元社會下的種族對立,自1980年以來,以美國為首的經濟全球化優勢逐漸被崛起的新興市場所取代,許多美國傳統工業的「鐵鏽區」衰弱甚至沒落至淘汰的邊緣,加重了社會階級的裂痕。

而這些傳統工業區所具備的經濟榮景不再,再加上移民所衍生的社會多元現象,外來人口佔據了工作機會,甚至因為刻苦努力獲得更好的生活待遇,這反而讓失落的那群人,以及底層弱勢族群的相對剝奪感更為加重,非白人影響了社會的就業機會與資源分配,種族主義下的社會對立分明;如今,因為COVID-19疫情源自中國,而那些有著亞洲臉孔的民眾就成了被這些不滿情緒傾瀉的代罪羔羊,這對照近年美國國內對中國觀感的民調便可窺知一二。

對中負面觀感攀升考驗著拜登縫合分裂美國的能耐

對拜登政府而言,國內仇視亞裔的情勢若持續延燒,將不利於重建美國及縫合撕裂的執政目標,回想今年出因為大選對峙的政治風波,導致部分激烈的群眾佔據國會殿堂,甚至差點引發破壞民主價值的社會衝突,當時這些都是考驗著拜登上台後的領導能力;此外,亞裔族群一直以來多傾向支持民主黨,如何確保亞裔美國人的身家安全,對拜登來說更是無可迴避的責任,只是這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畢竟如同前述所言,種族對立是日積月累、錯綜複雜所衍生的狀態,一夕之間很難平息,更不用說要大刀闊斧斷然解決。

其實,拜登上台時便立即下令禁止聯邦政府使用「中國病毒」一詞,這表示拜登團隊早已嗅出美國社會的深層影響,尤其是一直是美國政治最為敏感的種族意識;只是,拜登由上而下的作為似乎沒有讓社會對立情形得以緩解,反而社會戴著有色眼鏡鎖定特定族群的現象仍屢見不鮮,這次連環槍殺的殞命憾事雖然是單一事件,但深層在社會之中的種族對立就猶如幽靈般纏繞揮之不去,而如今美中兩國對立關係檯面化,中國毫不客氣的戰狼氣勢,是否會加深美國社會對中國的負面印象,這需要持續觀察,不過眼前該如何解決國內的社會紛爭,恐怕傷透了拜登的腦筋。

更多新頭殼報導
阿嬤真的比你強!美國105歲人瑞挺過二戰與大流行病 現打第2劑疫苗
2架F-5E擦撞墬毀 府:總統指示全力搜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