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秀蓮亡兄為她美麗島案辯護時說:法官審判被告 同胞在外審判你們

邱 璽臣
·4 分鐘 (閱讀時間)

匯流新聞網記者邱璽臣/台北報導

前副總統呂秀蓮今(26)晚發文追憶17日病逝的兄長呂傳勝律師。她表示:「他是此生影響我最深的哥哥,天人永隔的澈痛使我淚潸潸。」她提及審判終了前,他在法庭上說:「審判官們!今天你們在法庭上審判八名被告,別忘了,全國同胞在外面審判你們。而明天,歷史會審判你、我、大家。」

呂傳勝曾任呂秀蓮於美麗島事件的辯護律師及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諮詢委員,享壽84歲。呂秀蓮透露,哥哥大她八歲,戰後的台灣人會把家中多餘的女兒給別人領養,甚至當童養媳;在她三、四歲時,某日一對台北裁縫師傅夫妻帶聘禮要領養她,她被哥哥揹到鄉下姑姑家躲藏。

哥哥特別偏愛她,放假日常帶妹妹到鄉下小溪抓蝦、摸蛤仔,或者去爬虎頭山,邊走邊講很多男偉人的故事,呂秀蓮說:「久而久之,我根本忘了我不是男生,學校每次出題將來的志願,我毫不猶豫就寫下『我將來要做偉大的政治家!』」

在鄉下遊玩或爬山時,年幼的她難免會跌倒,他總是回頭跟呂秀蓮說:「自己跌倒,自己爬起來!不許哭。」有時她看到小溪中有水蛇,嚇哭了,但哥哥安慰她:「水蛇無毒,不用怕,大步跨過來!」呂秀蓮認為,後來她面對許多人生的橫逆挫折都未屈撓,跟孩提時代哥哥對她的磨練有關,影響她的今生今世。

呂秀蓮表示,必須揭露一件外人鮮少知悉,但確實影響美麗島軍法大審,甚至台灣民主發展的秘密;美麗島事件被逮捕入獄的被告在專案小組日以繼夜的疲勞偵訊下,被迫簽許多認罪的證詞,她於1980年2月27日上午第一次見到大姐和哥哥,哥哥說:「妳是學法律的,自白必須出於自由意願才合法,妳好好想想,這幾個月來有受到什麼冤屈的話,明天法庭上通通講出來。」

回到押房後,她閉起眼睛回想偵訊過程種種,決定在法庭上,用「人格解體式」、「斷章取義式」、「移花接木式」,及「欺騙威嚇式」來形容偵訊取供的方式,為自己的清白而戰。

隔天開庭,呂傳勝起身發言:「被告接受58天的偵查,她說心有餘悸,心裡有障礙,又說她日夜被偵訊,請庭上調查。」審判長只好讓她發言,她痛哭失聲,邊泣邊說:「我沒有被刑求,但有刑求以外不正的方法,他們用比刑求更高明的方法。」她的另位辯護人鄭冠禮律師立即接口:「請審判長問被告,什麼比刑求更高明?」呂委婉說出「人格解體式」、「斷章取義式」等不當取供方式,法庭上立即一片譁然,她斷斷續續說完話,法庭氣氛為之逆轉。

呂秀蓮配合巧妙的辯護策略而翻供,終於帶動案情大翻轉,第二天各報都有完整報導;原本封閉的戒嚴體制也因十天軍法大審中,審判長與被告和律師的精彩舌戰被充分報導,而受到空前的衝激的台灣民眾的政治意識因軍法大審而被啟蒙開來。

她表示,在審判終了前,哥哥在法庭對審判官說「歷史會審判你、我、大家。」歷史果真審判美麗島!軍法大審20年後,當時最年輕的辯護律師陳水扁居然和被判「暴力叛亂」罪的呂秀蓮搭檔:「用和平民主的方式讓一黨專政50年的國民黨下台,實踐政黨輪替的民主憲政。」

呂秀蓮強調,假設當時沒有哥哥與她特殊的兄妹情誼,在法庭上無人敢翻供,審判的結果必然更悲慘,台灣的民主化或許遙遙無期。

新聞照來源:呂秀蓮臉書、資料照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佛地魔王浩宇挺黃捷 佛粉卻批:罷左膠剛好而已 她是牆頭草議員

民眾黨:台灣房價所得比飆升 薪資未相對成長 年輕人已放棄買房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